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0便宜,实际的好处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了萧天耀提供的血,再加上林初九救治得当了,皇上的情况很快就稳定了下来,不过保险起见,林初九多观察了一个时辰,同时也把术后护理的要求写了出来。

再三确定皇上没有问题,林初九才让人去能知萧天耀,把皇上秘密送回去。

“皇上已经没有大碍了,六个时辰内就会醒过来。这是我写的注意事项,你让人按上面的要求做就行了,不一定非要秦太医盯着。”林初九知道萧天耀会让秦太医一直照顾皇上,是因为秦太医的医术够好,同时一个太医也没有多少实权,留与不留并不会影响大局。

可是,林初九自己作为大夫,她很清楚一个医术好的大夫,能有多大的能耐。远的不说,就说前不久横生的墨神医。

要不是他当年犯的事被爆了出来,得罪了孟家,哪怕是萧天耀也不一定能扳倒他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快速扫了一眼,便递给了身后的人:“安排好。”

“是,王爷。”侍卫接过,小心的收好,生怕掉了或者污了。

萧天耀看了看林初九疲倦的脸色,说道:“时辰不早了,回吧。”话落,就握住了林初九的手。

林初九愣了一下,想要抽出来,可却挣不开萧天耀的钳制,只得道:“我的手很脏。”手术过后,也只是用清水洗了三遍,还没有消毒呢。

“哦。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表示知道,可却没有松手的意思。

林初九无法,只得任萧天耀接下着走。

两人毫不避讳,相携出宫,周贵妃得到消息,嘴巴好半天都好不拢:“萧王到底在做什么?林初九什么进的含芳殿?”

有林初九在,谁还能说萧王与后宫女子有染?

偷情还带自己的夫人,这话说出去谁也不会信。

萧王与林初九离开含芳殿不久,刑部的人从含芳殿抬了一具尸体跟着出来了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萧王在含芳殿查案?他为什么不早说?”周贵妃觉得自己完全懵了,她完全不明白萧天耀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

如果是查案的话,有什么不能见人的?干嘛非要偷偷摸摸,遮遮掩掩的?

周贵妃想不明白,只能把疑问压在心头,等到晚上萧子安回宫,寻问萧子安。

萧子安不愧为是看得最明白的人,周贵妃把事情一说,他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“萧王在含芳殿恐怕是另有所图,刑部的人出现只是为了掩饰他的真正用途。当然,也不排除萧王故开玄虚,引皇后上勾。”

明明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,却故意遮掩,可偏偏又不完全遮住,特意露出一角,好引人上勾,博一把。

这不,不仅仅是皇后,就是周贵妃与大皇子,也在这场“博一把”中输得惨烈。

“阴险,萧王实在是太阴险了。”周贵妃听完萧子安的分析,又惊又怒,同时又忍不住暗自庆幸,她听了子安的话,没有像皇后和大皇子一样,被萧王削得脸面全无。

萧天耀与林初九一同回府,本该各自回自己的住处,可林初九却叫住了萧天耀,让他跟她一起回去洗手,最后沐浴更衣。

萧天耀本想说,他回自己的院子也可以沐浴更衣,但是……林初九盛情邀请,他怎么能拒绝,伤了妻子的脸面呢?

于是,两人相携回了林初九的院子,管事机警的让人把萧天耀的衣服送来了,还不止一套,美其名曰不知王爷要穿哪套。

林初九看着面前颜色相近,款式相近的衣服,嘴角微抽,扭头看向萧天耀:“王爷,你要穿哪套?”

“你决定就好。”对于穿着,萧天耀从来不在乎。

“那就这套吧。”林初九也懒得继续问,随意指了一套,萧天耀点头表示可以,他一向不在意这种东西。

“王妃,不知其他的衣服要放在哪里?可否要单独收拾一间屋子出来?”管事打蛇随棍上,腆着脸道。

“放哪里?哪拿来的放哪去。”林初九装傻,拒不接管事的话。

萧天耀都已经住进她的院子了,要是再把衣服拿过来,以后他们的住处还分你我吗?

“这,这……王爷装衣服的柜子被虫蛀了,一时半刻寻不到合适的箱子。”管事一脸小心的看着林初九,生怕林初九不满。

萧天耀听到管事的话,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默默的看着远处。

他手底下的人还真是蠢!

就不能好好用用脑子,想一个靠谱的理由吗?

这话说出来他都不信,更不用提林初九了。

管事见林初九没有开口,又忙不迭的补了一句:“王妃要是不信,小人可以把衣箱抬上来。”

他说的是真的,绝对不是临时想的理由。

林初九看了看管事,又看了看萧天耀,确定两人没有事先串通后,犹豫一下,闭上眼道:“玛瑙,收拾一间屋子,把王爷的衣服放好。”放就放吧,反正她拒绝的了萧天耀的衣服,也拒绝不了萧天耀的人。

萧天耀神情不变,可眼眸却倏的一亮,整个人好似鲜活了起来。

“是,王妃。”管事长长的松了口气,好似怕林初九下一秒就会反悔一样,飞快的退了出去,催促玛瑙去收拾屋子。

屋内的下人一瞬间全走了,只余萧天耀与林初九在。萧天耀走了两步,从身后抱住林初九,林初九身子一僵,却没有挣扎。

萧天耀将下颚抵在林初九的肩膀上,闭上眼道:“初九,今天,本王很高兴。”

林初九终于有软化的迹象。

“少得意,我只是在下人面前给你面子。”林初九唇角微扬,可嘴上却说得刻薄。

其实,两人像斗鸡一样的日子着实无趣,如果退一步能过得舒心,她退一步也不是不可能,不过……

只此一次!

萧天耀要是再不信她,再负她,哪怕两人不能和离,一辈子要绑在一起,她也不会退让。她宁可像刺猬一样把萧天耀和自己扎的鲜血淋漓,也不委曲求全。

“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。”萧天耀并不拆穿林初九的话,林初九有多别扭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就让林初九在嘴上占点便宜,反正他只要有实际的好处就行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