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3拜堂,一个人的婚礼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人寻了半天,都没有看到萧王爷的身影,只看到一顶漆黑的轿子走在喜轿前。

那轿子通体乌黑,普通人也许看不出什么,可有点眼力的都知道,那顶黑轿很不一般。

“王爷坐轿子来的?”

有人大胆猜测,可随即又否定了,王爷要是坐轿子来的,怎么可能误了吉时?

可现实就是这样,漆黑的八人大轿稳妥妥地停在林府前,厚厚地轿帘挡住了众人窥探的目光,无人能肯定轿子里到底坐了谁,直到轿中的人开口:“本王来迎娶新娘!”

众人这才确定,萧王爷真是坐轿子来的,而且看这架势,萧王爷根本没有出来的打算。

这也叫亲自迎娶?

众人面面相觑,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笑的尴尬。

大家虽然难免腹诽,但萧王爷能亲自来,这已然是给了林家极大的面子,所以这样的小细节谁还会再挑剔呢,毕竟萧王爷他情况特殊啊。

众人无法目睹萧王爷的“风采”不免失望,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,尤其是看到黑色大轿两侧的护卫后,更是吓得不敢出声,一个个往里缩,就怕被那些个杀气腾腾的兵痞盯上。

谁家迎接新娘是带一群杀气腾腾的兵痞来的?

这是抢亲还是迎亲?

萧王爷这喜好真叫人无法苟同,却没人敢上前“仗义直言”,就连新娘的父亲林相大人,亦是恭恭敬敬的上前,不敢表现出半分不满。

随着萧王爷带一队亲兵到来,喜庆热闹的林府一瞬间安静下来,除了喜锣、唢呐的声音外,竟没有半句交谈与喝喜声。

有几个客人见气氛尴尬,有心想要开口调节一下氛围,可看到萧王爷来的那些人,张了半天嘴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。

为何?

因为萧王爷带来的护卫,可不是什么花架子!

这些人大大小小经历过数百场战役,是从战场上厮杀下来的铁血汉子,一身肃杀之气,还有醒目的刀疤剑痕显露在外,当即叫这些在京城尊贵处优的权臣、亲贵看得不免心透凉。

试问,谁这会儿还有胆子多话?

有了这群人震场子,迎娶的过程非常简单萧王爷一出声,他的亲兵便冲进林府,将新娘抬进喜轿。

是的,用抬的!

按礼,这个时候应该由林初九的弟弟背她出门,可萧王爷的人不讲这些虚礼,直接用软轿把新娘抬了出去。

林初九是不在意这些的,而林家的人那就更不用提了。

林夫人巴不得林初九成为笑话,又怎么会出面阻止?

林相倒是不满,可他看到萧王爷的亲兵,他就是有再多的不满也只能咽下,眼睁睁地看着萧王爷像土匪一样把新娘接走,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曾多说。

有这样迎娶新娘的吗?

众人都有点懵的杵在原地,直到迎娶的队伍都出府走出百米远了,林府上下才回地神来的,放起了鞭炮!

霹雳啪啦的鞭炮声在身后响起,令安静的迎亲队伍多了几分喜庆。

坐在喜轿里的林初九,忍不住勾起一抹浅笑:这场像戏本一样荒诞,像葬礼一样沉闷的婚礼,也就是林初九能接受,换别的女人指不定寻死觅活了。

萧王爷,这是你给我的下马威吗?

我林初九接了,且看你还有什么招,一一使出来吧!

迎亲队伍离林府越来越远,也越来越安静,除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外,听不到半丝喜庆声,要不是队伍中有一顶醒目的喜轿,恐怕无人知晓这是有人在迎亲。

“这是谁家成亲,怎么和送葬一样?”

许是萧王爷的亲兵太严肃了,旁的人看到忍不住嘀咕,更有甚者说这比冥婚还要冷清。

可惜,这些林初九听不到,不然她肯定得乐呵,她和萧王爷一个身中慢性毒药,一个残废此生无望,还真有那么几分冥婚的味道。

在林初九胡思乱想间,轿子抬进了萧王府,按说这个时候新郎该来踢轿门了,可萧王爷那个样子,你指望他用哪只脚踢轿门?

反正林初九是半点不指望,所以也就不曾失望。

在鞭炮声中,林初九被喜娘搀扶下轿,一步一步走进萧王府。

忐忑不安?紧张期待?

这些心情林初九通通都没有,她现在只想赶紧回房,把头上重死人的凤冠摘下来,可是……那是奢望!

