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92倒戈,平地起惊雷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后虽然奉旨闭宫自省,可并不是她与外界隔绝了。,虽说不像之前那么自由,可外面的消息还是能传进来,只是比之前麻烦了一些。

三天后,任务失败的消息传到了皇后手里!

皇后沉默了半晌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五天后,皇上清醒的消息,传进了鸾凤殿,皇后脸色大变:“不,不可能,本宫问过所有大夫,皇上不可能醒来,皇上怎么可能醒来!”

皇上醒了,她还是那个不受宠的皇后,不管做什么都要受制于皇后。

“是谁?是谁救了他?秦太医吗?那个老东西答应了本宫不会尽力,他居然敢,他居然敢!”皇后双手紧握成拳,青筋暴起。

没错,秦太医虽是皇上的心腹,可在皇上昏死后倒向了皇后。当然,秦太医并没有伤害皇上,他只是不作为,放任皇上慢慢等死,没有冒险去救皇上。

“回娘娘的话,依奴婢打探到的消息,那天萧王让人围着含芳殿,就是为了救治皇上。”小太监低下头,小心翼翼的道。

自从娘娘奉旨闭宫自省后,整个人就变得异常暴躁,十分可怕。

“原来是在含芳殿?萧天耀可真是有本事,连本宫都瞒了。”皇后此刻后悔的在滴血,恨自己当时太谨慎,没有带人强抢含芳殿。

要是那时强闯了含芳殿,不仅可以阻止萧天耀救人,还能给萧天耀冠一个弑君的罪名。

可惜,千金难买早知道。

而这还不是最让皇后气愤的,最让皇后气愤的是萧天耀居然出手救皇上,他是不是疯了?

刚醒来的皇上,得知是萧天耀安排林初九救了他,和皇后的反应一样。

“天耀他疯了吗?”整个东文都在萧天耀的手里,只要他一死,萧天耀就能以皇太弟的名义登基,他为什么要救他?

秦太医跪在地上,战战兢兢的道:“臣也问过萧王爷,萧王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东文的皇位。”

“哈哈哈,不想要东文的皇位?谁信!他要是不想要东文的皇位,就该早早的把兵权交上来,朕还会杀一个无兵无权的逍遥王爷不成?”要不是萧天耀权势日益加重,名声越来越响,他也不会对萧天耀出手。

真当他堂堂帝王,愿意与他国勾结陷害自己的将领、皇弟吗?

秦太医低头不语,见皇上的情绪越来越激动,这才出言提醒道:“圣上,您刚刚醒来,暂时不宜劳累,你还需要以静养为主。”

“朕已经睡够了,不需要再静养。”睡了数月终于醒来,皇上恨不得立刻就把权柄夺回来,哪里还可能静养。

一想到萧天耀成了摄政王,手上握着东文的政权,他就静不下来!

“去,把林相、右相,太傅和六部尚书宣进宫,朕有话要问他们。”萧天耀掌权多时,也不知外面是什么情况,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了解外面的情况。

“这,这……”秦太医一脸为难。

皇上还以为,江山还是原来的江山?

他的臣子还是原来的臣子吗?

虽说萧王没有动这些人,可这些人是绝不会再向着皇上了,就算他们倒向皇上,恐怕皇上也不会相信他们。

“怎么,他们敢不抗旨?”皇上自然事情和原来不一样,可只要他是皇帝,他就有资格召见他的臣子。

“圣上,当时是右相亲自带着文武百官,去城外请萧王爷摄政的,林相前些日子频繁出入萧王府,近来又频频帮助萧王打压政敌,十分得萧王看重。”秦太医说完,紧张的看着皇上。

他怕,怕皇上一怒之下又气晕了过去。

却不想,皇上今天十分冷静:“无妨,你尽管宣旨便是。”早就料到的事,皇上虽然孙满可也不至于愤怒。

他从来都知道,收买人心的不是感情而是利益,他昏迷不醒,给不了手下人利益,那些人会倒戈再正常不过。

不过,现在他醒了!

曾经背叛他的人,日后他会一一清算!

随着秦太医外出宣旨,皇上醒来的消息便不是秘密,不仅得到了旨意的大人们知晓了,京城稍有点人脉的人家都知晓了。

“皇上醒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一众墙头草大臣简直有撞墙的冲动。

他们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跟着萧王,为萧王卖命,皇上怎么就醒来了?

“皇上醒了?醒的还真是时候!”右相是只老狐狸,新安江的事能瞒得了别人,瞒不了耳目众多的世家之首右家。

“萧王每步棋都走得精妙至极,别人家我们管不着,我们右家还是要紧跟萧王的步伐才好。”右相一脸平淡的整了整衣冠,并不将皇上的宣召当回事。

他们右家,一向只忠于东文朝廷,在皇上昏迷不醒、各皇子争权,把朝廷弄得乌烟瘴气之际,请萧王进京摄政,他做的没有错!

至于私心?

这世间谁没有私心,皇上也有私心,皇上要是没有私心,东文的局面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和右相相反,林相听到这个消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,要跟着萧王一条路走到黑,皇上却醒了!

“皇上怎么就醒了呢?皇上怎么能醒呢?”有那么一瞬间,林相真得很想自杀。

他知道,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他,而依萧王的心性,萧王会重用他但却不会帮他。

他死定了!

如果自杀的话,也许还能保住家人。

可是,在举刀对准自己的那一刻,林相怎么也下不手。

“啪……”刀落在地上,林相瘫坐在椅子上,一瞬间像是老了数十岁。

不管右相与林相怎么想,皇上还是皇上,哪怕他只挂着一个名,皇上召见,他们就是再不愿意也得乖乖进宫。

林相与右相在宫门口遇上,和右相的从容淡定不同,林相面色死灰,见到右相也敢像往日那样走在右相前头,而是恭敬的给右相让路。

右相什么也没有说,林相给他让路,他也不得意了,和往常一样不疾不徐的走着,浑身都透着一股大将之风。

看到走在自己前面的右相,林相终于明白他和右相之间的差距,不是一个官职,也不是一个位置能填拢的。

他和右相差太多太多,所以右家才是世家之首,而他林个很快就会成为过去式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