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0摊牌,你想要什么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夫人从来没有把林初九当回事,她根本不会防着林初九,她的心事虽不至于全写在脸上,可眼中却带出一些来……

轻蔑、鄙夷、恨意、杀意……

这些统统都逃不过林初九的眼:哎,这位继母,对原主还真不是一般的恨,下慢性毒药还嫌不够。

林初九暗暗叹息,说道,“夫人,明人面前不说暗话,这些年你给我下了什么,你给这堆菜里添了什么,你比我清楚,我想你应该不想让其他人知道?”

“初九,你在说什么?母亲听不明白。”林夫人收起思绪,一脸不解地看向林初九,脸上没有一丝破绽,当然,眼神也没有流露出半丝不同。

这才是真正的演戏高手,可是林初九没有陪她演戏的想法,“夫人想要演戏,我没有意见。不过我现在没有兴趣,陪你演什么母女深情的戏码。我明天就要出嫁了,装了十几年我也受够了,今天我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……”

林初九话里话外,都暗示她之前是在陪林夫人演戏,她没有林夫人想象中的那么愚蠢。

林夫人不想相信,可看林初九清明凌厉的眸子,不知怎么的,心里就忍不住害怕,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,她嫡姐死前对她说的话:“妹妹,姐姐求仁得仁,复无怨怼。”

林夫人总感觉,她姐姐一直都知道她暗中做的事,可偏偏不说,看她像个小丑一样在那里蹦达,现在林初九也给她同样的感觉……

林夫人发现,面对林初九,她居然害怕了!

不,不会的,她怎么可能是装的……

林夫人挺了胸膛,张口想要辩解,可林初九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:“夫人,我明天就要出嫁了,不知我的嫁妆你可准备好了?”

嫁妆是女子的私产,嫁的未来丈夫,是个残废又被皇上防备的王爷,手上有银钱才好办事。

“什么,嫁妆?”林夫人完全被林初九弄懵了:她到底是什么意思?她到底知道多少?

“对呀,夫人,我的嫁妆单子呢?我还没有看到呢。”林初九伸手,一脸无辜,眼神时不时看向地下的残羹,威胁意味十足。

这下,林夫人就是再自我安慰,也无法自欺欺人的说林初九是瞎猜的……

林初九知道,她一直都知道,可这个贱人却一直装模作样哄着她、骗着她!

真是该死!

林夫人的指甲嵌入手心,可她却感觉不到痛,林夫人此时无比愤怒,身子不停的颤抖。

她居然被人耍了这么多年,这些年她一直把林初九当傻子,结果她才是彻头彻尾的傻子。

想到林初九这些年,可能在暗处笑话她,林夫人就恨不得撕了林初九,可是……

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,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初九得意的坐在那里,以胜利者的姿态嘲讽她。

好恨呀!

林夫人双眼通红,林初九半点不在意,笑眯眯的说道:夫人,别这么看我,我明天就出嫁了,要是今天出了点什么事,你拿什么和皇上交待?拿什么和萧王交待?又如何继续您的贤妻良母啊?”

那纯良的模样,要说多无辜就有多无辜。

“初,初九。”林夫人压下心中的杀意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她现在不能杀了林初九,只能先把人安抚住,以后再想办法!

想要什么?

这还真是一个难题……

林初九还真没有想过,自己想要什么,她把事情摊开来说,只是给这位好继母一点警告,免得这位姨妈,有事没事就使下流的招术。不过……

现在人家都主动提出来了,林初九不介意私下发一笔横财。

请原谅她一生都是小老百姓,一直都是一个人,除了钱还真没有什么可以给她安全感。

林初九相信,林夫人给她的嫁妆不会差,但嫁妆是嫁妆,私房是私房,林初九不介意再添一点私房。

看林夫人手中的帕子,都快拧成干条了,林初九好心地开口:“夫人,父亲为官这么多年,相必家产颇丰,夫人再给我添一点私房如何3F”

“你想要多少?”林夫人大大地松了口气,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,都不是问题。

多少?

她又不知道林家有多少家产,她怎么知道要多少,才能让林夫人肉痛。

谈判是门技术,林初九虽然不懂谈判,可在现代耳濡目染多少也知道一点。

林初九没有吭声,而是高深莫测地看着林夫人,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就要看夫人诚意了,夫人知道的,我一向是个笨的,有些事时常记不清。”

银子多,她忘得就多!

