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2辞别,最遗憾的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曹管家在院外等萧天耀并非借口,事实上曹管家已经院外等萧天耀一个早上了,伸长了脖子也不见萧天耀出来,好不容易见到萧天耀出来,可还未开口,萧天耀就摆手示意他闭嘴。

“王爷……”曹管家不敢再说,老老实实的跟在萧天耀身后。

“去,准备水,本王要沐浴。”萧天耀声音仍旧低沉,却不像往日那么冰冷,可见他的心情有多好。

“是,王爷。”曹管家苦笑一声,立刻去给萧天耀备水,待到萧天耀梳洗完,已是半个时辰后。

曹管家见萧天耀出来,急忙道:“王爷,安王在外面等了你两个多时辰了。”

他怕再不提,安王还得继续等着。

“子安?”萧天耀挑了挑眉,似乎很意外他的到来。

“是,是安王殿下。”早知道他就该让安王改天再来,可他哪里知道王爷和王妃会在房间睡一天一夜。

王爷和王妃还真是……年轻人,就是不一样呀,体力好的让人不羡慕都不行。

“嗯,让他等着,先给本王传膳。”萧天耀仍旧没有现在见人的打算。

辛苦了一天一夜,他也得填饱肚子。

“是,王爷。”曹管家苦哈哈的笑了一声,在心中默默为安王殿下默哀:这事真不能怪他,他已经在第一时间禀报了,是王爷不给您面子呀。

传膳,用膳……又是半个时辰,这时萧子安已在萧王府等了三个多时辰,中途除了茶水点心外什么也没有,可是萧子安面上却没有一丝怨言,他静静地等着,十分平静。

“他还在吗?”萧天耀休息够了,随意的问了一句。

“安王殿下还在。”安王殿下也是一个固执的人,说等就一直等着。

“让他来见本王吧。”就为萧子安能等这么久,只要他不提不合理的要求,他都会应下。

不管怎么说,萧子安也是他侄子,且为人一向识实务,他并不想赶尽杀绝。

不多时,曹管家就带着萧子安来到书房,萧子安神情从容,没有一丝不满,目不斜视的走了进来,恭敬的行礼:“皇叔。”

“何事?”萧天耀绝口不提萧子安等了半天的事。

同样,萧子安也没有提,就好像他根本没有等萧天耀一样。

“皇叔,我想带着母妃去封地,你看行吗%3F”没错,萧子安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告辞的。

京中什么情况他看得清清楚楚,他的母妃原先想争他阻止不了,可现不需要他劝说,他母妃就会乖乖放手。

皇位,已不是他们这些皇子能争的东西了,皇位属于萧家不错,可不再属于他们的父皇,他们这些皇子就是争到死,也沾不到皇位的边。

“封地?你的封地在哪?”萧子安原先身有恶疾,没有继承权,但皇上却十分厚待他,打算把他留在京城,根本没有给他封地。

“我明日就会向父皇申请,我想去安城。”东文的安城是靠东边的一个小城,不是什么好地方,但也不太差,不过作为亲王的封地有点寒酸了。

“怎么会突然想去封地?”这个时候去封地还真是有意思。

“母妃昨天才应下,且我一直有个疑问,还留成皇叔能为我解答?”萧子安苦笑一声,却如实告知。

他从来都没有争得想法,一直以来想要争的都是他母妃,而他母妃一直不肯死心,和他父皇一样,总里总盼着萧皇叔死在帝国,回不了东文。

哪怕听到萧皇叔回来的消息,没有看到人也不肯死心,直到昨天亲眼见到完好无损的萧皇叔,得知萧皇叔不会去武圣山,也不会去中央帝国,会一直留在东文这才死心,答应随他一同去封地。

“什么问题?”对萧子安这个侄子,萧天耀虽然没有感情,但却愿意给两分面子。

聪明人总是有优待的。

“皇叔,我身上的武圣禁制是什么人下的?”这件事他查了许久也没有查到线索,无奈只得求助萧天耀。

“皇后。”萧天耀没有隐瞒,很爽快地就告诉了他答案。

在东文,除了皇上和皇后外,没人有那个能力,可以在禁宫内给一位皇子下黑手,尤其是母家还有一些势力的皇子。

“原来是她,那我就安心了。”萧子安听罢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“你在怀疑皇上?”萧天耀没有想到,萧子安居然有这个心思。

“我舅舅手握重兵,父皇他……”萧子安苦笑一声,算是默认了。

父皇这段时间的表现,让他无法不怀疑。

他甚至怀疑父皇会宠着他和他母妃,就是因为他母妃只有他一个儿子,而他与无缘大位,所以父皇才会放心的宠着他们,不然怎么解释,他一好父皇就冷待他,开始亲近七弟?

“你倒是有脑子,不过这事真跟皇上无关。”虎毒不识子,皇上就是再忌惮自家儿子,也不会对自家儿子下手,毕竟那时萧子安还小。

“皇叔,以后……父皇如果退位了,你能不能劝父皇去安城?”萧子安是诚心请求。

不是父皇害了他,他们还是父子,他愿意孝顺父皇,照顾父皇一辈子。

“本王会告诉他的,没事你可以走了。”既然得知了是皇后下得手,想必周贵妃一脉不会善败甘休,他等着这两个女人在宫里互撕。

皇后那个女人敢打初九的主意,就得付出代价。

“是,皇叔。”萧子安愣了一下,这才作揖告辞。

转身,步入书房,对上刺眼的阳光,萧子安眯了眯眼,眼中闪过一抹放松地笑。

不管如何,他最终安全脱身了,远离了京城这个是非之地,下半辈子虽不至于富贵,但至少生活无忧,能满足母女儿孙满堂的愿望了。

此次离京,他没有什么遗憾,唯一的遗憾就是……

萧子安站在院外,回头看了萧王府一眼,轻叹了口气。

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见到林初九,没能跟她告别。

那个女人……他曾经漠视过,也厌恶过,更曾心动过,只可惜他心动的时候,她已是他的皇婶,他连开口的资格的都没有……

“此生,怕是再也不能相见了。”

此去,天涯陌路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