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6虚情,养不熟的白眼狼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夫人与林婉婷僵在原地,脸上一阵青一阵白。她们虽然早有心里准备,可真要她们放下身段去给林初九行礼,她们还是无法接受。

从来都是林初九被她们踩在脚底,从来都是林初九任她们戏耍。即使后来林初九嫁给了萧王爷,她们仍旧没有把林初九当回事,依旧是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斜睨林初九,可现在呢?

现在却要她们给林初九行礼,像林初九低头,这让她们怎么接受?

就算她们心里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,可真正要她们向林初九低头,她们却做不到,至少现在还做不到。

倒是林相独子倒是从善如流的上前,一本正经的给萧天耀与林初九行礼:“草民见过王爷,见过王妃。”言词中没有一丝不满,也没有一丝难堪。

林初九看着这个陌生的异母弟弟,心中叹息了一句:多好的孩子,却命苦的有了林相这么一个针钻营的父亲,生生毁了一生。

萧天耀看了林初九一眼,见林初九并不厌恶林家这位少年,淡淡开口道:“免礼,坐吧。”他家王妃讨厌的,他绝不能给对方面子;他家王妃不讨厌的,他也没有必要给对方难堪。

“多谢王爷、王妃。”林家少爷不卑不亢的应了一声,退至林相身侧,完全不管身后尴尬的母亲与姐姐,看上去还真有几分呆气,林初九忍不住莞尔一笑。

聪明人固然好,但她身边太多聪明人,和聪明人打交道太累,偶然见到呆头呆脑的少年,还真觉得颇有意思。

萧天耀与林初九看也不看站在一旁,犹豫着该不该收前行礼的林夫人与林婉婷,两人径直在上位坐下。

林相见状,扭头,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,随即又满脸笑容的上前,与萧王府闲话家常。

林夫人与林婉婷尴尬异常,站在原地上前不是,后退亦不是。

好在萧天耀没有与林相说太久的话,就把林相与林家少爷带去书房,让林初九招待林夫人与林婉婷。

“我们去花房坐坐?”林初九起身,客气的寻问了一句,不等林夫人与林婉婷开口,就命下人去花房摆好桌椅。

林夫人与林婉婷一脸难堪,却不得不跟上。

三人来到花房,下人已将桌椅、茶点摆好,林初九招呼了一句:“坐”,便在主位上坐下。

“多谢王妃。”林夫人艰难的挤上出四个字,林婉婷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一张俏脸憋的通红。

林初九只当没有看到一般,淡定自若的坐下,然后自顾自的品茶、吃点心,完全没有照应林夫人与林婉婷的意思。

林夫人与林婉婷见状心中又是庆幸又是焦急,庆幸林初九没有给她们难堪,着急不知要怎么开口求情。

她们打从出生就不曾开口求过人,就算是讨好太子、皇后与周贵妃,那也不需要放下身段,可今天她们却要放下身段,去求一个她们看不起的人。

林婉婷与林夫人在心里挣扎了许久,几次想要开口主动挑起话题,可一看到林初九那张似洋溢着幸福的脸,她们就开不了口。

林婉婷与林夫人有求于人却开不了口,林初九当然不会大度的主动开口,她本就不愿意招待林家人,她们不开口,林初九乐得清闲。

与林初九这边的冷清不一样,林相一到书房就主动拿出朝堂的政事与萧天耀攀谈了起来,并不着痕迹的点出皇上在六部安插了哪些人,哪些人是皇后一派的,哪些人又与周贵妃走得近。

当然,林相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告诉萧天耀他在朝堂有多少力量。

林相为相近二十载,一直都深得帝宠,他想要安插人手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。京城水浑,实权官职被世家把持了,可世家要把持地方上的官位就差了许多,林相在六部虽没有多少亲信,可在地方上却有不少亲信。

“早年,承蒙皇上厚爱,让我主持了三届科举,那三届科举录取的仕子近千人,有不少都身居高位,甚至还有一人已是封疆大吏。”为了让萧天耀放过他,林相不遗余力的展现自己的实力。

“平日里,我虽不曾与他们联系,然他们都记我这个座师的恩情,如若有事他们绝不会推辞。”

“南边一向被世家把持,税收一年不如一年,我有一个学生就在南边为官,他之前查到了一些东西,与那些门阀世家有关,可却不知该交给谁?”

……

林相为了让萧天耀松开,几乎是连老底都交待出来了,说了半天终于换来萧天耀一句:“改天带他来见本王!”

林相一听,大喜:“有王爷这话,我就安心了。”萧王肯接他递的投名状,想必是肯放过他了。

“时辰不早,我就不打扰王爷了,先行告辞了。”林相摸不清萧天耀的脾气,不敢多留,目的达成便自觉的告退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连头都不曾抬一下,摆明了不会送林相。

当然,林相也不敢要萧天耀送,走出书房林相便让下人把林夫人与林婉婷请来,一家四口在萧王府门口汇合。

林相解决了一桩心事,心情大好,见林初九也不曾出来相送,眼中闪过一抹不喜,可想到这是萧王府又生生忍住了。

先度过这一关再说,其他的事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
林婉婷一向乖觉,见林相神色不对,立刻猜到了一二,一回到林府,就故作担忧自责的道:“爹爹,我跟娘求了姐姐许久,我们甚至都跪了下来,可姐姐仍旧不肯帮我们给王爷求情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“婉婷,不得胡说。”林夫人心有不安,忙拉了林婉婷一把。

“娘,我没有胡说,姐姐确实不肯帮我们求情,我们求了她许久,她都不曾松口,丝毫不顾骨肉亲情。”林婉婷睁着眼睛说瞎话,林夫人虽然不安,可她不敢让林相知道她们干坐一上午,一句话都没有跟林初九说,只能装糊涂。

“初九?她果真不肯帮我们求情?”虽然与萧王达成了协议,可听到林婉婷的话,林相仍然很不高兴。

在林相看来,林家的孩子自当为林家牺牲,婉婷不能例外,林初九也不能例外。

“姐姐不肯,还说……没有落井下石已是看在骨肉亲情份上。”林婉婷低着头,一副伤心的样子,实则是不想让林相看到她眼中的心虚。

林相不疑有他,阴沉的眸子眼中闪过一抹忿恨,恨恨的道:“养不熟的白眼狼,不过是个贱种,她真当自己飞上枝头就能变成凤凰,小心到头来一场空。”

林夫人与林婉婷一愣,错愕的看着林相,一脸震惊。

林相似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,生硬的咳了一声,甩袖往屋里走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