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8破裂,从来只有本王不要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却完全没有谈判的意思,冷漠的拒绝道:“本王的东西,从来只有本王不要,没有保不住。”

这就是萧天耀,哪怕他被皇上以一种近乎屈辱的姿势锁在墙面上,哪怕他此时处在弱势,他仍旧自信从容,优雅高贵得如同站在大殿之上,让人不敢轻视。

自然,皇后从一开始就不曾轻视过萧天耀,要说东文谁能让皇后看在眼里,视为不能得罪的人,无疑非萧天耀莫属。

萧天耀的拒绝虽让皇后很不满,可皇后却没有表现出来,略一思索后,又继续说道:“萧王的本事本宫自是相信,然此一时彼一时,萧王现在的处境自身难保,又如何能保住你手上的东西?”

“自身难保吗?”萧天耀垂眸,掩去眼中的精光。

很平淡的一句话,语气甚至没有一丝起伏,可皇后听在耳朵里,却觉得莫名的不安。

暗自吸了口气,将心中的不安压下,皇后再次开口,“萧王应该明白,我要的并非东文皇位,我们之间完全有合作的空间。”东文的皇位她当然想要,但她不急,她的儿子还小,还可以等几年。

“皇后又怎能肯定,本王要的就是皇位呢?”萧天耀抬眸,淡淡的扫了皇后一眼,那一眼有打量也有审视。

皇后大大方方的迎视萧天耀的目光,以玩笑的口吻道:“萧王不想要东文的皇位,莫不是想要天下一统?”

“不可以吗?”萧天耀语气平淡的反问,让人弄不清他是认真的,还是随口一说。

皇后微微蹙眉,“萧王,你应该知道皇上不会放过你。萧王府已经被封了,你的名声也被毁了,萧王府上下包括你的王妃,都被皇上捉住了。朝堂上为你说话的人,全部视为你的同党。皇上今天下旨,三天后将你处斩,你觉得你还有未来吗?”

“三天吗?多谢皇后娘娘。”萧天耀仍旧没有一丝情绪起伏,好像要被皇上处决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“你……当真一点也不惧?”皇后一脸凝重的看着萧天耀,眉头紧锁。

萧天耀已落到这个地步,她不信萧天耀还有后手,还能翻身。

“本王为何要俱!”不是反问而是陈述,萧天耀自信骄傲的让人咬牙。

皇后知道再谈下去也没有意义,萧天耀根本不认为自己身处境。

呼……皇后吐了口气,面带笑容的道:“好,萧王有这个自信就好。不过,我提的合作仍旧有效,如果萧王改变主意,可以告诉我。”

皇后敢说这话自是有这个自信,她能在皇上的眼皮底下,支开守卫天牢的人,亲自来见萧天耀,就表示她有带萧天耀出去的能力。

“本王会考虑。”这一次,萧天耀没有拒绝到底,而是很认真的点头,虽然他并不需要。

“那么,本宫先告辞了。”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皇后脸上的笑容真诚了几分,高傲的点了点头,优雅的转身,离去。

萧天耀看着皇后渐行渐远的身影,嘴唇轻扬,露出一抹嘲讽的笑:三天吗?真是多谢皇后给他带来这个好消息。

“啪……”皇后一走,被锁在墙面上的萧天耀动了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锁住萧天耀四肢的四把大锁同时被震开了,萧天耀也从容的落地,轻轻扭动手腕。

他是比武圣更强的存在,这区区铁链根本锁不住他,至于皇上给他下的毒?

虽是好东西,可那点药有半天的时间,足够他化解。

皇上没有在第一时间杀死他,是皇上的失算!

解开锁拷后,萧天耀并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在走到牢房的另一角,在牢房前轻敲了数下,很快一个蜷缩在角落里,与黑暗融为一体的影子站了起来,走到萧天耀面前,低声唤了一句“主子。”

“出来!”萧天耀冷声开口,同时将身上的外衣脱下,丢在地上。

那人的手在铁链上轻轻一按,铁链就断成两截,牢房门顺利打开。

那人出来后,用手将头发梳洗整齐,又换上了萧天耀的衣服,在昏暗的灯光下,看着与萧天耀有六成相似。

而就是这么一个与萧天耀有六成相似的人,代替萧天耀被锁在墙面上,萧天耀则走进了那间牢房,轻敲墙面,在角落的墙面上取下数块砖,打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口子,借着那不大的洞,离开了天牢。

显然,对于今天萧天耀早有准备,天牢根本困不住他。

顺利离开天牢的萧天耀,第一时间出了皇宫,不过他并没有回萧王府,而是在秘密据点与隐卫首领联系,先了解京城的情况。

得知皇上给他安上了为敛财无视百姓生死,拉长战线的罪名,萧天耀无声一笑。

他等今天等很久了,皇上终于出手了!

皇上出手了,他要出手也就明正言顺了!

皇上因为身份的原因,不管怎么打压他、陷害他,旁人都不会说皇上半句不是,只会怪他功高震主,让皇上为难,让皇上受到了威胁。

之前皇上无耻的勾结南蛮、西武和北历暗杀他,满朝大朝知道真相也不敢说皇上半句不是,顶多就是同情一二。甚至还有一些酸儒把一切责任推到他身上,说他权势过重,贪权恋位,不把兵权交出去才落到被皇上排挤、打压的下场。

他承认他确实贪权,不肯把兵权交出去,可是后来他把兵权交出去了,皇上是怎么对待他的兵的?

三十万人马,如同畜生一样被赶到前线,吃不饱、穿不暖,没有兵器、没有战马,还要卖命的为皇上杀敌,可就是这样皇上仍旧不肯放过他们,不把他们全部斩杀在前线,就不甘心。

面对这样的皇帝,他真的能把兵权交出去吗?他把兵权交出去了,他还能活着吗?他手下的人还能活着吗?

当然,就算皇上仁慈,不坑杀他,不坑杀他手下的人,他也不会把兵权交出去。

他承认那些酸儒有一句话就对了,那就是他确实野心勃勃,确实贪权恋位,确实有不可靠告人的目的与野心,皇上对他出手确实应该的,但可惜的的是——晚了!

现在的皇上,根本没有那个能力,可以把他按下去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