虽说这场婚礼办得很不热闹,可该走的程序却不能少。

林初九一进萧王府,就有宫里的人上前,引导林初九按规矩完成婚礼。

林初九一向识实务,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要求特殊对待,虽然身体有些吃不消,婚礼的气氛也很沉闷,可林初九还是硬挺着像没事人一样,一一完成嬷嬷要求的动作。

整场婚礼和旁人没有什么不同,真要说有什么不一样,那就是全程只有新娘子,新郎连个影儿都看不见。

对此,旁人颇有微词,就连宫中的嬷嬷也担心林初九会不高兴,可林初九从头到尾都没有吭一声,甚至一个人拜堂也没有觉得委屈。

不在乎所以就无所谓

林初九她根本没有把这场闹剧似的婚礼当回事。

在司仪高唱“礼成,送入洞房”时,她只觉得松了口气,脚步也轻快了不少。

总算可以把碍事的头盖给掀了,总算可以把压死人的凤冠摘了,哎,我的脖子。

回到新房,待到外人一一出去后,林初九想也不想就把喜帕给掀了。

她快累死了。

“姑娘,使不得呀,使不得呀。”喜娘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制止林初九的动作,可林初九怎么可能会听她的?

“闭嘴。”一个冷眼扫过去,吓得喜娘连连后退,不敢再开口,只是一脸纠结地看着林初九,欲言又止。

在喜娘不赞同的眼神下,林初九又将凤冠取下,放在桌子上,那乌黑的长发倾泄而下,林初九用手指顺了顺长发,满意的一笑。

她的脖子终于解放了

此时喜娘再也忍不住,开口道:“姑娘……”

可她刚开口,就被林初九打断了:“记住自己的身份,我的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
喜娘一噎,连忙退到门口,而跟随林初九来的丫鬟,是林夫人指定的,这些人哪里会管林初九死活,一个个低头装不存在。

林初九对这些人没有什么好感,但本着不用白不用的原则,直接让这些人去准备热水:“我要沐浴,提热水来。”

陪嫁的丫鬟一动不动,站在首位,着桃红长裙的丫鬟不冷不热的开口:“姑娘,你还是忍忍,这是萧王府。”想要她们去打水,也要看看自己够不够格!

丫鬟也敢给她下马威?

林初九眉毛一挑,无声地笑了:林夫人还真是不怕死!

林初九不在乎这场婚礼,更不在乎萧王爷是不是看重她,但一整天折腾下来,她着实是累了。

而人累了,心情肯定好不到哪里去,这四个陪嫁丫鬟此时的行为,无疑是作死。

萧王爷身份尊贵,给她难堪她只能受着,可这几个小丫鬟算什么东西?

林初九不怒反笑,衣袖一拂,便坐了下来,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四个丫鬟……

刚开始,四个陪嫁丫鬟还能稳的住,可时间一久腿肚子就在打颤了,刚说话的桃红丫鬟犹豫半晌,上前说道:“姑娘要没有别的吩咐,还请早些将凤冠带好,以免王爷进来看到姑娘仪容不整,还以为我们林家没有教养。”

“大胆。”林初九一拍桌子,怒喝:“这话也是你能说的?”

这话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丫鬟能说的,可偏偏人家就说了,还理直气壮。可见林夫人给林初九安排的陪嫁丫鬟,真心不是省油的灯。

见林初九发怒,那丫鬟虽然怔了一下,可依旧没有服软:“姑娘,离家前夫人交待奴婢,姑娘要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,奴婢可以代夫人管教。另外,夫人说姑娘年纪小不懂事,这屋里的事姑娘从来没有管过,日后就由奴婢来管。”

听听,这丫鬟比林初九的权利还要大,不仅能管林初九的事,还可以管林初九这个人。

“夫人真是用心良苦啊。”林初九忍不住摇头,看那丫鬟的眼神带着三分同情,三分嘲讽。

这丫鬟不是一个蠢的,就是心太大了,她这个不懂尊卑的现代人都明白,什么叫主、什么叫仆,这个丫鬟居然妄想踩到她头上,这是说她天真好,还是说她不自量力?

那丫鬟还以为林初九怕了,福了福身,傲慢的道:“姑娘明白夫人的用心就好了。时辰不早了,姑娘还是回喜床上坐好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林初九忍不住笑了出来,倒是真得起身了,只是她并不是朝喜床走去,而是朝那丫鬟走去。

“姑,姑娘,你要干什么?”那丫鬟心有不安,却仍倔强的不肯后退,水盈盈的眸子闪着泪光,还别说这丫鬟长得真不是一般的出色,这外貌比林初九还要好几分。

难怪胆子这么大。

林初九忍不住笑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