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9责罚,王妃的下落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人前,萧天耀什么都不说;人后,萧天耀从不否认自己的野心。

是以,面对皇上的压迫与算计,萧天耀并不愤怒,也不伤心。在皇上一次次对他下杀手后,他与皇上之间就再无兄弟之情。他与皇上之间只剩下冰冷的斗争,就如同当年皇上与他那些兄长之间的斗争一样。

不过,不同的是,他与皇上斗,并不是为了东文的皇位,他从来没有把东文的皇位放在眼里,他要的皇上给不起,他要的东西只能凭自己的双手去争取。

只可惜皇上不信他,哪怕他不止一次告诉皇上,他要的不是东文的皇位,皇上也不信他,甚至为了除掉他,联合外敌。

有时候他不禁在想,他们的父皇到底是什么眼光,居然会把皇位传给皇上,可后来他明白了,不是父皇要把皇位传给皇上,而是父皇没有选择。父皇那些聪明的、优秀的儿子都斗死了,只剩下他和的当今圣上,而那时他还年幼,皇位只能传给当今圣上。

皇上是见识过兄弟斗争的,也是从兄弟争位中杀出来的,看到他手握重权,哪怕他没有夺位的心,皇上也不会信。

宁可错杀,也不放过,是他们皇室子弟的生存法则,当今圣上是名正言顺坐上皇位的,要杀他这个手握重权的弟弟,只要安一个谋反的罪名,随时都能诛杀,只要他有那个能力。

而他正好相反,皇上是君,他是臣子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哪怕他有能力杀死当今天圣上,也不能动手,不然就是大逆不道,是狼子野心,是谋反,是会被天下人唾弃死的。

而谋反……师出无名,在很多时候是没有办法成功的,他个人的力量再强,也无法与天下抗衡。

所以,哪怕他手上握有三十万兵马,哪怕他在东文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也没有率先动手把皇上弄死,他一直在等,等皇上出手,等皇上抹黑他,等皇上逼迫他,等文臣武将寒心,等天下百姓寒心,然后他就可以出手了,理所当然的出手,为自己“正名”。

皇上这次给他安了三条罪名,私藏龙袍、卖国敛财、带兵进城,除了最后一条外,其他两条他都能轻易推翻。

龙袍是从哪里出来的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;萧王府有多少银子,国库有多少银子,他比户部尚书更清楚,皇上用银钱一事来栽赃他,虽然能彻底的毁掉他的名声,可着实不智。

至于带兵进城?

这是最致命的罪名,却也是他最不惧的罪名,他怎么可能不知私自带兵京城是什么罪名?

他敢大大咧咧的把兵马带过来,就是有所准备,他真不怕皇上拿这事定他的罪,他就怕皇上不拿这事定他的罪,皇上要拿这事问他的罪,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皇上出的招,萧天耀远全不看在眼里,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天牢,就是给皇上时间,让皇上把事情闹大,闹得不可收拾再好。

只有闹得不可收拾了,才能显示他的委屈,才能让文臣武将寒心。

“王妃现在在哪?”相比自己的事,萧天耀更担心林初九的安危。

他早就知道皇上会对他出手,事先便好了准备,不管皇上出什么招,他都无惧。可是,他准备好了一切,却独独忘了事先与林初九通气,要是林初九落到皇上手里,事情会变得很麻烦。

“王妃现在很安全,属下也不知她在哪里。”隐卫首领如实答到。

“本王让你保护王妃,你不知?”萧天耀脸色一沉,眼中隐有杀气。

隐卫首领心里咯噔一跳,忙跪下请罪,“卑职没有保护好王妃,请王爷责罚。”在王爷面前,一就是一,二就是二,事情没有办好就是没有办好,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。

“去刑罚堂领五十鞭,两个时辰后,本王要知道王妃的下落。”哪怕正值用人之际,萧天耀也没有手软。

当赏则赏,当罚则罚,没有什么将功折罪,也没有什么功过相抵。

也许在旁人看来他不近人情,可这样的赏罚分明确实有效,他手下的人犯错的机率越来越小。

“卑职领罚。”隐卫首领弓身退下。

而此时,躲在月影楼的林初九,遇到了她在月影楼里最大的一次危机。

林初九浓妆后,本就与蔷薇姑娘有六七分相似,在昏暗的灯光下,只要不是熟悉的人,都不会认出她是谁。

随后,在那丫鬟的帮助下,林初九更是把蔷薇姑娘平时的举止与言行学了十成十,除非极了解她的人,不然不深入交流,绝对不会发现她是假货。

可偏偏,林初九遇到极了解她,又与她深入交流过的人,而这人还容不得林初九不见,因为对方是天藏阁的人。

“黄三十七,薛家的消息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报上来!”来人半夜潜入,第一句就是质问,要不是他开口快,林初九差点就出手了。

结合小丫鬟之前说的消息,林初九大约猜到了对方的身份,只是小丫鬟也不知林初九在天藏阁的人面前是什么样子,林初九根本无法模仿,只能按她自己理解来办。

听到来人的质问,林初九犹豫了一下,单膝跪下,“属下有罪,请大人责罚。”她记得萧天耀的属下都是这样的,事情没有办好,请罪总没有错。

“责罚?”来人细细咀嚼这两个字,审视的看着林初九,那神情、那语气,好像不认识面前的人一样。

林初九知道对方怕是起疑了,只是面上却不表露出来,仍旧镇定的道:“是的,请大人责罚。”

“黄三十七,你从来不会主……”来人不知没有把林初九一个女人放在眼里,还是想要进一步确定林初九的身份,并没有直接挑破林初九的身份,可是他不主动出手,并不表示林初九不会主动出手。

“大人,对不起了!”林初九一跃而起,如同猎豹,猛地扑向来人。藏在手中的小刀,露出了锋利的刀尖,刺向对方的喉咙。

“好大的胆子!”来人似乎早有防备,在林初九起身的刹那猛地抽剑刺向林初九,可就在此时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