805处决,不能吃亏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带兵进城,私藏龙袍,巨额财产来历不明……这三件事中的任何一件事,都能置萧天耀于死地,更不用提三件事加在一起。

就算私藏龙袍是被人隐害的,就算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是被人栽赃的,可无视圣旨带兵入城却是铁一般的事实,容不得萧天耀狡辩,或者说就是狡辩也无用。

现在皇上将这三件事同时提起,质问朝臣,就是不许朝臣为萧天耀辩解。

事实上,皇上也没有给朝臣为萧天耀辩解的机会,话音落下没有多久,皇上又道:“萧王府巨额财产来历不明,引得百姓愤怒砸打,致使数千人受伤,这件事影响极度恶劣,朕要不处置萧王,如何向天下人交待?如何对得起我东文数万万百姓?”

“圣上,此事……还有待查明,肯请圣上明查。”为萧天耀说话的官员实在找不到证据为萧天耀辩解,只得说着这些不痛不痒的话,心里暗暗为萧王担心。

林相一向是识实务的人,虽然在萧王势大时,动了倒向萧王的心思,可现在这个情况,他却是不会放过在皇上面前表现的机会。

作为皇上养的一条狗,林相很清楚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,能讨皇上欢喜。不需要皇上多作表示,便站了出来,义正言辞的道:“证据确凿还要怎么查?你莫不是要说,萧王私自带兵回京是被人算计的?私藏龙袍是被人栽赃的?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是被人陷害?”

林相一连三个问题问出来,又不等人回答,又抛出三个问题,“世人都知金吾卫只听萧王的话,你说何人能算计萧王将金吾卫带回京城?金吾卫大营守卫森严,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,文王和七皇子当日去金吾卫大营也是空手进去的,谁能在金吾卫的眼皮底下,将龙袍藏进去?从萧王府查抄出来的财物,比东文十年税赋收入还要多,你们认为谁有那个能耐陷害萧王?”

看似同样是寻问,可却将前面三个问题解答了。

世人皆知金吾卫的神勇,之前还有消息传来,说中央帝国的黑甲卫都在金吾卫手上吃了亏。

除了萧王,这世间没有人能调动金吾卫,也没有哪个能有本事在金吾卫的眼皮底下,陷害算计萧王。

林相此言一出,全场皆静,一众武将嘴巴大张,想要出言辩解,却不知从何开口。

皇上虽不满林相之前的摇摆不定,可这一席话却深得他心,看林相的目光和善了几分,林相见状如同打了鸡血,言辞更加犀利,“圣上,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萧王屯兵私用,意图造反,证据确凿,肯请圣上重处,以儆效尤。”

造反只有死路一条,林相所谓的重处,就是斩首。

“请圣上重处萧王,以儆效尤。”林相是皇上的走狗,他的话很多时候就是皇上想要的结果,是以他一说出口,不少文官就开始附和。武将们却是气得不行,可偏偏林相说得在理,他们就是再生气也无用,只能干巴巴的开口,“圣上,此事……”

可是,他们才一开口,就被林相打断了,“萧王谋反,证据确凿,你们不思为皇上分忧,却不管不顾为萧王求情,为萧王辩解,你们莫不是与萧王是一伙的?与萧王一道意图谋反?”

林相这话无疑是把人逼上死路,想要开口为萧王争取时间的大臣,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,“臣惶恐!”

“臣不敢!”

“皇上明鉴!”

“臣绝无二心!”

这个时候就算是有心也不能说出来。

可是,他们不说并不表示皇上和林相会放过他们,作为皇上手下最得用的爪牙,林相从来不需要皇上多言,就会主动替皇上分忧。

“圣上,镇国将军,骠骑将军,陈将军,萧将军……”林相指着右侧的武将,一个个点明,而被他点到明的人,都是与萧王亲自的人,“这几位将军与萧王私交甚密,之前多次阻拦皇上调兵勤王,臣怀疑他们与萧王合谋,意图谋反,肯请圣上将这几人拿下,细细审问。”

“末将冤枉,末将冤枉”被点明的几位武将,似早有所料,被点到明并不害怕,只是一脸正义的喊冤,没有一丝胆怯与退缩之意。

他们确实是萧王那个阵营的人,可萧王一向不结交朝臣,他们这些人感念萧王的好,处处帮萧王说话,可谋反一事他们确实没有参与。

也正是因为没有参与,所以他们才能理直气壮的站在大殿,为萧王说话,为萧王拖延时间。

“是不是冤枉的,不是你们嘴上说了算,需要刑部审了才知。你们刚刚也说萧王是清白,可事实如何?萧王敛财屯兵,早有不臣之心。”林相科举出手,写得一手锦绣文章,嘴皮子自然也利,他的话没有多么高大上,可字字如刀,戳人心。

“圣上,末将冤枉,末将为萧王辩解,也是相信萧王的为人,末将绝无谋反之意,肯请皇上明察。”在皇上宣布拿下萧王的时候,他们就知道会有今天。

他们几个虽然与萧王没有过多的私交,可之前那场风暴下,他们几个都被皇上打压,要不是萧王出手压住了皇上气焰,他们这些人和他们身后的家族早就倒了。

可以说,没有萧王就没有他们,而萧王倒了,他们也落不到好处。现在萧王被皇上拿下,并冠上谋反的罪名,他们这些人就算不为萧王求情,不为萧王阻拦勤王的兵马进城,皇上也不会放过他们。

“林相说得有理,是不是冤枉自有刑部的人定论,来人……将人拿下。”林相确实是懂皇上,这几个都是皇上想要拿下的人。

谋反一事牵连甚广,为了坐实萧天耀的罪名,毁掉萧天耀的名声,他花了那么多心思布局,如果只处置萧天耀一个人那岂不是亏了。

这一次,他不仅要把萧天耀除了,还要将他在朝中、军中的势力连根拔起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