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5封杀,反手为云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解决的办法?

六位尚书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个个面露茫然,似乎不太能理解萧天耀的意思。

“怎么?没有解决的办法吗?”萧天耀一向耐心极佳,可此刻却不给两位相爷与六位尚书思考的时间,紧接着追问道。

“这……皇上先前的法子,甚好。”兵部尚书一向胆小,见气氛不对,弱弱的开口。

户部尚书见状,也咬牙道:“王爷放心,下官一定筹集十万石粮草。”解决了粮草,北历的事就解决了吧?

“粮草?给他们十万石粮草,就能解决问题%3F”萧天耀讥讽道。

当然不能!

六位尚书在心口异口同声的说道,可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,六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开口。

右相老神在在,双眼微合,如同一个墩子杵在原地,好似感受不到外界的气氛。

林相眼神闪烁,嘴唇张张合合,一副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,萧天耀淡淡的斜了他一眼,林相身子一紧,心中暗自窃喜,可不想萧王扫了他一眼,又移开了眼,完全没有点他说话的意思。

林相眼中闪过一丝失望,可更多的还是不安,犹豫片刻林相决定主动开口,却不想萧天耀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,直接道:“既然众位大人没有更好的法子,就用本王的办法。”

萧天耀指了指桌上的折子,示意内侍递给右相。右相接到折子,半眯的眼睁开,不着痕迹的打量了萧天耀一眼,浑浊的眸子精光顿现

是“用”不是“商量”也不是“看看”,由此可见萧王的强势。

这虽在他们的意料之中,但当事情真的发生后,众位大臣心里还是很不高兴。

不过,此刻无人敢置疑,至少在没有看到萧王的法子前,他们不会胡乱开口。

右相接过折子,看似平常,实则是慎重的将折子展开,仔细查看萧王的批阅。初时,右相一脸严肃,可渐渐的双眼发光,脸色红润,将最后一字看完,右相迫不及待的寻问:“王爷,这事真的可行?”

按萧王的法子处理北历的事,好处是显而易见的,只要这事办成了,人人都有利益,右相相信朝中大臣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推行此法。

萧天耀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右相一眼,这一眼足已表明一切。

他萧天耀敢写出来的东西,就肯定是能做到的。

萧天耀不回答右相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,暗自吸了口气,右相平复好心情,这才转身将折子递给跪在身后的六位尚大人。

至于一旁的林相?

萧王都忽视了他,他当然要紧跟萧王的步伐,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六位尚书大人接过折子,起来也不是,跪也不是,面上一阵羞愧,可萧天耀却像是没的看到一样,手指有意无意的敲击桌面,虽一句话都没有说,可催促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可就在六位尚书放弃求情,准备继续跪着时,萧天耀却开口道:“六位大人起来,坐下吧。”

让人跪一时是惩罚,可让人一直跪着就是羞辱了。这里面的分寸,萧天耀一向拿捏的极好。

六位尚书愣了一下,这才反应过来:“谢王爷,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他们都已经死心了,打算跪到议事结,可不想事情突然峰回路转,萧王居然开口叫他们起来,真是说不出来的高兴。

六位尚书一脸感激的站了起来,在右相与林相落座后,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。

被萧王不同寻常的手段折腾一通,他们真的是怕了。

跪在大殿内,可不仅仅是腿疼那么简单,还有面子与尊严。

六位尚书坐下,开始传阅萧天耀批阅的折子,这一看六人的脸色都有几分不自然,不是不满而是羞愧、心虚。

他们原本以为萧王不擅长处理政务,想借天历一事给萧王施压,让萧王看到他们的重要性,可结果呢?

看到萧王批示的折子,他们无地自容。

就北历一事,萧王所提出来的对策,比他们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好,而且不仅仅只是一个对策,萧王甚至连相应的条款都一一列明了。

看着折子上条款明确的规则,六位尚书恨不得开口寻问,萧王背后的幕僚到底是何人?

他们不相信,这么完善的规则是萧王一个人想出来的。

萧王是厉害,可萧王是人不是神,一个人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。

“王爷,下官没有异议。”六位尚书将折子传了一圈,最后又传回右相手里,如同约好一般,众人全都无视林相。

“异议?”萧天耀冷笑:“本王何时征求你们的意见?”他是告知,不是跟这些人商量。

“是,是,是,是下官说错话了,不知王爷想将此事交给六部中的哪一部操办?”向北历售粮,虽有朝廷控制,可仍旧不是一笔小买卖,不管是谁去做都能获利。

没错,萧天耀对北历的政策,就是开放东文与北历的粮草交易市场,准备光明正大的向北历售粮。

天藏影月不是要打击他的碧海阁,不许他卖粮草给北历,想要控制地下交易市场吗?他就让天藏影月一粒高价粮食也卖不出支,一分多出来的银子也赚不到。

左右他们不做,天藏影月也要私下卖粮给天历,与其便宜天藏影月,不如将控制权握到自己手里,让天藏影月看的到吃不到。

“六部中,哪部擅长经商?”萧天耀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问了一句。

“户部管天下税收,常年与商户打交道,自然是户部。”户部尚书当仁不让的起身。

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面的利益,别说掌控主权,就是能在里面参一脚,也能分到不少好处,这个时候只有傻子才会往外推。

“对天历的交易,不是单纯的生意往来,涉及到两国之事,下官私以为礼部也该参与其中。”礼部尚书知道自己实力不够,他不求独吞,只求不排挤在外。

“天历人粗暴,下官怕他们不遵守规矩,下官认为此事应该交给我们兵部来办,有军方镇压,天历人必不敢乱来。”

……

六位尚书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来,完全没有之前共进退的团结,右相暗自叹气,林相虽不知具体何事,也知萧王这一手使得有多高明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