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6出兵,保护好王妃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流白和苏茶回来了,萧天耀身上的压力骤减。

有流白和苏茶在,萧天耀就不用担心情报不及时,更不用担心粮草的问题了。

简单的问过两人在北历的经历,萧天耀也没有安慰他们,只说了一句,“做得很好”,便让两人去休息,休息够了接手自己的工作。

“我们没事,立刻就能做事。大军一个时辰后就出发,我们先去了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免得耽误大事。”苏茶和流白一路赶路,还要小心北历和月影楼的追杀,要说不累是骗人的,可现在情况紧急,他们哪里睡得着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没有多说,只让两人下去收拾一下。

两日身上的衣服也不知多久没有换,之前还不觉得,现在冷静下来,萧天耀就受不了。

流白和苏茶也知道萧天耀洁癖,虽然累极,两人还是老老实实的下去收拾干净。

一个时辰后,大将整装待发。萧天耀换上了光明铠甲,命人拿来红缨长枪,准备出发。

“王爷,所有的消息我都梳理了一遍,暂时没有发现问题。王爷放心,我会让人盯紧各路援军,绝不会有半点差池。”流白以最快的速度了解了情况,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
苏茶也不遑多让,一个时辰足够他了解军营粮草和武器的存货,“王爷,粮草已经在运来的途中,十天后会有一批兵器到,请王爷放心。”

他们手上有足够支持二十多万金吾卫三年用的粮草,至于兵器?

他们之前得了一批天外玄铁,又从北历买了一批兵器过来,不说足够用三年,应付眼前这场大战是没有问题的。

“很好,这里就交给你们了。”萧天耀绝对信任流白和苏茶,听到两人的汇报,萧天耀满意的点头。

果然,两人一回来他就轻松了。

“王爷放心,我们誓死完成任务。”苏茶和流白一脸郑重的保证道。

“保护好王妃!”萧天耀接过手下递来的长枪,留下这句话就走了。

“出发!”萧天耀是个干脆的人,也是一个少言的人,并没有发表什么动员三军的话,也没有解释出兵的动机。

他手下的兵,只需要听令就好。

至于师出有名,讨伐的旗号,那是做给外人看的。

大军极速前行,虽只有五万人马,可同样声势浩大,在宫中的皇上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,脸色发白。

“蠢货,你们这群蠢货,居然让他跑了,你们是怎么办事的!”皇上气得将桌上的奏折,砚台全部砸在地上。

“皇上恕罪。”看守天牢的副将,禁军统领、九门提督拼命的磕头,被砚台、奏折砸的头破血流也不敢躲一下。

“恕罪,你们叫朕怎么饶恕你们?萧王跑了,在你们的眼皮底下跑了出去,现在带着五万大军要攻城,朕屁股底下的位置都要做不稳了,你叫朕怎么饶恕你们?你们说?”皇上气得还要再拿东西去砸他们,可桌上已经空了,皇上就是砸人,也寻不到趁手的物件。

“嘭嘭嘭……”三人不敢再求情,只不断的磕头。

皇上越看他们越生气,一生气头就痛,而头一痛皇上就更恼,恶行循环,皇上的头更痛了。

头痛,皇上就想到秦太医,看到秦太医瑟瑟发抖的跪在一旁,皇上就更怒,指着他大骂,“还有你,你不是说萧王中了药,十天内都不能动弹吗?十天?呵……依朕看,连十个时辰都没有!”

要早知道秦太医的药,没有办法控制萧天耀太久,他当时就下手杀了萧天耀,哪里会给他逃出去的机会。

“皇上恕罪,那药臣在武圣身上试过,确实能让对方十年内无法动武。”试药时皇上也在场,要不是这样,皇上也不会放心的把萧天耀关起来,而不是杀了他。

“朕不想听这些,朕只相信眼前看到的。”皇上恼羞成怒,手边没有趁手的可以砸人的物件,只能一拍桌子,宣泄心中的怒火。

秦太医叫苦不迭,可却不敢再多言,只能和禁军统领一样,拼命的磕头,以求皇上恕罪。

皇上发了一通脾气后,就冷静了下来,虽然脑袋还是一抽一抽的痛,可却比之前好了许多,看到秦太医四人磕的一地的血,皇上挥了挥手,“滚,滚滚,都滚出去,叫林相和右相来见朕。”

“罪臣告退。”秦太医四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,生怕晚了一步,皇上就会改变主意。

一刻钟后,林相进宫求见,而右相则告病了。

“病?那老家伙病得还真是时候,朕看他不是病了,是有二心了!”皇上怒火中烧,那样子,恨不得食其肉,啖其血。

右相出自是世族大家,门生遍布,但他从来不站队,这一点皇上一直都知道。

放以前,皇上虽然不满,可也不至于恨到要食其肉,啖其血的地步,可现在皇上是真得恨,恨右相落井下石。

右相那老狐狸比谁都精明,他摆出这姿态,明摆着是告诉其他世家,和他们的门人,他不看好他这个皇上。

右相这个姿态一摆出来,那些世家还能为他所用吗?

“去,派太医院院首去右相府,务必要让右相明早可以起来,朕明天一定要见到他人。”右相想躲,可也要看他这个皇上愿不愿意。

想要撇清干系的投奔萧天耀,简直是在做梦。

“是,陛下。”太监领命,恭敬的退下。

林相站在一旁,暗自庆幸没有装病。

原本他也想请病假不来见皇上,可想到周贵妃和周家抛出的橄榄枝,林相咬咬牙又来了。

这东文的皇帝还是当今圣上,或者圣上的儿子坐得好,要换了一个人做,即使那人娶了他女儿,他这个林相也没有好果子吃。

现在看到皇上的反应,林相暗自庆幸自己来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皇上不是萧王爷的对手,可要弄死他却跟捏死一马蚂蚁一样简单,他要让皇上不快,皇上立马能要他的命。

只是林相来了也没有什么用,他就是皇上手中的一条狗,看着权势大,可一无兵权二无根基,他根本帮不上忙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