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大婚,萧王亲自迎娶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对新生非常满意,尤其是第二天一大早,看到顶着两个黑眼圈,明明恨得想要杀她,却又不得强撑笑脸的林夫人,捧着一个盒子来见她,林初九就更满意了。

“夫人!”林初九笑靥如花,气色极好。

即使昨晚做了噩梦,也没有影响到林初九这只猪的睡眠质量。

“初九今天可真漂亮。”林夫人皮笑肉不笑。她也想要装,可一想到她昨晚求了多少人,才筹到这两百多万两银票,林夫人就装不出来。

她心痛的不是银子,她不缺银子。即使给了林初九这么多银子,林府的生活依旧不会受影响。

她是恨,恨自己被林初九耍得团团转,恨自己被林初九威胁,恨自己不能拿林初九怎么样。

“夫人夸奖了,多谢夫人的贺礼。”林初九一身红妆,美艳大方,当得起林夫人的赞美。

林夫人的牙都咬酸了,按理她这个母亲,应该一直陪在林初九左右,可是林夫人实在不愿意看到林初九那张脸,每每看到林初九的笑脸,林夫人就有一种想要杀人冲动,将装银票的盒子塞给林初九后,林夫人随便找了一个理由,便从新房出去了。

林初九半点不在意,看都没看盒子里的东西一眼,随手就往梳妆台上一丢,林夫人看到后,又免不了被气了一场,可偏偏她一句话也不能说,只能气呼呼的离去。

因当家主母的不重视,林府的下人也就没那么在乎林初九,本该是热闹喜房,硬是没有几个人在。

好在,没多久那些前来贺喜的夫人、小姐就来了,只是这些夫人和小姐,全是林夫人请的,和林初九熟悉的没有几个。

这群夫人和小姐添了妆,说了两句贺喜的话,就没有人再搭理林初九,一个个去和林婉婷说话。

林婉婷和太子的婚事,虽然没有过明路,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明白,这些人怎么可能,放着未来准太子妃不巴结,而去讨好一个注定无权无势,只有名号的王妃?

这要换作原主,肯定会大吵大闹,以宣泄自己的不满,可林初九从来不是这样的人。林初九的人生字典里,就没有哭闹这些字眼。

血的事实教育她,哭闹是没用的,面对困难她只能靠自己!

而且,没有人打扰正合林初九的意,林初九趁人不备,以解手的名义支开喜娘,将林夫人拿来的盒子,放进了医生系统。

至于查看和点数?

这个……

林初九相信,林夫人不会在这种事上做手脚,这对林夫人一点好处也没有。

收好银票,林初九坐在喜床上,安心待嫁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林府的下人忙进忙出,把一切都安顿好了,只等新郎上门。

可是,眼见吉时就要到了,却不见新郎,甚至连迎亲的队伍都没有看到。

这是出事了?

一干宾客见状,立刻嗅到不正常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交头接耳说起悄悄活:“怎么回事,萧王爷不娶了吗?”

“这可是圣上赐婚,萧王爷这是要抗旨吗?”

“萧王爷不满这桩婚事?”

“听说新娘子,之前要死要活不肯嫁。”

“新娘子,之前好像和太子不清不楚,萧王爷肯定是不想取。”

……

宾客们窃窃私语,声音越来越大,似乎无所顾忌。

林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笑,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装出一副心急的样子,不停地打发下人去看,引得一干夫人上前安慰。

林相出来时,就见到这一幕:偌大的喜堂就像菜市场,林夫人完全没有处理的意思,放任宾客说林府与萧王府的闲话。

林相面露不喜,可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,知道他这位夫人,在林初九手上吃了大亏,林相心中的不满降了三分。

终归,这个妻子心里只有自己,林相如此安慰自己。

“咳咳……”林相轻咳一声,走进喜堂。

那些说悄悄话的人,立刻闭嘴,同时不忘提醒身边的人:“快别说了,林相来了。”

“相爷。”

“左相大人。”

林相一路走来,不停的有人问好。林相一路浅笑回应,脸上挂着儒雅的笑,完全没有面对林初九的暴戾与愤怒。

“老爷……”林夫人早已收拾好情绪,缓步上前,林相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,便对众位宾客的道:“众位不必心急,萧王爷刚刚派人传来消息,他要亲自来迎接新娘,由于身体不适,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,萧王爷已重选吉时,还请众位稍等片刻。”

“什么?萧王爷亲自迎亲?”

