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8王爷,画风不对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现在还是待罪之身,按说他现在应该呆在刑部大牢,或者宗人府,但是……

谁敢关押萧王爷?

依萧王现在的权势,他就算是待罪之身又如何,他要摄政谁敢说不?

但是,萧天耀绝不会直白的冲到京城,对文武百官说他要摄政,这吃相太难看了。

萧天耀没有急着回京,而是让手下的人挑起大皇子一脉与周贵妃一脉的矛盾,然后又把隐在人后的皇后逼到人前,让大皇子在与周贵妃在夺权的同时,不忘联手对付皇后。

朝堂上,本就因为太子的事乱成一锅粥,现在文王、安王和皇后又斗了起来,以至于朝堂一团乱,政务根本无法执行,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一方同意,另一方就一定会反对,没有理由、不问对错,只为反对而反对。

只短短几天,朝中的大臣就撑不住,地方的官员也快哭了,地方出了乱子,折子上上去却连一点动静也没有,地方上发生骚乱,请求朝堂援助也没有反应。

整个东文的朝廷好像停摆了一样,完全无法运转,堆积的公务如山,根本批不下去。

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再这么乱下去东文就要倒了。”文武大臣一个个疲惫不堪,面对文王、安王和皇后的三方争斗,大臣们苦不堪言。

“去请萧王回来主持大局吧,只有萧王才能把这些事压下去。”萧王的心腹适时建议道。

此言一出,刚刚还争论不休的大臣顿时安静下来了,一个个你看我,我看你,无一敢言语。

好半晌才有人提出反对,可以右相为首的世家却在此时出声支持萧王摄政,反对声音根本掀不起风浪,很快朝臣就定了请萧王回来摄政一事。

因皇后没有参政的权利,朝臣商讨时并没有告诉皇后,待到事情定下后,皇后才知晓此事,当即将手中一套琳琅瓷杯给摔了。

“母后……”七皇子担心的唤了一句,皇后摇了摇头,坚定的道:“母后没事,子墨,属于你的就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,母后不会允许他抢走属于你的皇位。

“母后,我们不是萧王叔的对手,如果他意在皇位,我们谁也不是他的对手。”七皇子知道他的母后手中有一股不小的力量,可是他母亲在朝堂上没有支持者。

她母亲不是东文人,虽然出身不凡,可在东文没有外戚助力,没有人会在朝堂上为他们说话。

“你父皇又不是没有继承人,怎么也轮不到你萧王叔继承皇位。”皇后不知萧天耀的用意,但却隐约发现萧王意不在皇位。

“母后,太子哥哥已经废了,萧王叔要废掉我们几个也不是难事。东文的兵权和政权都掌握在萧王叔手里,谁当皇帝对萧王叔来说都不重要。”只要不是他继承皇位,萧王叔都不会在意。

皇后默了默,才道:“这些都是大人间的事,子墨你别想这些,母后会把一切安排好。”

“我知道了,母后。”七皇子小脸绷得紧紧的,十分严肃。

君朝商议好后,便推了一文一武两个代表,前往城外求见萧王,请求萧王回来主持大局。

没有意外,萧天耀拒绝了,任凭两位大臣怎么说,萧王都不肯点头,两位大臣只得无功而返。

但是两位大臣却没有就此放弃,第二天又来了,萧天耀这次连见都没有见他们,直接拒绝了。

第三天文王与安王亲自前来,请求萧王回京主持大局,萧王见了两个侄儿,却又再次拒绝了他们的请求,不肯回京。

一拒,二拒,三拒,萧王的仁义之名传遍天下,第四天文武百官一商量,决定集体前往城外,请求萧王回京主持大局。

近百名官员赶了一天一夜的路,第六天中午文武百官齐齐跪在金吾卫大营外,请求萧王回京主持大局。

萧王出来劝众大臣起来,早些回京,众位大人无一人肯起:“萧王不回京主持大局,我等便长跪不起。”

“皇上很快就会醒,朝堂上的事几位大人先辛苦几日,等到皇上醒来一切就好了。”即使是众位大臣来请,萧王仍旧没有一口应下。

这就是格调问题,如果萧王急切的回京主持大局,天下人只会说他急于夺权,便是碍于他现在的权势无人敢当面说什么,可总有人不服,日后也是一个隐患。

现在,众位大臣一求再求,萧王一拒再拒,充分昭显了萧王不贪恋权势的崇高品德,就算最终萧王回京摄政,那也是为了天下大势着想,而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欲。

“王爷这步棋走得真好。”林初九虽然没有外出,但外面发生的事她却一清二楚,当然不是她刻意打听的,而是萧天耀主动告诉她的。

这段时间萧天耀很忙,每天早出晚归的,可每天晚上他都会回来陪林初九用晚膳,然后与林初九说说话。

大部分时候是萧天耀说,林初九只听,有时候是重要的机密,有时候就只是金吾卫发生的一些小事。

初时,林初九着实被吓得不轻。

你能想像萧王捧着一杯茶,跟人说八卦的样子?

不管旁人能不能,反正林初九是不能想像,甚至当这一幕已发生,林初九还是不能接受,每每都惊得合不拢嘴。

即便次数多了,林初九也没有习惯,如果萧天耀说正事还好,要说一些琐碎的小事,不管多少次林初九都觉得惊悚。

不是林初九想太多,实在是画风不对,萧王哪里像喜欢聊家常、说八卦的人?

萧王要回京摄政一事,就是在萧王例行的饭后闲聊时说给林初九听的,当初林初九听到萧王的计划,只想说……王爷真阴险。

不过,林初九并不觉得萧天耀的手段有多高超,历史上这样的事多的事不是吗?

可是,当萧天耀每天跟她说事情的进展,林初九才发现她觉得不高超的手段,真正要实施起来并不是容易的事。

你凭什么让朝臣一请再请?

你凭什么让朝臣按你的安排走?

只凭手上的兵权就可以吗?

最初听到萧天耀的计划,林初九就是这么想的,在她看来萧天耀这么嚣张不就是凭借他手中的兵权吗?

可真等萧天耀一步一步的实施他的计划,林初九才知道用兵权强迫朝臣臣服,和让朝臣心甘情愿请萧天耀回朝是不一样的。

萧天耀一步步走来,虽用了兵权震慑众人,但却从来没有直白的拿兵权出来威胁他,他一直在算计,算计人心,让朝臣甚至是文王与安王即使不情愿意,也不得不来请他回支主持大局。

因为,除了他以外,再无第二人能在这个时候稳定大局,握稳权柄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