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53挑唆,王爷黑心黑心的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为了遮掩三皇子身上的污点,帝国皇帝根本不想这么快,就把萧天耀的事解决,当萧天耀提出三位武圣的死有疑点后,帝国皇帝顺势派人去查,在没有查清事情始末之前,萧天耀不能离开中央帝国,需要随召随到。

当然,作为一直厚爱萧天耀的花家,以及对自家孩子“有愧”的林家,自然要给萧天耀争取一些好处。

比如,帝国不能限制萧天耀的行动,可以让他京中自由行走;帝国人不得轻视二人,需给予他们帝国子民同等的待遇;再来,除帝王外,旁人的召见二人可以不予理会。

最后一条,明显是针对三皇子、二皇子和六皇子等人的。三皇子是因为土匪一事声名扫地,对被劫匪绑走的三人定是恨得不行。三皇子不能拿七皇子出气,只能把怒火宣泄在和七皇子一同被绑的萧天耀、林初九身上了。

为了保护萧天耀与林初九,花家与林家可算是费了心力了。

至于二皇子?

这个纯粹是顺带的,二皇子行事一向狠辣,谁知他会不会在看到花家与林家看重萧天耀与林初九后,意图拉拢两人,给两人添麻烦。

而六皇子也是他们重点防备对象,六皇子与萧天耀、林初九倒是没有什么仇怨,可架不住六皇子的外家张家,与萧天耀和林初九结了大怨。

张家原本是东文最大的商人,手上掌握着东文银票的发行权,可因为萧天耀、林初九横插一脚,张家不仅失了东文这个钱袋子,甚至还被帝国皇帝责骂了,这样的情况下,张家和六皇子会放过萧天耀与林初九才有鬼。

为了保护萧天耀与林初九,花家和林家出了不小的力,且也上心了,对此大皇子心里充满忧虑,不得不再三强调,提醒萧天耀与林初九。

世家虽然喜欢收买人心,可他们做事也确实用心了,让人无法不感动。

“我无法劝说你们远离花家和林家,但你们自己还是要当心一些,别头脑一热,就士为知己者死了。”大皇子跑来驿站找萧天耀、林初九喝茶,三人坐在园子正中央,四面都有空地,就算有人想要偷听也难。

这话大皇子不知说了多少遍,萧天耀与林初九都听腻了,他们知道大皇子的好意,可再好意也用不着隔三差五提醒一遍。

萧天耀与林初九刚开始还愿意回答,现在已经懒得搭理这个问题,见萧天耀捧着茶杯,若有所思,林初九只得接过话题:“三皇子的罪证收集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没进展,他行事一向小心,剿匪这事也是他大意了,不然根本不会栽。”提起三皇子,大皇子就憋屈。

事实上,剿匪这事要不是萧天耀在背后策划,他们联手做局,三皇子也不会栽,而出了这事三皇子就更小心了。

“没有罪证那就制造罪证,三皇子最近不好过,想必很需要一个大功劳。”一直没有开口的萧天耀,突然说道。

此时三皇子要立下一个大功,先前他犯的错就会被人遗忘,甚至世人还会主动为他找理由。

比如,被属下蒙骗,识人不清等等。

“制造罪证?怎么做?”大皇子眼前一亮,眼巴巴的看着萧天耀,等萧天耀为他出主意,可是萧天耀却只是摇了摇头:“帝国的事我不清楚,也不想清楚,左右不过是三皇子要什么,你给他什么便是。”

他当然不可能不清楚,但他却不能掺和,现今他插手帝国的事,大皇子也许不会在意,可日后想起这些事,必会忌惮他。

任何一个强者,都不会愿意看到有人在他面前指手画脚,大皇子现今虽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,可那是早晚的事。

他不得不提前防备。

“三皇子要什么就给什么?”这话触动了大皇子的心弦。

剿匪那事能让三皇子中计,就是因为三皇子迫切的想要军功,想要在军中立威,想要染指兵权。

三皇子有文臣的支持,有皇上的宠爱,唯独缺的是兵权。

只是兵权这东西太危险了,一个不好就会弄得人财两失。

“这事我得好好想想。”突然得到一个这么大的主意,大皇子心里装满了事,无心继续跟萧天耀、林初九喝茶,匆匆说了两句,便心事重重的离去。

好在大皇子还不算蠢到家,出了驿站就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以免被旁人看出什么来。

大皇子走后,萧天耀与林初九并没有挪地,两人继续坐在花园里喝茶,但萧天耀明显心情好了许多,林初九想要忽视也不行。

放下茶杯,林初九叹了口气道:“你这是要挑起帝国的内乱?”

大皇子想不到,可并不表示林初九想不到,作为萧天耀的枕边人,她无比清楚这个男人有多么黑。

这男人就是一个芝麻汤园,外面看着白白净净,一咬里面全是黑的。

“帝国不会允许四国统一。”所以,帝国必须要先乱,他们自己乱了,就无心去管四国的事,他就能出手统一四国。

“集四国之力,可以与帝国一战,在没有统一前,任何一国都不是帝国的对手。”他不希望在他征战四国的时候,帝国在背后出手。

他的兵马有限,无法同时兼顾双方,他必须先下手为强,让帝国无力顾及四国的事,而没有什么比内乱更好的。

“大皇子做的到吗?”大皇子不够聪明,也不够狠心,甚至过于忠厚了,林初九担心他狠不下心来。

毕竟,这么多年来,大皇子一直帝国皇帝压迫也不见他反抗,更不见他有二心,可见大皇子这人有多么的忠厚老实。

“人被逼狠了,什么事也做得出来,他无皇宠,无人支持,除了兵权他一无所有,且帝国皇帝一直忌惮他与他的外家,如若不想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,大皇子只能放手一博。”凭大皇子在帝国的地位,如果不靠武功夺取皇位,永远不可能登上那个位置。

且随之时日增长,大皇子手中的兵权会越来越少,与其最后被逼上绝路,不如早早放手一博,也许还能有一线希望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