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46同房,为什么是你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孩子不是一天就能生出来的,也不是想生就能生出来的,萧天耀虽然表达了想要孩子的愿望,可孩子的母亲不配合,什么都是白搭。

不知是孩子的问题太过敏感还是什么,当萧天耀提出想要一个孩子,林初九又没有接话后,接下来的路程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

林初九窝在角落写写画画,萧天耀则手执书卷,慢悠悠的看了起来,虽然安静得诡异,可并不尴尬。

撵轿的速度并不快,到了傍晚也只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,征得萧天耀同意,一行人在原地扎营休息,准备休息一晚,明天继续赶路。

按他们今日的行程,明天是肯定无法赶到京城的,而且萧天耀也不可能同意,在傍晚的时候进城。

如不出意外,他们应该是第三天一早进城。

没有意外,晚上休息时,萧天耀与林初九住在一个帐篷里。对此两人早已习惯,两人都是聪明且理智的人,不管他们两人真实的情况如何,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合格的萧王与萧王妃。

与萧王妃分帐而睡,这种打萧王妃脸的事,萧天耀是不会做的。

当然,这也是因为萧王妃是林初九,而他正好觉得林初九不错,要不然他管对方是不是萧王妃,他不乐意给面子谁也勉强不了他。

而拒绝与萧天耀同眠,这种当众给萧天耀难堪的事,林初九也不会做,在人前她会给足萧天耀面子,不会因两人的私事,给政敌嘲讽他、笑话他的机会。

两人用过晚膳后,按说该梳洗休息了,可林初九却抱着一本书坐在书桌前看得津津有味,看那样子好似不打算睡觉一般。

萧天耀坐在一旁,翻阅京中送来的折子,时不时抬头看林初九,见林初九假装投入的的样子,不由得暗笑。

林初九不是一个能藏得住心事的人,虽然她自以为隐藏的很好,可也只能骗骗外人,他只要看一眼,就明白她在想什么?

看林初九紧张纠结的样子,萧天耀不用想也知,这姑娘怕是在担心他今晚会做什么,而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拒绝。

毕竟,身为萧王妃,生下他的继承人是她的义务,她要拒绝了,后果不是她能承担的。

可要顺从,她心底恐怕还有那么一点不情愿。

当然,猜到归猜到,萧天耀可不会好心的告诉林初九,他今晚什么都不会做,他也不会勉强林初九。

有些事,虽说是不是两情相悦都能做,但在两情相悦,彼此都心甘情愿的情况下,效果总是更好一些的。

他都已经等了这么多年,根本不介意再多等几年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早就过了两人就寝的时间,可林初九却没有起身的念头,萧天耀暗笑一声,放下手上的折子,站了起来。

正在“认真”看书的林初九身子一绷,脑袋几乎要埋在书卷里,一副看得入迷的样子。

“哈哈……”萧天耀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林初九这是不打自招,真是蠢死了。

被人当众拆穿,林初九一脸尴尬,面色燥红,故作平静放下手中的手,起身问道:“王爷,你要睡了吗?”

“嗯,时间不早了,你要快些梳洗,早点休息吧。”萧天耀嘴角含笑,戏谑的看着林初九,无声的告诉林初九,她的小动作他都清楚。

“我,我还不想睡,王爷你先睡吧。”本就尴尬的林初九,这下更是不敢与萧天耀对视。

她现在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?她不想这么快就与萧天耀有实质上的发展,可萧天耀要是开口她又不能说不。

她是萧王妃,从律法上说她是萧天耀的妻子,她不能拒绝与萧天耀同房,甚至不能拒绝为她诞下孩子。

当然,她是可以拒绝的,但拒绝后呢%3F

她要眼睁睁的看着萧天耀娶别的女人,让别的女人为他生下继承人吗?

别说看了,只要一想她的心就疼得厉害。

她对这个男人是有感情的,只是伤得太重,太深,她把感情深深的隐藏了,但将感情藏起来并不表示没有感情,她心里还有这个男人,她无法接受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尤其是她自己亲手把他推向别的女人。

可要她轻易妥协,将过去的一切一笔勾消,她又意难平。

她真得,真得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。

萧天耀轻轻笑了一声,有那么一刹那,林初九觉得萧天耀将她看穿了,可就在她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时,亲卫来报右相求见。

林初九长长的松了口气,悄悄地拍了拍心口,暗道自己逃过一劫。

萧天耀好气又好笑,可见林初九一副惊魂初定的样子,也不好再吓她:“早点睡,不用等本王。”

萧天耀不可能在这里见右相,命人将右相带到旁的帐篷便出去了,不过在离去前,他特意看了林初九一眼,那一眼别俱深意。

如果是平时林初九一定会想萧天耀这一眼深意,可现在的她真空想这些,见萧天耀离开,她也顾不得形象,直接瘫在椅子上喘粗气。

萧天耀最近真得太难缠了,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她想要像以前那样拒绝他,大家各分东西,可每每想到,那个特意给她送衣服的身影,她就下定不了决心。

那是第一次,有人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送衣服;那是第一次,她体会到了被人放在心尖上,被人关心的滋味;那是第一次,她不用再羡慕别人。

在看到萧天耀拿着衣服出现的那一刻,她的心狂跳不止,她满脑子里都只有他。

也许,对萧天耀来说这只是不经意间的一件小事,可对她来说,却是弥补了她童年的缺失,心中的遗憾。

“我该怎么办?”林初九抬头,看着黑洞洞的屋顶,两眼无神。

她不明白,为什么是萧天耀?

为什么是这个一再伤害她的男人?

为什么是这个她曾动心的男人?

“为什么是你?”如果是别的人,也许她还不会这么矛盾,不会这么无助。

可偏偏那个人是萧天耀,她曾为他心动过,甚至到现在她的心里还有他,她无法狠下心来拒绝他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