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3相见,弱小版萧天耀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是学医出身的,虽说她后来也为国家办事,可做的也是本专业相关的特工一类的话,她根本不懂战争,也不会指挥战争,打仗对她来说是离她很遥远的事,可现在呢?

她却身处战场之中,手握百万兵马,做着调兵遣将的事,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上千,乃至上万人的生死。

虽说有萧天耀在后方掌控全局,她只需要按萧天耀的要求,把命令下达下去即可,可是……

战场上变化无常,一息就有可能是一个新情况,有许多突发的情况,就是萧天耀也无法提前预料,萧天耀不可能给她做好安排,这样的情况下,她只能依靠自己。

为了不让自己在众将士面前丢脸,更不能丢脸丢到国外,林初九白天关注战局,晚上就偷偷看兵书,跟着老将学习。

可惜,苦熬了一年,林初九也就只能应付小问题,遇到大的调遣兵马的事,林初九还是不敢轻易下命令。

是的,不是不会,而是不敢,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,也不是自己懂的领域,林初九对自己没有足够的自信,她不敢随意下令,她怕,怕她一个错误的命令,会致使将士惨死。

要知道,这是战场不是儿戏,她的一句话,很有可能会让成千上万的将士白白牺牲,是以,对待任何一个调兵的命令,哪怕是小命令,林初九都十分谨慎,生怕出了一点错差。

对南蛮一战,林初九一直保持着这种高强度、高紧张、高压力的状态,足足有一年多,她整个人都快神经衰弱了,眼见着南蛮就要败了,这一战就要结束了,林初九真得很想仰天大笑。

终于结束了,她终于不用继续坐镇指挥了,哪怕是转达萧天耀的命令,她压力也大呀。

她怕,怕说错话,理解错萧天耀的意思,下达了错误的指令。

她不够硬心肠,不够理智,她真得不是带兵的料,在战场上的每一天,对她来说都是煎熬,尤其是在前线她看不到她儿子,这让她更痛苦。

一年零三个月,整整一个零三个月,她没有见到她的小子福了,她错过了她的小子福的童年,没有在小子福生病的时候照顾他,没有在小子福需要她的时候,陪伴她。

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,她真得太失败了。

眼见南蛮就要亡国了,林初九便开始着手准备搬师回朝一事,可不等她攻破南蛮,西武和北历又发兵了,那一刻林初九简直想要杀人。

她一点也不想再呆在战场上,更不想继续坐镇指挥,她只想回家抱抱她的小子福,实在不行,呆在战场的后方,为大军提供后勤保障也可以,反正她是真得不想,像一个男人一样,坐在营帐里,指挥千军万马,这真的是太为难她了。

得到消息的第一刻,林初九就坐不住了,她当即利用军用渠道,给萧天耀送了一封信,表达她对子福的思念,还有对战争的痛恶。

是的,林初九她痛恶战争,战争能带来天下一统,可也给普通百姓带来了挥之不去的伤痛。

战争太残酷了,她有生之年都不想再看这种大规模的战争,更不想看到尸体遍地,烧也烧不干净的惨状。

信传出去,林初九以为萧天耀会很快来接替她,把她换回去,可不想事情完全出乎林初九的预料,萧天耀他……

他来了,不仅他自己来了,还带着林初九心心念念的小子福来了。

小子福已经四岁多,虚岁五岁了,不知是这一年养得太好,还是萧天耀这个父亲太严苛,才四岁多的小子福没有婴儿肥,身形比一般的孩子高,但脸色却很不错,看上去很健康。

当然,这不是最主要的,小子福因为胎里带毒,一出生身子就极弱,极少有白胖的时候,大多都是偏瘦的,林初九也知道她的儿子,怕是没法和小九少一样肉嘟嘟、肥胖胖了。

她关注的不是她儿子的身形,而是她儿子一举一动,还有周身散发的气质,以及对她这个母亲的客气与生疏。

她的儿子才四岁,可却已有贵族子弟的气韵,小小的脸上绷得紧紧的,哪怕是面对她这个母亲,也是有礼而生疏。

“母妃。”事隔一年,小子福再见林初九,没有如林初九预料的那样,扑到她的怀里说想她,也没有如林初九想的那般,红着眼眶抱着她撒娇,叫她娘。

她的小子福看她的眼中有孺幕,可举止上却十分克制,就像一个小大人,从外看不出他的真实情感与情绪。

“子福,你是不是不记得母妃了?”林初九强压下心中的酸涩与自责,蹲在小子福的面前,轻声问道。

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,所以小子福不记得她也是应该的,她只是有一点小小的失落。

“母妃你想太多了,儿子怎么可能忘记你,母妃……儿子长大了。”小子福一脸无奈,暗暗看了萧天耀一眼,见他父王果然在用责怪的眼神看他,怪他惹母妃伤心了。

小子福微叹了口气,自命地上前抱住林初九,小手轻轻拍着她的背,稚弱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:“母妃,儿子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。”

他父王的书房,全是他母妃的画像,而他这一年每天有五个时辰,是在书房跟父王学习,他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出他母妃的样子,怎么可能忘。

抱着儿子小小、软软的身体,林初九终于被治愈了,可心里还有一点难过:“看到子福你对母妃这么冷淡,母妃还以为你忘了我呢。”

“母妃,我长大了。”小子福再次叹气,用稚嫩的语气,说着成年人才会说的话。

当他不想缠着母妃,不想跟母妃撒娇吗?

他父王不允许呀,而且每天教他那么多东西,他学都学不过来,哪里有时间想母妃。

听到小子福沉稳的语气,林初九说不出来的心酸,不禁在心中暗想:这一年,她的小子福到底是怎么度过的?

怎么短短一年的时间,就从娇娇弱弱的小孩子,变成一个小大人了?

当然,这话林初九不会当面问,搂着儿子说了半天话,将满腔的思念与母爱宣泄出来,安顿好小子福的生活起居,林初九这才有空理会萧天耀,寻问萧天耀这一年到底是怎么带孩子的?

为什么她的小子福,变成萧天耀的弱小版了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