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6诱饵,不自私不凉薄不要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皇上的授意下,林相圆满的完成了皇上交待的任务,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将萧天耀的罪名定下,并且定于三天后问斩。

与萧王有关的朝廷官员,或者与萧王走得近的官员,也被林相以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”“是不是冤枉一查便知”的言论打入大牢,由刑部与大理寺共同审理。

事情到这里,萧王谋反的罪名也就定了,凡是为萧王说话的人,都被打入萧王同党,朝堂上只剩下讨伐萧王、捉拿萧王党羽,以及如何收服金吾卫的争论声。

讨伐萧王对文臣来说不是难事,损人不带脏字的词藻一众文臣张嘴就来,一个比一个华丽。

捉拿萧王党羽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,能站在这里的官员,至少都是三口以上的大臣,他们只需要张张嘴就好了,具体怎么捉人与他们无关,也无需他们到处跑。

对众臣来说,最大的麻烦是如何收服金吾卫!

金吾卫是萧王一手打造出来的,虽是朝廷在册的军队,可因为皇上的私心,金吾卫可以说是萧王花钱养的私军,金吾卫只听萧王令而不知皇令早就不是新闻,想要收服金吾卫没有萧王协助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收服不了,那就把金吾卫全灭了?

这个……只要脑子的人都不会提出这个建议,要杀光萧王手中的二十几万金吾卫,至少需要五十万兵马才有可能办到。

东文是四国最富不错,可兵力却称不上四国最强,本就不强的兵力根本经不起内耗。

在场的任何一个大臣可以肯定,只要皇上一下令对金吾卫出手,或者南蛮等国得知金吾卫叛变,无论是南蛮、西武,还是刚刚被萧王打退的北历,都会卷土重来,到时候就不是内乱那么简单,而是会亡国了。

不能硬夺,不能灭除,那就只能智取了。只是,一众大臣从早辰商讨到傍晚,也没有商讨出一个确实有效的法子。

要放在以往,皇上必会大怒,可今天皇上却心情大好的放过众人,让众人回家再琢磨,明日早朝前拿出一个对策来即可。

一众大臣听到这话在松口气的同时,又不免心情沉重。

金吾卫是一根难啃的骨头,这一点四国皆知,想要兵不血刃的拿下金吾卫一个字:难!两个字:很难!

然而,拿下金吾卫是铲除萧王势力的关键所在,如果无法收服金吾卫,就算是杀了萧天耀,东文一样会内乱。

“这事不好办!”

“这事要办不好,必会动摇国本。”

一众大臣愁眉不展,时不时与身边的人商讨两句,却无法让眉头舒展开来。同样,被皇上留下来商讨对策的林相、右相也是凝着眉,一脸凝重,右相这只老狐狸更加,无论皇上怎么问话,他都是一句:“老臣实在想不出好法子,还请皇上恕罪”

很明显,哪怕事情到这个地步,右相仍不愿落井下石,踩着萧王巩固他在帝王心中的位置。对右相来说,他和他的家族都不需要成为天子心腹,他只需要做能臣就行了。

可对林相来说却不同,林相无根基,他是皇上心腹,是天子近臣,他的作用就是为皇上分忧,无论什么事都必须以皇上的需求为出发点,如果做不到这两点,他这个位置就保不住了。

是以,右相可以不坑声,不发表意见,林相却不如这样做,哪怕他想不到好法子,也要提出一两个意见来。

而林相面上虽是一副凝重、为难的样子,可心里却早有腹案,故凝深思后,林相试探的开口,“皇上,金吾卫只听萧王的号令,可之前文王与七皇子在金吾卫大营,却见到萧王妃在指挥金吾卫,您说萧王妃会不会是关键人物?”林相知道把林初九推出来不厚道,可此时此刻却容不得他多想。

别说林初九的出身让他十分怀疑,就算林初九百分百是他的女儿,在他的仕途前程面前,也得退让。

“萧王妃?”皇上听到这话半点也不意外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,两道剑眉微微皱起,似在思索林相的提议是否可行。

右相一看就知皇上肯定也想到了从萧王妃下手,只是身为帝王,他顾忌面子不好直说,林相这话可是说到皇上心坎里了。

右相移眼,看了一眼故作忧虑的林相,心里不由得轻叹了口气。

为了前程可以一再牺牲亲生女儿,林相的人品实在有待考证,这样的人不堪大用,也不会有好前途。

当然,这话右相只是在心里想想,并不会说出来,也不会表现出来。右相深知自己这个时候要做的,就是站在这里等皇上和林相商讨完,然后在必要的时候为皇上证明,那些极为卑劣的手段不是皇上的意思,而是林相的意思,是林相唆使皇上,误导皇上。

诚如右相所想的那样,皇上与林相很快就商讨出,以萧王、蒙家的人为诱饵,引萧王妃出面,然后借萧王妃之手控制金吾卫的计划。

当然,这个计划九成是林相说的,皇上只在必要的时候点头,或者引导一番,或者提出质疑,然后聪明如林相自会按皇上所想,完善计划并将提出“奸计”的名声,背在自己身上。

“右相,林相此计,你觉得可好?”皇上与林相说完,便寻问右相的意见。

右相想也不想就道:“萧王妃乃是林相的嫡长女,林相觉得此计好便好。”亲爹都能毫不在乎的算计自家女儿,他这个外人又有什么好说的,左右不是他女儿,牺牲了她也不心疼。

“老丞相这话不对,萧王妃虽是我的女儿,可也是东文的百姓,是圣上的子民,能为君分忧是她的荣幸。”林相一向机敏,怎么听不出右相话中的深意。

当着他的面给他上眼药,挑拨他们君臣的关系,右相简直是无耻。

“林相一心为国,大公无私,朕甚是欣慰。这件事便交给林相你去办,朕等你好消息。”林相的自私与凉薄皇上早就知道,对他一再牺牲林初九,皇上半点也不意外。

他看中的就是林相这一点。林相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条狗,林相要是不自私,不凉薄,他养着这条狗有什么用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