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73膈应,算人者人恒算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管如何,东阳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,萧天耀和林初九如约在边境等了两天。而东阳家大少也很准时,两后天亲自来到萧天耀与林初九的住处。

驿方虽是初见,可在此之前,彼此都听过对方的消息,对对方多少有些了解。

东阳大少双眼无法视物,可却不影响他与人交流,简单的寒暄过后,东阳大少笑着道:“你们和我想像中的一样。”

夫妻感情很好,男强女不弱,虽然他看不见,可却莫名的觉得这两人很配,合该在一起。

“你倒是与本王想的有些不同。”一个瞎子,却是风光霁月,脸上没有一丝阴霾以及对世俗的不满,这样的男人不简单。

“哦?哪里不同了?”东阳大少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他是真好奇,想要知道,在未见前萧天耀是如何看他的?

“太过温和,不像是世家培养出来的家主。”世家家主精明不外露,强势不显,但绝不会像东阳大少这般。

东阳大少给人的感觉,太好说话,太过软绵,没有一点世家的气派,而这些综合在一起就是虚伪。

“我还不是家主。”话不多,可却足够让东阳大少明白萧天耀的意思,东阳大少适时中出自己的爪牙:“且,不管我脾气好坏,我做的决定底下的人都只能执行,没有人能置疑。”所以温不温和一点也不重要,只要脑子够清楚就行了。

“有道理。”这才像是东阳家的家主,太过温和好说话,会让他觉得虚伪。

一番试探过后,萧天耀满意地打住题,率先提道:“东阳大少是来求医的,本王就不拉着你废话了,先让本王的王妃替你看看,不管能不能医,总得给你一个答复。”

他无意与东阳家深交,至少现在并不想,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考虑,毕竟像东阳大少这样清醒的人并不多。

“给你们添麻烦。”东阳大少没有拒绝,虽然他此次前来,并不全是为了医治眼睛,但是……

终归是个希望,不是吗?

“换个地方吧?这个地方不适合诊断。”林初九起身,说道。

她虽然没有说话,可通过萧天耀与东阳大少的谈话,大至可以推断出东阳大少的性格。

这是一个聪明的人,也是一个通透的人,能让他欠个人情,是件很不错的事。

“好。”东阳大少没有拒绝,诚如林初九所言,谈话用的花厅确实不适合诊病,这个地方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树起戒备的外壳。

一行人移至偏厅,林初九早就将需要的器具拿了出来,示意下人扶着东阳大少躺下后,林初九带上口罩、手套,拿着简易的检查设备,走到东阳大少身边。

许是眼睛看不到,东阳大少听觉十分灵敏,林初九刚一靠近,就发现他全身绷紧了。

看不见的人对外界更戒备,这是正常的反应,林初九没有急着诊断,而是说了几句话,先安抚东阳大少的心情。

东阳大少也是个聪明的,不过两句话,东阳大少就明白了林初九的用意,暗自调整好情绪,对林初九道:“萧王妃,我没事了。”他不是小孩子了,虽然会有一丝紧张,可他能够克服。

“放松,你当在睡觉就行了。”林初九见东阳大少已平静下来,也不再耽搁,倾身上前为东阳大少做检查,同时将医生系统打开,让医生系统为东阳大少做更精确的诊断。

一刻钟后,医生系统给出结果:视神经压迫,角膜脱落。

而林初九自己则只诊出了角膜脱落,可见她的医术还有待提高。

默默地收回手,林初九问道:“你是不是摔到过脑袋?”

“刚出生没有多久,伤到了脑袋,不过并没有事。”东阳大少不知林初九为何这么问,可还是如实回答了。

看过太多大夫,他已经习惯不去问原因了。

果然是摔着了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淤血怎么就没有清除呢?

林初九想不明白也懒得去想,世家里乱七八糟的事太多,她并不想掺和,只陈述自己的诊断:“有淤血压到了视神经,影响了你的视线,另外你的眼角膜脱落了,需要矫正。”

“我知道我颅内有淤血,这些年也吃了许多药,可淤血清了,没多久又恢复如初。”所以他的眼睛一直看不到,且眼角膜是什么?

“需要用别的手段清除,另外你的眼睛不仅仅是因为淤血才看不见,眼角膜脱落也是关键原因。”不把眼角膜矫正,就算清除了淤血东阳大少也看不见。

“你,能医吗?”东阳大少没有去问眼角膜是什么,左右就是人眼睛里的一种东西,他不知道很正常,毕竟他不是大夫,不是吗?

他现在想知道的只有一点,那就是林初九能医吗?

“能,你的状态很好,明天可以安排医治,之后你让人按我所说的方法照顾你,一个月后你就可以看到了。”医生系统给出了医治的方案,手术难度不大,她可以做到,哪怕只有她一个人。

“你说……可以医?”东阳大少怔了一下,才颤抖的问道。

他,当然是想要看到的,要不是萧天耀太强,哪怕是要献祭林初九才能让双眼视物,他也会毫不犹豫。

他这样的人,表面再温和也与良善沾不上边。

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林初九能医,且听她的口气似乎很简单,而他却因为一个这么简单的病,算计了那么久,想来真是讽刺。

“可以的,并不难,你要早些时候找我,现在你已经能看到了。”林初九虽不知祭者血脉的事,但也知东阳大少这个时候找她医病,绝不是简单的医病,所以……

她一点也不介意,让东阳大少郁闷一点。

算人者人恒算之,东阳大少连自己的病都能拿来算计,就别怪她膈应他了。

东阳大少苦笑一声,但仍旧好脾气的道:“还请萧王妃为我医治。”

他知道,依萧天耀与林初九的聪明,他们应该猜到了他别有用心,他现在只希望这两人不知祭者血脉。

不过,就算知道也无事,他们东阳家从来没有表露什么?不是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