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5坦诚,只能是林初九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相信萧天耀这话绝不是问问则已,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萧天耀的话,佯装思索了片刻,才道:“我说了,我要亲眼看过后才能做出判断。”

可萧天耀哪里是那么糊弄的:“也就是说,你有把握把皇上的头颅打开,而不会伤他的性命?”

这个问题比上一个更刁钻也更直接,林初九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大方的迎上萧天耀打量的视线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“本王想知道,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?”他们都是有秘密的人,可总有一个人要先坦诚,不是他只能是林初九了,谁叫林初九还没有发现他的秘密呢。

“当然是跟我师父学的。”林初九想也不想就道。

这个答案,她不是第一次说。

“你师父是谁?”

“不知道,他云游四海,我哪里知道他在哪里?”

“还记得他的长相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画出来,本王帮你去找他。”很明显,林初九的答案无法让萧天耀满意,林初九自然也知道,可她不妥协。

“拿纸笔来,我给你画。”她的导师多着呢,她就不信萧天耀真能找到人。

萧天耀别俱深意的看了她一眼,起身,亲自为林初九拿来纸笔:“画吧。”

“好。”林初九接过纸笔,默默的将毛笔递还给萧天耀:“给我一节炭枝,我不会用毛笔画画。”她的毛笔字才刚刚写出样子,哪里会画画这么高的技能。

“去,取一截炭条来。”萧天耀没有回去,而是在林初九身旁坐下,两人挨得很近,林初九看了萧天耀一眼,很想挪一个位置,可是……

她之前挑的就是一个死角的位置,往哪里挪%3F

她忍!

自己挑的位置,就是咽着泪也要坐下去!

隐卫很快送来炭条,林初九挑了一根大小适中的,用小刀削出自己需要的形状,便开始画萧天耀要的师父画像。

林初九心里早有人选,画的时候自然是流利顺畅,没有一丝滞涩,而且动作从容自信,没有一丝心虚与不安,让萧天耀一度怀疑,林初九真有一个师父。

可是,他的隐卫将林初九过去十八年的生活都查了一个遍,也没有找出所谓的“师父”。

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

萧天耀看着林初九认真的侧脸,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林初九埋头画自己的画像,根本没有注意萧天耀的异常,很快她就将画像画完了,转手递给萧天耀:“这就是我的师父。”一个欧美老头,在医院带她的教授,很和气的一个人。

“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奇怪?”林初九画得很细致,至少比官府画的画像更直观。

“他有异域血统。”这不是假话,林初九说出来一点也不心虚。

她没有把蓝眼睛画出来,就已经是给面子了。

“知道了,本王让人去找。”萧天耀淡定的将画像收了起来,现在可以肯定林初九没有撒谎,她确实有一个师父。

看样子,他的隐卫还是不够强。

收起了画像,萧天耀也没有起身,而是自然而然的拿起帕子,沾湿,给林初九擦手。

“我自己来。”林初九愣了一下,想要抽回手,可萧天耀握得极紧:“别动,快擦好了。”

林初九手上沾了不少炭灰,但并不难擦,只轻轻一拭就干净了,林初九见状也就不再较真,忍了。可不曾想,萧天耀这家伙得寸进尺,明明擦干净了却不肯松手,又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,重复擦拭的动作。

“王爷,已经擦干净了。”双手被萧天耀握在手心,手指发热,让林初九很不自在。

萧天耀这家伙最近是逮到机会就对她上下其手,她真的是防不胜防。

“嗯,擦掉手指上的水。”萧天耀很清楚林初九的底线,在林初九发火前,果断的收手。

双手终于恢复了自由,可林初九还来不及高兴,就发现萧天耀趁给她擦手之际,又往里坐了,现在两人几乎是紧挨着而坐,中间最多只能放一根绣花针。

“王爷,能不能坐过去一点?”撵轿这么大,到处都是空的,萧天耀就非得和她挤一起吗?就不觉得拥挤吗?

“林初九,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?”这女人真是越来越矫情了,明明之前那么可爱,那么讨人喜欢,怎么现在越来越讨人厌了?

“我没忘,不就是萧王妃嘛,怎么,王爷要我现在就履行萧王的职责吗?”林初九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天耀。

“你知道王妃的职责是什么吗?”萧天耀端起矮桌上的杯子,慢条斯理的道。

林初九也不怯,大大方方的道:“照顾王爷的起居,安排王府事务,必要的时候……”

不等林初九说完,萧天耀就打断道:“这些都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是为本王诞下继承人!”

他年纪不小了,也是该生个孩子了。当然,晚两年也没有关系,但他们得为要一个孩子而努力。

“王爷现在想要孩子?”虽说活了两辈子还是处女,但提起生孩子的事,林初九一点也不怯。

她虽然不是妇产科的医生,可生孩子是怎么一回事,她比谁都清楚。

“想又怎么样,不想又怎么样?”现在可以不要孩子,但要孩子的事倒是可以做一做。

成婚快一年了却还没有同房,要让世人知道,他萧王的面子往哪里摆?

“我以为,王爷你短时间内,不会考虑要孩子的事。”林初九虽然试着与萧天耀保持距离,但萧天耀最近所有的动向都没有隐瞒她,她又不是傻子,哪里不知道萧天耀的野心。

萧天耀要的绝不仅仅是东文,如果他只是想要东文的皇位,这次就直接造反,称帝了。

“本王需要一个人继承人。”他做的事风险太大,不成功就是死路一条,如果能留下一丝血脉也是好事。

当然,会有这个念头是因为他遇到林初九,在没有遇到林初九之前,他从来没有想过找个女人生孩子。

孩子对现在的他来说是一个负担,而且他也不认为一般的女人,能养好他的继承人。

不过,林初九不一样,他相信林初九一定能培养出一个,他想要的继承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