林相这话,就如同一块巨石砸入平静的湖面,众人都不淡定了。

自从三个月前,萧王爷出事,被太医诊断会终生瘫痪后,萧王爷就没有在人前现身,甚至皇上收回萧王爷的兵权,也不见萧王爷出面。

外人都传,萧王爷是无脸见人,这一辈子都不会在人前现身。

对这一点,众人深表理解。要知道,萧王爷可不是普通人,在他没有瘫痪前,他可是东文百战百胜的战神,是皇上亲封的战神王爷。

萧王爷一身武功出神入化,离武神只差一步。

萧王爷英明神武,在战场上杀敌无数。

萧王爷风华无双,俊美不似凡人……

萧王爷……

总之,没有瘫痪之前萧王爷,在东文百姓甚至官员的眼中,那就是神,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神。

东文的百姓可能不知皇帝,但无人不知战神萧王爷。

这样的一个人物,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,是上天的宠儿,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物,却遭小人暗算,一辈子只能瘫痪在床。

东文不知有多少人惋惜,可再多的惋惜也改变不了事实。

对于萧王爷不出现在人前,众人都能理解,别说萧王爷了,就是他们遇到这样的事,也不会愿意在人前现身。

巨大的反差,根本无法让人接受,最主要的是,骄傲如萧王爷,怎么能顶着一残废的样子,出现在人前,承受旁人的同情呢?

可是,就是今天,萧王爷居然为了娶林初九,而要以残废的样子,出现在人前,这简直是让人无法理解。

萧王爷,他到底是有多重视林初九?

这个问题只能去问萧王爷自己了。除了萧王爷本人,恐怕没有人能知道,萧王爷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?

喜房内,收到消息的姑娘们,一个个羡慕的对林初九道:“初九,你真得是太幸福了。”

“就是,就是,萧王爷对你可真好。”

“真得好羡慕呀!”

一群小姑娘围着林初九,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话里话外全是羡慕,可却没有人嫉妒,因为她们都清楚萧王爷的情况,林初九真得不值得嫉妒。

只不过大喜的日子,没有人会在这个当口,说什么让人不高兴的话,可是就有天真单纯无知的少女,在这个时候一脸惋惜的道:“要是萧王爷没有出事,那就更好了,那姐姐就是东文最幸福的女人了。好可惜呀,萧王爷他也不知怎么样了……”

没错,这个单纯无知,处处为姐姐着想的少女,就是林初九的异母妹妹林婉婷,而她的话受到更多人追捧,喜房内的气氛骤然一变,众人从刚刚的羡慕追捧到惋惜。

“唉……”

“唉……”

左唉声又叹气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灵堂,这也就是林初九,要换作任何一个姑娘肯定会发飙,当然就算新娘子不发飙,也有母亲和家人代为出面,可是林初九呢?

林府有谁会为她出面?

就算喜娘觉得不妥,可面对一干贵妇、大家闺秀,喜娘也不敢多吭一声,只能一脸愁苦地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红艳艳的喜房一点喜气也没有。

喜娘本以为林初九会生气,却不想林初九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,端坐在喜床上,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。

林婉婷在那里挑拨的半天,嘴里说着为林初九着想,可每一句话都是暗藏刀子,往林初九心窝里戳。

林婉婷这么做的目标很明确,不过是和以往一样,想要逼林初九闹事,让林初九在全城的夫人、小姐面前丢脸,让萧王爷厌恶林初九,可是…

现在的林初九,根本不是林婉婷能挑拨的,林婉婷说了半天,林初九依旧不为所动,根本没有生气的迹象,不仅如此,林婉婷还因为说得太多,以至于……

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江家的大小姐,拉住欲附和林婉婷的小妹妹。

“三姐姐,快来看新娘子。”苏家的小小姐,把姐姐带离林婉婷身边。

“柔儿,到娘这里来。”尚书夫人把女儿叫走。

很快,林婉婷身边的人就慢慢减少,等到林婉婷发现时,已经晚了!

多说多错,林婉婷能装这么多年白莲花,那是因为有原主衬托、有原主配合,现在林初九不吭声,林婉婷的真面目就露了出来。

毕竟这群后院的女人,哪个也不是笨蛋,林婉婷的话初听没有什么,可仔细一回想就会发现,林婉婷的话句句都在挑拨人,好妹妹什么的看清楚,也就是那么一回事。

这林婉婷绝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人,以后呀,可得提醒自家妹妹(女儿)警醒一点,别和林家大小姐一样,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银子。

“不作死就不会死。”林初九坐在喜床上,看热闹看得正欢,而林府也是热闹非凡……

随着小厮一句:新郎来了,新郎来了!

错过吉时的萧王爷,终于在日落前赶到了林府,一干想要目睹萧王爷“风采”的宾客,一个个伸长了脖子,想看看现在的残废的萧王爷,还是不是威风凛凛,可是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