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0兵变,乱战之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以为子复为仇为由,林初九带着二十万金吾卫,二十万朝廷兵马,共计四十万兵马攻打南蛮。

这时候南蛮新旧两朝的人也顾不得你我了,面对金吾卫这个强敌,新旧两朝再次选择联合,联手抗敌。

南蛮新旧两朝共计出兵六十余万,应战林初九的四十万兵马。

西武与北历两国碍于萧天耀的话,并不敢在明面上相帮南蛮,可私底下却为南蛮提供了粮草、兵器。

他们很清楚,南蛮不能被灭,一旦南蛮被灭,他们两国就是萧天耀砧板上的肉,只能任萧天耀宰割。

“帝国到底在做什么?他们难道不知萧天耀的野心吗?他们就放任萧天耀一统四国?”自四年前三国联军后,西武就没有中断给帝国送信,请求帝国支援。

不仅仅是西武,北历与南蛮也不断的给帝国送信,请求帝国将萧天耀解决了,或者派兵驻守四国,他们愿接受帝国驻军。

虽说帝国一向强势,将他们四国压得抬不起头来,可他们在帝国面前,至少是独立的国家,在自己的国家也是说一不二的帝王,要是被萧天耀灭了,他们就什么也不是,世间再也不会有南蛮、西武和北历了。

是以,明知帝国不是好相与的,南蛮三国仍旧不断的给帝国写信,请求帝国相助,然他们这四年来所写的信件如同泥牛入海,全部石沉大海,没有一丝回应。

写信不行,那就只能派人去帝国了,可普通人根本无法穿越帝国边境线,只能让武圣去,三国都派了不少于两名武圣前往帝国,可同样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
虽说武圣在萧天耀这个超武圣面前什么也不是,可各国的武圣仍旧是宝,且数量极其有限,损失数名武圣对三国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,他们再也损失不去了。

事情就这么僵着,直到现在林初九以为子复仇为名,出兵攻打南蛮……

南蛮一早就给帝国去了无数封信,将他们现有的危机夸大数十倍,请求帝国支援,可等到林初九出兵了,他们也没有得到帝国的回信。

西武与北历看到了危机,顾不得损失不损失,一边通过特殊渠道,写信给中央帝国,请求中央帝国和帮助,一边让国内的武圣去帝国求援。

消息和人都派了出去,西武与北历的皇帝便开始等消息,而他们不知,他们的消息一传出去,就被天藏阁的人截下了,然后天藏阁会仿制一份字迹一模一样,但内容却全然不同的信,是以……

不管西武和北历发了多少求救信,中央帝国都不知道他们真实的情况。

至于他们派出去求援的武圣?

一出本国境地,就会被影月楼的人杀了,其中又以荆池和唐唐杀的最多,因为他们两人是最后一道防线,他们守在四国进入帝国的必经之路上。

“小池池,这是第几拨了了,我们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呆多久呀?天天吃肉,我都吃的上火了。”在寸草不生的边境呆了四年多,唐唐已经和野人无样,白净的小脸脏兮兮的,一头长发跟枯草似的。

可是,荆池却半点也不嫌弃,抬手摸了摸他的头:“快了。”等到萧王天下一统,他们就自由了。

之后,无论是帝国还是天藏影月,都奈何不了他们,也无法逼他们做不愿意的事。

“好无聊呀,我都快把天上的星星数完了。”唐唐点了点头,有气无力的蹲在地上,拿着一块石子在地上画圈圈。

荆池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,可突然荆池动了,如同闪电一般,抽了长剑,如同猎豹一般扑向敌人……

半柱香后,荆池回来了,带着淡淡的血腥味,唐唐吸了吸鼻子:“小池池,这里有你一个人就行了,不如我先走吧?”

“说过多少次了,不行!”荆池想也不想就否绝了:“帝国上个月派了十五名探子过来,过了一个月他们没有收到回信,定会派更多的人,我一个人不行。”

为了让唐唐心甘情愿的留下来,荆池连“不行”这种话都说了出来,可见也是拼了。

唐唐听罢,只能无奈的点头。

作为小池池最好的兄弟,他怎么可以让小池池一个面临危险呢?

而此刻的帝国,根本不如荆池所说的那样,有精力派探子来东文。

这三年,东阳家与花家不知怎么了,居然抛下世家的骄傲,开始追捧起了帝国三皇子。

三皇子原本就得帝宠,在大皇子及其母族退出军中后,接收了大皇子的大部分势力,而后在东阳家与花家的帮助下,三皇子迅速站稳了脚步,并扩大了自己在朝廷和军中的影响力。

这时候,别说三皇子的权势远超其他皇子,比起帝国皇帝也不差什么了,等到帝国皇帝反应过来,想要打压已经晚了。

不管是朝廷还是军中,都无人是三皇子的对手,其他皇子要么早早放弃争位,要么就被三皇子按死了,整个帝国三皇子一家独大,帝国皇帝想要施展他的帝王平衡之术,已找不到机会了。

人的野心是会无限膨胀的,早些年在帝国皇帝的纵容下,三皇子便把储君之位视为自己所有物,以下一任帝王为目标。

而现在,在三皇子看来,储君之位已是他的囊中之物,这个时候他的目标不再是成为下一任帝王,而要尽快坐上皇位。

三皇子想要尽快上位,也不单单是因为野心,而是帝国皇帝这两年不断的在打压他,他要不想步大皇子的后尘,就只能反了。

“父皇正值鼎盛,没有十几二十年不会退位,本殿下倒不介意等个十几二十年,可父皇他容不得我。本殿下并不怕死,要能让父皇信我,便是现在一死,本殿下也甘心,可是本殿下死后,父皇定不会放过你们。本殿下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白白为本殿下牺牲,本殿下也是无可奈何。”这是三皇子兵变前,跟心腹说得话。

这就是三皇子,哪怕是此刻,还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以昭显自己的仁德。

作为三皇子的心腹,自是感恩戴德,而东阳家与花家的人则是但笑不语。

捧了这个蠢皇子三年,总算要结束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