林夫人脸颊微微抽动,深吸口气道:“五十万两。”

林初九全部的嫁妆加起来,也不过是十多万两,这还是嫁给亲王,要嫁给普通人,七八万两也就差不多了。

可见林夫人绝对是下了本钱,林初九也觉得很多,但谈判这种东西,别人开价你就应下,那就显得太急切了。

林初九唇角噙着一抹笑,轻轻摇头:“夫人这是打发叫花子呢?堂堂左相嫡长女的命,就值五十万两?”

“那你想要多少?初九,你应该很清楚,你父亲并没有多少银子,这五十万两都是我的私房钱。”

林夫人气得快炸了,却又不得不忍住。

左相嫡长女的命!

林夫人悔呀!

她当初就不应该下什么慢性毒药,她就应该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贱人,现在也就不会白白受气。

“夫人,你别欺我不管家,就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父亲虽然没有祖上留下来的家产,可这些年家里绝对没少进银子,夫人丢个五十万两,这是打发穷亲戚吗?”

千金难买早知道,林初九才不管林夫人有多悔,有多恨,她现在只想着,要敲多少银子,才能让这位夫人肉痛。

她倒不是想要那么多银子,她虽爱财,可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,她不过是借机小小报复一下这位貌似纯良实则狠毒的姨妈罢了。

“那你到底想要多少?”林夫人的火气也上来了,穷亲戚?

谁家的穷亲戚,要用五十万两来来打发?

“嗯……”林初九故作深思,一脸无奈的开口:“五十万两就五十万两吧。”

可林夫人还来不及高兴,就听见林初九话锋一转:“不过是五十万两黄金,而不是白银!”

“什么?”

林夫人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,“五十万两黄金,你怎么不去抢,整个林府也不过五十万两黄金。”林夫人这下可真是气狠了,一张脸涨成紫红色,眼中闪着愤怒的火花……

要不是林初九明天就要出嫁,她一定把林初九立刻弄死!

要在后院悄无声息的弄死一个姑娘,那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。

林初九有她的把柄又如何,她能出林府的大门吗?

出不了林府,林初九就是有刀子也不管用。可偏偏……

林初九挑了一个最好的时机,在大婚前一天,林初九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就算萧王爷不管,皇家也不会不管,万一查出来她就惨了。

林初九,果然够阴险,能忍到今天,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。

林夫人气得直喘粗气,完全没有注意到,自己一气之下说了什么……

林夫人没有注意到,并不代表林初九没有注意到,听到林夫人的话,林初九唇角微扬,笑得如同小狐狸:“夫人,五十万两黄金太多的话,那就二十五万两好了。作为林家的嫡长女,要半个林府不为过吧?”

“初九,你底下还有妹妹和弟弟。”林夫人气得差点吐血……

半个林府?

林初九是什么东西,她有什么资格要半个林府?

“我娘就生了我一个。”换言之,她不承认那些弟弟妹妹。

林夫人又被气了一回,张了张嘴,却硬生生的,把到嘴的话给噎了回来,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道:“初九,你前两天打伤了婉婷,太子正为这个事不高兴,皇后娘娘也很不满。”

这是交易,林初九退一步,林夫人帮林初九摆平太子和皇后。

可是,她需要吗?

林初九不置可否的一笑,“母亲,长姐如母,我教训自家妹妹,与太子、皇后何干?太子、皇后还管不到林家皇院,当然也管不到萧王府后院。”

她即将和皇后成为妯娌,成为太子的婶子,皇后和太子就算想要教训她,也不能拿这个做由头……

“婉婷的事,自有我这个母亲管教,初九你是逾越。”长姐如母,那是母亲不在,她这个母亲可还在呢!

“夫人平日里对我那么照顾有加的,我偶尔代夫人教训一回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林初九擦了擦自己的指甲,轻轻地吹了口气,不着痕迹的露在林夫人面前。

三天不曾梳洗,可林初九的双手却不沾半点脏污,让林夫人不得不多想:这左相府里,是不是有林初九的人?

要是没有,林初九被她饿了三天,怎么可能还活蹦乱跳的?

林夫人垂眸,心中有了人盘算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又是小肥君。感谢亲们的对阿九的支持,阿九会努力的,阿九每天早上十点更新,亲们上午十点后来看更新,一定能看到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