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1疯魔,趁乱摸鱼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所用的办公房后面有一扇门,原本是为了方便办公的大人们,免得他们寻个人绕来绕去,现在却方便了萧天耀与林初九。

两人为避人耳目,从后门来到一间小书房,在里面换上了早已备好的侍卫与太监的衣服。

不用想也知,换上侍卫服的必然是萧天耀,做太监打扮的是林初九。

“你去太医院找秦太医。”萧天耀并不与林初九一道行动。

在宫廷,皇后耳目众多,一个侍卫、一个太监走在一起,太引人注目了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林初九轻轻点头,并不意外。

她不是第一次进宫,也不会天真的认为萧天耀一回京就能大杀四方,镇住所有人。

萧天耀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在朝堂上站稳脚步,已比旁人强了百倍不止。

“可知太医院在哪?”临分别前,萧天耀问了一句,得到林初九肯定的答复后,萧天耀便不再多言,目送林初九离去后,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在萧天耀和林初九各自行动时,两个黑衣人悄悄潜入天牢,放倒了看守天牢的侍卫,将关押在里面的太子放了出来。

“你们是来救我的?你们是谁的人?”太子被关在天牢,虽然没有受刑,看上去依旧是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见有人来救他猛地跳了起来,毫无气度,比市井粗汉还不如。

黑影人没有回答,而是拿出一套侍卫的衣服让太子换上:“殿下,先换上衣服,离开这里再说。”

“对对对,先离开这里再说,这个鬼地方孤待够了。”太子如同饿狗夺食,从黑衣人手中抢过衣服,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,也不管穿没有穿整齐,黑衣人扫了一眼,只当没有看到。

他们的目的是把太子引到七皇子面前,至于其他的……不是他们要操心的事。

“殿下,我们快走吧,要让皇后娘娘的人发现了,我们就糟了。”黑衣人按计划,给皇后上眼药。

“母后?”太子听到皇后,脚步一顿,脸上露出痛苦之色,疯狂的大骂:“为什么?为什么母后要我的命?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太子的精神本就不太正常,黑衣人一刺激,他就有发狂的征兆了。

黑衣人暗喜,继续道:“殿下,你还把那个阴险的女人当母亲,她根本就不是你的母亲,你的母亲……是被她害死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太子抓住黑衣人的手,大声质问。

黑衣人“苦口婆心”的道:“殿下,你没有听错,你的母亲根本不是皇后娘娘,你的母亲是陈昭仪。当年皇后和陈昭仪同时怀孕,皇后生的是死胎,她为了保住后位,下药让陈陈昭仪提前生产,然后对外宣布陈昭仪难产而死,一尸两命。”

“不,不可能,不可能,我怎么可能不是母后的儿子,你们胡说,小心孤治你们的罪。”太子双眼浑浊,不见一丝清明,黑衣人知道太子已经疯了。

“殿下,您要不信可以亲自去问,小人不敢骗你。”黑衣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,太子怒极,将人推开:“孤当然要去问,孤怎么可能不是母后的儿子?孤可是嫡长子,是嫡长子,是太子,是太子!”

太子已经完全崩溃了,理智告诉他,他很有可能不是皇后的亲生儿子,如果他是皇后的亲生儿子,他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?

可是,他不能接受呀!

嫡长子是他引以为豪的身份,他凭借嫡长的名份才一直坐在太子的位置上,如果他不是皇后之子,不是嫡长子,那他是什么?

一个笑话吗?

“我不信,我不信,我要去问清楚,我一定要去问清楚。”哪怕现在的他根本没有机会坐上皇位,他也要问清楚,他不能像个笑话一样过一辈子。

太子跌跌撞撞的往外走,两个黑衣人立刻跟上,并在后面劝说太子先去找七皇子,拿七皇子当人质,不然他们还没有碰到皇后,就会被侍卫给杀了。

“对,对,先去找七弟,我知道七弟在哪里,你们脱掉身上的衣服,跟我走。”太子在宫里生活了十几年,自然知道一些隐秘的小路。

两个黑衣人相视一眼,飞快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露出穿在里面的侍卫服。

显然,他们是早有准备的。

有萧王安排的人里应外合,太子很快就找到了赶回鸾凤殿,准备陪皇后一起用饭的七皇子。

“七弟!”太子看到七皇子,从死角走了出来。

“太子哥哥?”七皇子看到来人心中一惊,面上却不曾表露出一丝惊慌,只是悄悄的后退两步,给侍卫打手势。

“太子?我算什么太子,我现在是阶下囚,阶下囚你知道吗?七弟。”太子双眼通红,已经疯魔了,完全没有理智可言。

七皇子小小的身子绷得紧紧的,看了看太子身后的两人,柔声劝说道:“太子哥哥,这一切都是暂时的,母后不会……”

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太子打断:“母后?她真的是我的生母吗?如果她是我的生母,她为什么不救我?我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?”

“太子哥哥,你在胡说什么!”七皇子的瞳孔猛地一收,神色慌乱。

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,听到太子的话难免慌乱。

“胡说?我真的是在胡说吗?看看你,再看看我?这些年母后有多偏心,你还不知道吗?”对于黑衣人的话太子原本只信五分,可在看到依旧金尊玉贵的七皇子后,他就十分肯定了。

他是太子,他犯的是谋反的罪,他被打入天牢,可皇后与七皇子却一点事情也没有,可见他的母后能耐不小,就算保不住他,也能让他在牢里过得好一些,可事实呢?

他在天牢里过得连猪狗都不如,随便一个小差役都在能在他头顶拉尿,他根本就是一个笑话。

“太子哥哥,你冷静一点。”七皇子看着越走越近的太子,心中不安。

他碰到萧王叔都不怕,可看到疯魔的太子,他真的怕了。

“冷静?”太子阴冷的大笑:“七弟,你太子哥哥从来没有一刻,像现在这么冷静。我许久没有去给母后请安了,走……陪太子哥哥去见母后。”

太子说完,就扑向七皇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