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8同情,不能再退让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想要医好皇上的事,除了秦太医听到一点风声外,旁人半点也不知情。为了不让人知晓他的真正用意,萧天耀让林初九明天打着为他送饭食的名义进宫。

“能换个由头吗?”昨晚那一顿饭吃得太憋屈了,林初九完全不想再提吃饭的事。

“不能,这个理由最恰当。”萧天耀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“真的只因为这个理由最恰当吗?”林初九没好气的白了萧天耀一眼。

真当她没长脑呢,萧天耀那点小心思藏的又不深,只要她不傻就明白。

“当然,不然还有什么?”萧天耀十分坦然,好似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一样。

“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林初九冷笑一声,盯着萧天耀看了半天,萧天耀也不怯,大大方方的与她对视,完全没有一丝小心思被人看透后的尴尬。

对视半晌,萧天耀神色如常,没有一丝异样,林初九眨了眨酸痛的眼睛,叹气:“你赢了!”她败在萧天耀的厚脸皮下了。

“你也没有输。”萧天耀收回目光,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要是脑子不够灵光,都想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“这么说,你承认你有私心了?”林初九眼前一亮,隐有期待,虽然她也不知她在期待什么?

萧天耀看着林初九,目光灼灼的问道:“本王有什么私心?”

他承认他确实是存了私心的,可是让世人看到萧王妃与萧王夫妻恩爱,总比让皇后发现他的动机,先一步破坏的好,对吧?

“这个……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林初九不自在的别过脸。

萧天耀的眼神太直接了,她有些害怕,而且萧天耀真要说出什么,她还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。

萧天耀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笑意,却没有开口,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初九,林初九被他看得更加不自在,想要说点什么打破两人间的尴尬,可张了张嘴,却不知说什么好。

就在此时,副管事走了进来,战战兢兢的道:“王爷,王妃,用膳的时间到了,是否要传膳?”用膳的时间到了,他不敢擅自做主,只得进来寻问。

副管事这话问得极有技巧,一般情况下只会回答是与否,十分刻意才会说不在这里用膳。

萧天耀没有回答,而是转头看向林初九,等林初九决定。

“看我干什么?”林初九本就尴尬,见萧天耀望过来,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

萧天耀也不生气,无视副管事诧异的目光,说道:“用膳的时间到了。”是不是要传膳了?

后面的话萧天耀没有问出来,但在场的人都明白。

副管事面上平静,内心却是震动的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有一天会看到他们家王爷,征求别人的意见。

要知道,他们家王爷一向霸道、独裁,从来不会考虑旁人的意见。

副管事自以为隐藏的很好,却不知他慌乱神色有多么引人注目,林初九一脸恼怒,恶狠狠的瞪了萧天耀一眼,故作凶狠的道:“用膳的时间到了,那就让人传膳呀,问我干什么?”凭白让下人笑话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有多凶呢。

萧天耀嘴角微扬,可很快就收住了,斜了副管事一眼,冷冷的道:“没听到王妃的话吗?还不快让人传膳。”

“是,是,是,小人这就去传膳。”副管事从没有见过萧王“妻管严”的样子,双腿打着飘走了出去。

林初九更恼了,瞪了萧天耀一眼,便别过脸不理会他。萧天耀暗暗摇头,眼中的笑意越发的盛了。

果然,比起万事都依着林初九,他更喜欢看林初九气恼的样子。

他还挺怀念当初林初九刚怒不敢言的样子,可惜林初九现在被他宠坏了,别说敢怒不敢言,能不给他使脸色,他就满足了。

果然,在林初九的问题上,他的原则一再被打破,他的底线一再被更改。

副管事动作极快,半刻钟后下人就将饭菜送来了,四菜一汤,两人吃足够了。

林初九习惯了饭前喝汤,也习惯了自己动作,把下人挥退后,便给自己盛了一碗汤,正欲放下汤勺喝汤,就见萧天耀将碗递到她面前,并且先一步道:“谢谢。”

“王爷要喝汤?”林初九一怔,放下汤勺道。

“嗯。”萧王惜字如金,多一个字都不肯说。

“来……”林初九张嘴欲喊下人,却被萧王打断了:“和你一样多就行了。”

“我没说要给你盛汤。”林初九看着萧天耀,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这个男人,从来听不懂拒绝,强势霸道的让人讨厌,可偏偏她还会退让。有时候林初九都觉得,自己有自虐的倾向。

“哦。”萧天耀失落的收回碗,没有多言,只是默默的拿起筷子吃饭,看着有几分落寞。

林初九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心软的人,从医那么多年,见多了生死,见多了没钱医治的可怜人,她自觉她的心够冷了,可看到萧天耀空空的饭碗,落寞的神色却不知为何心里酸的厉害。

沉默用膳的萧天耀周身好似萦绕了一层说不出来的孤寂,就好像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,他被全世界抛弃,他也把全世界抛弃了。

林初九猛地想起,曹管事曾说过萧天耀打小一个人长大,身边刺杀不断,曾差点死在贴身伺候的下人手里,以至于他后来身边从不用人服侍。

萧天耀,他一直都只有一个人,并不比她这个孤儿好到哪里去。

看着手中的汤,再看萧天耀面前空空的碗,有那么一刹那,林初九充满了罪恶感,就好像她伤害了萧天耀一样。

想起,那个在黑夜中,为她送衣服的男人。

想起,那个细心为她包扎伤口的男人。

想起,那个连夜赶回来陪她吃饭的男人。

有那么一刹那,她心软了,想要开口跟萧天耀道歉,想要开口哄他,想要驱散他周身的孤寂,可在她准备动作的刹那理智回笼了。

她,不能再退让了。

她退让太多了,以至于退到没有原则,她和萧天耀之间,不能是一方永远强势,一方永远退让,这样走不远……

作者有话说:今天遇到了一件很不开心的事,心情颇为郁闷。虽说后来调整好了,可写出来的稿子还是有点小伤感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