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9冷板凳,抹杀了一切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和林初九不知大皇子和帝国皇帝说了什么,但帝国皇帝的态度他们却是知道了。

大皇子进宫后,就再也没有消息传来,帝国皇帝也没有召见他们,且这一等就是五天。

足足五天,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,但每日好吃好喝的招待着,并没有怠慢他们,可却不让他们出驿站,更不肯将外面的事告诉他们。

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事情太诡异了,饶是林初九再淡定,这会也忍不住多想。

帝国皇帝不理会他们很正常,不召见他们也能理解,堂堂帝国皇帝怎么可能把一个附属小国的王爷、王妃放在眼里。晾一晾他们,让他们等上一段时间再正常不过,可是……

大皇子都不来见他们,甚至不给他们一个消息,这事情就透着诡异了。

“大皇子应该遇到了麻烦,许是三皇子一派的人出手了。”在中央帝国,萧天耀的人根本安插不进来,打听消息这种事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他带来的侍卫被救出来后,也被安排在偏远的驿站,中央帝国根本不允许他带亲信到皇城。

到了中央帝国,他们完全是两眼一抹黑,什么消息都得不到,不过萧天耀并不着急,也不放在心上。

他很清楚,他和中央帝国是不对等的,在中央帝国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小虾米,完全不需要在意,而他之所以会来中央帝国,并不是中央帝国重视他,而是中央帝国权利斗争的结果。

而中央帝国的权利斗争不是他能参与的,也不是他能左右的,他能做的就是静等帝国的消息,然后尽快解决中央帝国的事,回到东文。

毕竟他来中央帝国的目的已经达成了,他没有必要在这里耗着,而待到他下次再来,中央帝国就不敢再轻视他了,那时……

他要不死,就一定会有与能帝国皇帝平等交谈的权利,而不是像现在这般,只能等着帝国皇帝召见。

萧天耀十分从容,并不在意这几天的冷淡,林初九也不在意帝,但她担心事情有变,对他们不利。

“局面对大皇子十分有利,大皇子不至于还会吃亏吧?”林初九忍不住皱眉,可是……

他们在中央帝国没有人,外面的消息根本传不进来,他们只能空着急。

“不用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萧天耀手上把玩着一块小小的令牌,双眼无焦距的看着远方,神色平静。

林初九不由自主的受他影响,也跟着冷静下来了:“好,我不担心。”

萧天耀手中的那块令牌她知道,这是他们冒死从天元王朝的皇庙里取出来的,这块令牌有什么作用萧天耀没有说,林初九也没有问,但是她知道这块令牌的用处必然是惊人的。

至于如何惊人,林初九就没有去问,她不觉得有问的必要,这些事萧天耀都会做好,她不需要担心。

有了萧天耀的安慰,林初九也冷静了许多,便安心在驿站等着,只是这一等又是五天,他们足足在驿站呆了十天。

和前面五天一样,帝国皇帝没有召见他们,大皇子也没有给他们传个消息。

这下不需要猜测,萧天耀和林初九就知道大皇子出事了。

大皇子那人虽然狂妄自大了一些,但却是忠厚的人,他做不来过河拆桥的事,而且萧天耀也不认为他敢卖了他们,或者置他们于不理。

要知道,他手上可是有在皇子的亲笔信,有那封亲笔信在,大皇子一天没有登上帝位,就要跟他们合作一天。

“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吗?”等了十天却什么消息也没有,林初九不知道他们还要等到时候。

她并不害怕等待,可她害怕无止境的等待,没有结果的等待,等了这么久,帝国就没有一个人来告诉他们,他们还要等多久。

“今天过后。”虽然他在帝国没有人手,可凭他的本事,要在帝国查一点消息还是很容易的,更不用提他们手上还有能让帝国高手失去武功的神奇黑石。

有这些黑石在,他可以轻易的出入任何地方。当然,这种奇怪的石头,除非到了非用不可的地步,不然他绝对不会用。

这是他们的底牌,而底牌之所以被称之为底牌,就是因为没有人知道。

“也好,这么等着也不是一个事,我们至少要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”有了确切的消息林初九也就不再急了。

这种事就是急也没有用。

萧天耀和林初九自认自己就是两个小虾米,没有人会关注他们,可事实上他们真得太小看自己了。

不说他们与大皇子的关系,就说因为他们的事,帝国的大臣们在朝廷上吵了多少次?

萧天耀和林初九的大名,中央帝国的文武大臣可是人人皆知,萧天耀和林初九一进城,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,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盯着大皇子的举动,也盯着皇上的动静。

结果……

一连盯了数十天,也不见这三方有任何动作。

大皇子没有动作他们能理解,说起来大皇子也是倒霉,带着一百万两黄金跑去赎人,为三皇子收拾烂摊子。好不容易把人赎出来了,把烂摊子收拾的差不多了,却被三皇子拿着圣旨夺了权,赶了回来。

回来就回来,怎么说大皇子也把人救了出来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可大皇子人还未到,朝堂上就全是弹劾大皇子的折子,说大皇子行事鲁莽,无视帝国的尊严,坏了三皇子潜入土匪内部一举将土匪拿下的计划。

尤其是那一百万两黄金了,那就是生生被大皇子浪费了,要不是大皇子好大喜功,强夺功劳,三皇子早就把土匪一网打尽了。

武将的枪,文臣的笔,文官杀人是不见血的,一张嘴一只笔,就能把死的说成活的,把活的说成死的。

大皇子的根基在军中,三皇子却是礼贤下士,深得文官拥戴,他一暗示,底下的官员便接二连三出手,动动嘴皮子,就生生把大皇子的功劳扭曲成愚蠢无知,抹杀掉了大皇子的一切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