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2信件,十分阴险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时间紧迫,他们第二天一早还要起程回京城,晚上也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危险,萧天耀虽然很想逗逗林初九,可倒底是忍住了。

而且林初九身上并不止脖子上一处有伤,她的胳膊也伤了,好在没有伤到骨头,不影响行动,不然萧天耀不敢保证,盛怒下的他会不会直接冲进宫杀了皇后。

“下次记得先给自己上药。”萧天耀说上药就真的只是上药,规规矩矩没有半分逾越。

林初九忐忑了半天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总之挺不自在的,这会萧天耀开口,她也老老实实的应了。

药上好,萧天耀便让人准备好了热水给林初九梳洗,可看到林初九受伤的胳膊,又有几分担心:“你自己能行吗?”还是要给林初九准备一个丫鬟随行才行,虽然他并不介意亲自服侍林初九,但他知道林初九肯定不会同意。

“可以的。”林初九轻轻的晃了晃受伤的胳膊,确定不会拉扯开伤口,果断的把萧天耀赶了出去。

别以为他没有看出萧天耀眼中的期待,别说她双手同样灵活,就算她一只手没法梳洗,也不会要萧天耀帮忙。

不是拿侨,纯粹就觉得不自在。

林初九一向独立自主,虽说这段时间被萧天耀宠的脾气好像有那么点大,但打理自己的生活还是不成问题,哪怕她此刻受了伤。

小心的脱下脏衣服,林初九用完好的手拧了一块帕子,简单的擦拭一番。

这时天气还不热,要不是她刚刚躲杀手弄得一身灰,都不需要刻意梳洗。

萧天耀在屋外,听到水声响起,便知林初九可以处理自己身上的伤,略站了一会,确定林初九一个人可以,便走开了。

刚走两步,亲卫就过来了:“王爷,流白公子有要事求见。”

“嗯。”流白此时在抵御皇上调来的援兵,这个时候来找他,肯定与此事有关。

萧天耀随亲卫来到一偏僻的营帐,流白已经在等候,见到萧天耀进来,流白侧身行礼:“王爷。”

“什么事?”萧天耀从流白身边走过,在主位上坐下。

“王爷,安西的朱将军送上一封信,指名要给你。”流白呈上一封蜡印完好的信件。

萧天耀检查了一遍,确定信没有被打开过,这才将封口挑开,展开信一看,萧天耀就变脸了。

“去请朱将军来见我。”萧天耀反手将信压下,一脸凝重的道。

流白一看就知事情严重,当下不敢怠慢,亲自去请朱将军,不多时就带着朱将军过来了。

朱将军一身便服,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人,不是熟悉的人绝对认不出来。

“王爷。”朱将军不是皇上的心腹,他只是忠于东文,只忠于坐在皇位上的人。他会进京勤王保驾,也是因为他忠于东文,忠于东文的皇帝。

“朱将军免礼。”朱将军是军中难得有才干,又爱护手下将士的人,即使双方立场不同,可萧天耀一样很尊重他。

“朱将军手上这封信,是何时收到的?”萧天耀扬了扬手中的信。

这信是朱将军让流白呈给他的,但这封信其实是写给朱将军的,朱将军只是换了一个信封,送到他这来了。

“今日早辰。”朱将军选择把信交给萧天耀,就是选择与萧天耀合作。

当然,合作并不表示背叛东文,在朱将军看来他选择与萧王合作,才是忠于东文。

“皇上一直没有醒,这一点秦太医可以做证。”朱将军是个痛快人,萧天耀自然不会藏着掖着。

“末将就是知晓此事,才觉得蹊跷,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将信送给王爷你,相信王爷你定能处理好。”他给萧王的信,是盖了玉玺的调兵令,而且还是皇帝的笔锋,皇帝的口吻。

习惯服从的他差点就按信上的指示办了,可看到手下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他终是不忍。

萧王不管怎么样也是皇室中人,这段时间他们与萧王的金吾卫交过数次手,可损伤却极小。

他们可以肯定萧王手上的金吾卫,绝对有能力打退他们,可是萧王没有这么做。

两军交战至今,萧王都不曾让手下的金吾卫主动出兵,更不成对他们发起猛烈的攻击,金吾卫只以防守为主,只为挡住他们。

萧王是东文的亲王,所以在交战时会顾忌东文将士与百姓的伤亡,会克制自己的力量,可是西武会吗?

信上的命令,是要他拿着这封信,向西武的大将军借兵震压萧王,可西武的兵马借来了,会安安分分的走吗?

而且,西武的兵马一入境,必将会是一场恶战,到时候横死的就是他们东文的百姓,东文的将士。

这真是皇上的命令吗?

皇上会陷东文百姓于水火之中吗?

朱将军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决定带着这封信来找萧王。

他不相信皇上会这么做,也不相信这是皇上的命令,即使上面是皇上的字迹,是皇上的口吻,并盖只有历任帝王才能掌控的玉玺,朱将军仍旧不信。

直觉告诉朱将军,这件事不简单。

当然,如果这真是皇上的命令,他也选择交给萧天耀。对东文的百姓与将士来说,一个会肆意牺牲他们的皇帝,不值得效忠。

朱将军不知这件事自己做得对不对,但他知道他只能求助萧王,因为萧王是皇室中人,他定会查清事情的真相,也定会维护皇室的面子。

“朱将军放心,此事本王会解决。本王提醒朱将军一句,这件事到此为止,你没有见过这封信,也没有见过本王。”萧天耀这是直白的告诉朱将军,他不会把朱将军推出去,也不会借这封信抹黑皇上。

不管这封信是不是皇上的手笔,现在都只能不是,东文可以有一个昏庸的皇帝,但不能有一个拿东文百姓当儿戏的皇帝。

这封信暴露出来,东文的将士与百姓固然会对皇上失望,可也会对皇室,对萧家失望。

不得不说背后之人用心十分险恶,对方要的不是打垮皇上或者萧王,他要的是打垮整个萧氏皇族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