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29花痴,真是够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上面一句话,下面跑断跑。

不管萧王与皇后联手做了什么,也不管重查萧王叛乱一事会牵连多少人,当皇后将话说出口,事情就已成定局,除非皇上醒来,除非大军进城拿下萧王,不然此事不可更改。

然,此时皇上昏迷不醒,太子被架空,周贵妃被软禁,援军被金吾卫挡在城外,寸步难行,事已至此,就是老天爷也无力更改。

萧王占了上风,户部、兵部和刑部这些为皇上卖命的人自然倒霉了。

在萧天耀拿出密旨,证明他是奉旨带金吾卫回京后,皇上身边批红的太监被管了起来。

兵部、户部和刑部三位尚书也被当场架空,由皇后派人清点封存在户部的萧王府财务,清查兵部与户部近几年给金吾卫的粮草补给。

“林相何在?”把重点几个人拎出来后,皇后故作诧异的问道。

“回娘娘的话,皇上之前召林相进宫,此刻林相正在清安殿。”皇后身后的太监大声说道。

显然,他这话并不是说给皇后听的。

“既然林相已在清安殿,便把这三位大人也送过去,好好保护他们。”毕竟是朝廷命官,皇后并没有掌政权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她无权关押三位尚书大人,只能将其看管起来。

“奴才遵旨。”太监弓身领命,后退数步,招来侍卫将三位大人带走。

三位大人自是不愿,张嘴想要说什么,然后看到萧天耀后,又一个个闭上嘴。

他们都是聪明人,他们清楚皇后不过是一个摆设,真正拥有话语权的人是萧王,他们此刻对着皇后大骂,一点用处也没有。

“皇后娘娘,既然证明本王是奉旨进京,萧王府的封条是不是可以撕了?”事情还未查清,萧天耀先要皇上把萧王府外的人撤走,此举可谓是狠狠的打了朝廷的脸,可在场的人却不敢吭一声,皇后甚至面带微笑的道:“当然可以。侍卫下手不知轻重,不如本宫先让工部派人去修整一番,如何?”

“不必,本王自会处理。”萧天耀冷冷的拒绝。

虽说以后他住在萧王府的时间少,可也不会容许旁人插手他的地盘。

“在王府未修整前,萧王你住哪里?本宫记得萧王府隔壁有一座院子空着,不如萧王先在那里暂住一段时日?”皇后似乎看不到萧王有多么嚣张,不仅不生气反倒纵容。

萧天耀没有及时回答,而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皇后一眼,黑眸闪过一抹寒意:“不必,本王的王妃还在城外,本王自是要出城,待到事情查清,本王再回京。”

敢往他的府邸伸手,皇后还真是有胆。

“既然如此,本宫就不勉强了。”皇后的笑容越发的温婉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的手心有多疼。

好不容易熬倒了皇上,又要面对位高权重、咄咄逼人的萧天耀,天知道她心里有多恨。

“如若无事,本王先告退了。”萧天耀转身之际,扫了殿中文武百官一眼,顿住身形,转身道:“皇后娘娘,本王听闻刑部最近冤案、错案频发,皇后娘娘还是尽快派人查一查的好。”

萧天耀这话就差直接说,让刑部把与他相关的官员都放了。

“天黑之前,本宫会让人查明。”不管心里如何想,面上皇后都只能配合。

“本王等娘娘的好消息。”这一次萧王真的走人,在众目睽睽之下,潇洒离去。

皇后看着萧天耀的背影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和,即使看到萧天耀的背影,她脸上的笑意仍旧不减分毫:“皇上龙体欠安,无法处理公务,大事就交给萧王定夺,小事就由右相决定好了,如若没有其他的事,各位大人便散了吧。”

皇后并不急着掌权,她很清楚只要萧天耀在东文的一天,她就不可能真正的掌控东文。

“臣等告退。”事情成定局,众位大人自不会为难傀儡似的皇后,一个个弓身退下。

萧天耀一出宫,亲卫便牵着他的马上前:“王爷!”

萧天耀接过缰绳,利落的上马:“你们留在京城,有人不轨,可先斩后奏!”

萧天耀没有减低音量,与其说是给属下下令,不如说是警告京中那些不安分的人。

“卑职领命!”萧天耀手下的人,更不会刻意降低音量,四个字说得中气十足,震耳欲聋。

萧天耀一言不发,打马离去。此时街上空无一人,萧天耀见状,也懒得慢悠悠的跑了,直接在京中奔跑了起来,朝城外赶去。

傍晚时分,萧天耀赶到金吾卫大营,将马交给迎接他的副将,边走边道:“事情如何?”

“回王爷的话,一切顺利,援军已全部拦下,伤一千人,其余人皆降。”副将挺着腰板,精神气极佳。

“嗯,王妃呢?”之前走得匆忙,也不知林初九那女人怎么样了。

“王妃在营中休息,不曾外出。”副将如实说道。

萧天耀摆了摆手:“退下吧。”

林初九所在营帐外有四名金吾卫把守,这些人不是为监视林初九,而是为了保护她,萧天耀一过来就把人赶走了:“都退下!”

林初九在营帐内,听到了萧天耀的声音,立刻放下手中的笔,起身想迎。

待到她回过神,她已经走到门口,而萧天耀也进来了,这个时候她要再折回去,那就太虚伪了。

“王爷,你回来了!”为了不让自己尴尬,林初九努力扯出一抹笑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眼中闪过一抹喜意。

他说过,他对林初九的要求一向不高,只要林初九尽到妻子该尽的责任就好,比如就像此刻一般,他回来,她起身相迎。

满意林初九表现的萧天耀解下披风,随手一递,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的林初九想也没有想,就将披风接了过来,然后她就呆住了!

我这是在干什么?

林初九一拍脑门,忍不住在心里嘀咕。

“怎么了?”萧天耀脚一顿,转身就看到林初九盯着他的披风犯痴。

萧天耀的嘴角不自在的扯了扯:这女人,就这么想他?就不能含蓄一点?盯着他的披风犯花痴,真是够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