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9断尾,满纸委屈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报……”急促而紧张的通报声,打断了皇上与东文特使的谈话。

“快宣!”皇上手一抖,猛地站了起来。

这是军情,有紧张军情才会启动的通报渠道。

“圣上,萧王携先锋部队抵达城门外,正在宣读檄文,檄文中称皇上身边佞臣当道,污萧王清白,肯请皇上斩杀奸佞,还萧王清白,不然萧王便发兵清君侧。”传令的小兵双手奉上檄文,呈圣上阅示。

“快,快呈上来。”皇上早就知道萧天耀会有这一手,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,手脚不由得哆嗦起来。

按他的推断,萧王的人马最快也得明天一早才到,而明天就有援兵来了。

现在,提早了一个晚上,要是萧王在天明前破城,援兵就是来了也没有用。

太监接过檄文,呈到皇上面前,皇上一目十行,还未看完便已是脸色扭曲,青筋毕露,“萧天耀欺人太甚!”

盛怒之下,皇上将手中的檄文揉成团,狠狠地砸在地上。

东文特使本不想看,可见皇上被一纸文章气成这样,不由得好奇,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地上的纸团捡起,展开……

这一看,东文特使的脸皮也不由得抽搐。

萧王确实是嚣张,萧王在檄文中非常铁血的咬定他是清白的,他没有以战养兵,也没有通敌卖国,更没有在明明有能力的情况下,不打到北历、南蛮皇庭去。

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萧天耀将这些年兵部、户部给的粮草、武器、军需配置以表格的形式,形象生明的列在纸上,每一样写得清清楚楚,时间、地点、朝廷何人经手一一列的清清楚。

除此之外,萧王还将萧王府所有的财产与财富公示于众,并将每一笔财钱的来历、支出列得清清楚楚。

为了更直观的证明自己没有富可敌国,萧王将萧王府占地大小、房间多少也列的清清楚楚,最后得出结论,除非萧王府每一处空地都塞满装钱的木箱,并叠放至人高,才有可能装得下刑部和户部对外公布的数字。

然而,事实是萧王府不可能在每个角落都堆放装钱的箱,也不可能把箱子叠得人高,这太影响生活了。

萧王没有说一句废话,他用简单直白的文字与数字,告诉世人不是他不打到北历、南蛮皇庭去,而是他朝廷给的粮草与军械支撑不了他打到北历与南蛮的皇庭。

他没有不断的辩解,他没有借战事敛财,他只是用最简单的手法告诉世人,萧王府根本放不下那么多银子,他哪来朝廷说的那么多银子?

至于私自带兵进城一事,萧王也给出了答案。

萧王会私自带兵进京,是收到了皇上的密旨,他是奉皇上的命令带兵进城,要不然他手上的兵马怎么可以在城外驻扎?

私藏龙袍一事更是无稽之谈,军营重地,进去的人别说几个文臣,就是文王与七皇子也不能随意走动,那几个文臣说在军中找到了他私藏的龙袍,简直是可笑。

凭他的本事要私藏龙袍,还能被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发现?

萧王这话可谓是十分张狂,可偏偏他有张狂的资本,他的张狂也对了世人的胃口,东文特使可以想象,一待这篇檄文传遍天下,萧王的声望必会再高一层。

一纸檄文,萧王没有喊一句冤,却满纸都是冤屈。

当然,萧王虽是满纸冤屈却没有说皇上半句不是,只说朝廷奸佞当道,媚上欺下,是奸佞小人进谗言,是奸佞小人蒙蔽了皇上,肯请皇上将奸佞小人斩杀,以清朝政。

为了让皇上知道他所指的奸佞小人是谁,萧天耀特意写明了,清点萧王府的刑部,大理寺、户部十分可疑。

给金吾卫大军配备粮草、军械,发出兵公文的兵部十分可疑。

主管官员升降的吏部也很有问题,另外林相、秦太医,九门提督,周将军、司徒将军等人纷纷在皇上面前进谗言,其罪当诛!

一句话,萧天耀此举是要将皇上的心腹一网打尽。皇上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,一是把这些人交出来,交给萧王处置,另一则是等着萧天耀率大军攻城,破城而入,将这些人全部斩杀。

而不管是哪一种,对皇上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,损失了手中的心腹大将,日后皇上就是坐在皇位上也只是一个摆设。

东文特使将手中的檄文看完,犹豫了半晌,最后还是开口道:“陛下,时辰不早了,草民该出宫了。”

萧王已摆明车马,这一战皇上几乎没有胜算,他虽然想要帮皇上,但却不想把整个天藏阁赌上。

而且,天藏阁一向不参与皇权斗争,之前帮皇上也是因为少主要出口气,至于现在?

皇上要是有胜算还好,他们天藏阁也算是压对了宝,是为维护皇室正统。可现在的情况,皇上根本没有胜算,他们要一路走到黑,只会污了天藏阁的名声,以后南蛮、北历、西武怕是也会动了清掉天藏阁的心思。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东文特使中途抽手,对皇上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“陛下,天藏阁做的是小生意,从不参与皇权斗争。”东文特使不给皇上说话的机会,急忙表明自己的立场。

“你们,你们好!滚,滚滚,给朕滚!”皇上虽怒,却也知天藏阁不能得罪,真要把天藏阁惹毛了,他们转手就能把他这个皇帝给卖了。

“草民告退。”东文特使一脸从容,丝毫没有坑了皇上的自觉。

拜托,这次的事不是他们天藏阁坑了皇上,而是皇上坑了他们天藏阁好不好!

为了皇上的事,你知道天藏阁损失多大吗3F

天藏阁埋在东文的探子被清掉了不说,那么多因伤致残的人,天藏阁还要养他们一辈子呢。

东文特使是个果断的人,为了表明天藏阁的立场,保住天藏阁的招牌,他一出宫让天藏阁对外宣布,天藏阁暂时撤离东文,待到东文局势稳定再重启天藏阁的生意。

如此一来,除了萧王、慈恩堂的幕后主使者,还有天藏阁自己,就没有人知道天藏阁在东文吃憋,被萧王收拾了的事。

萧天耀很快就收到了消息,不由得均由道:“天藏阁的人,果然有点意思。”

断尾求生需要勇气,天藏阁果然不简单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