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0等不及,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目睽睽之下,萧天耀赢了三位超武圣,帝国皇帝自然不能说什么,只能按原先的约定,放两人离开,且派了重兵保护。

当然,说是保护不过是监视罢了。

离开帝都的路十分顺利,两人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就出了帝都,甚至一连三天都不曾遇到半点麻烦。

“看样子,帝国皇帝下了一盘很大的棋。”杀了帝国三个超武圣,帝国皇帝还能忍他们三天,真得不容易。

萧天耀摸了摸林初九的头,一脸坚定:“别担心,有我在。”

再次入住驿站,萧天耀并不像来时那般轻松,他很清楚帝国皇帝忍不了他多久。

走了三天,他们已经走得足够远了,就算帝国皇帝不出手,他们自己也要悄悄离开,不然……

他们别想活着走出帝国。

“我不担心,我知道我们一定能走到边境。”大皇子的人就在边境,甚至萧天耀先前从东文带来的人也在那里,只要他们撑到边境,就安全了。

“你说,他们今晚会不会动手?”从第一天晚上起,他们就不曾睡个安稳觉,每晚都会轮流守夜。

当然,萧天耀不肯让林初九守夜,但架不住林初九强求。

而且林初九说得也没有错,他们两人,萧天耀才是主力,萧天耀必须养足精神,只有这样才能面对接下来的战斗。

萧天耀说不过林初九,再加上林初九又是撒娇,又是发脾气的,萧天耀也无奈,只得任由林初九守夜。

两人交换着,一连守了三夜,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,可是今夜两人却同时嗅到了一点不寻常。

今晚,恐怕有事情要发生了,不过他们也不怕,本着下手为强的原则,他们每天晚上都会把黑石拿出来,摆在屋内。

说实话,他们现在就怕帝国皇帝不派高手来,只要他们派高手来,一准会吓死!

“不是今晚就是明晚,再晚……帝国皇帝该睡不着了。”依萧天耀对帝国皇帝的了解,等了三天才动手,已是难得了。

“如此,我们就等着吧。”不管今晚会不会来,两人肯定是没有办法睡了。

这个时候,谁也睡不着。

果然,事情如萧天耀所预料的那般,子夜时分,驿站外有动静了。

怀抱着长剑,倚在床头的萧天耀猛地睁眼睛,黑亮的眸子没有一丝迷茫:“来了!”

帝国皇帝的耐心,比他想象中的稍差了那么一点。

“你自己当心。”林初九十分有自知之明,知晓自己是拖后腿的存在,乖乖的躲在床上不下来。

他们的黑石,就摆在床上。

“啪!”没让萧天耀和林初九等太久,不过一个呼吸间,来人就到了门口,轻轻一扣,门开了。

月光倾泄而入,将门外五个人照得清清楚楚。

“东文萧王!”五人看到萧天耀手持长剑站在屋内,一点也不惊讶。

他们这点动作隐瞒武圣还好,想要逃过超武圣的耳朵,几乎不可能。

“终于来了。”不过五个超武圣,萧天耀还真不放在眼里。

一对五,他不是这五个的对手,但要拖到这五人失去武功,那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

“东文萧王,得罪了!”五人也不客气,招呼了一声就同时扑向萧天耀。

说是同时有些夸张了,门就那么一点大,他们不屑破坏门窗,是以五人是分两拨进来的,前三人缠住萧天耀,最后两人却朝林初九扑去。

他们可没有忘记,当初劫匪就是抓住了萧王妃,才逼的这位萧文束手就擒的,只是……

想法很美好,现实很残忍!

当日那几个劫匪能拿林初九当人质,那是因为萧天耀放水了,且林初九毫无准备,要知道无论是萧天耀还是林初九都不是什么小白兔,这五人想仗着人多占便宜,简直是做梦。

不等人靠近,林初九手上的暗器就飞射而来,一枚枚银针划破虚空,啪啪飞来,虽说依超武圣的身手,不用担心被这小小暗器射中,可终归要躲吧?

倒是有一人不想躲,直接借着掌风将银针打飞,可不知那银针上面沾了什么,衣服不小心碰到了一道,就闻到一股怪物,低头一看,好家伙,衣服直接烧毁了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中招的超武圣脸色大变,心有余悸。

这东西杀伤力太强势,这要是打在身上,那得多可怕?

可是,回答他是另一拨袖箭,拇指粗的袖箭同样不知沾了什么,落在地上,立刻发出嗤的一声响,就见地面被烧出一个口子。

连地面都能烧毁,可见这东西有多可怕?

扑向林初九的超武圣心存忌惮,并不敢全力冲过去,而萧天耀以一敌三虽不算轻松,但却也吃不了亏,偶尔还能抽个空,替林初九挡住攻击,是以五人冲进来足有一盏茶的功夫,却仍旧奈何不了萧天耀半分。

“这小子实力不凡,我们五人得联手,让外面的人来收拾那个女人。”打了半晌,察觉分散力量不合理,其中一位超武圣立刻调整战略。

“好。”五人立刻变化招式,同时发现一个信号,不过瞬间,原本奉旨护送他们的侍卫,就立刻调转枪头对准他们。

可惜,林初九手中的暗器不少,这些人一时半刻并没有讨到好,且冲在前头的几个,倒霉的被暗器所伤,一个个痛得满地打滚。

林初九此举,倒是门外的侍卫心生忌惮,可很快就有人提醒道:“不用怕,她手上的暗器有限。”

是的,林初九手上的暗器有限,她就是全副武装也装不了几个,用不了几下就没了,可别忘了,萧天耀与林初九在床上放满了黑石,这个时间足够几位超武圣失去战斗力了。

“五位,有没有觉得力不从心了?”林初九明显看出五人动作慢了许多,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。

“什么意思?”习武之人,对自己的力道十分敏感,五人确实感觉到了不对劲,可一时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。

“很快,你们就知道了!”

是的,很快他们就知道了,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