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4刺客,不是这么倒霉吧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漂亮的人,不管男女总是比旁人多一些机会,也会比普通人傲气那么一些。

林初九美眸微闪,笑意盈满眼眶,绝对是亲切和气,可那丫鬟不知是心虚还是怎么的,不安地往后缩了缩,结巴了一句:“姑,姑娘……”

“还记得我是姑娘就好。”林初九淡淡打断对方的话,伸手捏住她下颚。

“呜……痛,放,放手。”那丫鬟吃痛,居然不顾尊卑的去拍打林初九,喜娘和另外三个丫鬟,则像是没有看到一般,默契地低头,等着林初九这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吃瘪,可不想……

“啪,”清脆的巴掌声响起,众人抬头望去,只见那挑衅林初九的丫鬟捂着脸扑倒在地。

“姑,姑娘……”喜娘和那三个丫鬟惊恐地看向林初九,对上林初九凌厉的眼神,连忙低头不敢再看。

林初九满意地点头:“去打水,别让我说第三遍。”

三个丫鬟正想去,就听到被打的丫鬟道:“夫,夫人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你以为我会怕?”林初九好笑的道,上前用鞋尖抵在对方的脸上:“不过是有几分姿色,真以为你能踩在我头上?”

“你,不能……”被打的丫鬟生怕自己的花容月貌被林初九给毁了,连连后退往角落里缩。

林初九压根就不屑和一个小丫鬟计较,眼神扫向剩余的三个丫鬟,那三人不敢说不,连忙应是……

萧天耀原本没有进洞房的打算,可听到下人来报,说林初九非常配合的,一个人完成了婚礼,让萧天耀颇为惊讶,这才让下人把他推了过来,却不想看了一出好戏。

林初九,一个表里不一的女人,却是皇上羞辱他的棋子。

“开门。”

在丫鬟出去前,萧天耀先一步命人打开门。

“吱呀”一声,喜房门的被人打开,林初九反射性往外看去,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高大威武的侍卫,而是坐在轮椅上的黑衣男子。

有那么一瞬间,林初九看呆了,收不回眼,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崩出,她曾背过的诗经:积石如玉,列松如翠,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

说实话,她林初九还是第一次见到,长得这么好看,还没有一丝娘气的男人。

他的五官长得极好,眉如墨画,眼若星辰,甚至还有漂亮的美人尖,怎一个精致了得。

可是不管怎么看,都没有人会把他误认为女子,因为这男人身上冷傲、尊贵的气息,比他的长相更让无法忽视!

许是这个男人的气势太骇人了,林初九承认自己心里有点小怯,可她更清楚,这个时候她不能胆怯,因为这个男人是战神——萧王爷!

“王爷!”林初九唇轻启,轻唤了一声,像是惊诧他的到来,但随即她微微低了头。

“王……王爷?”喜娘和丫鬟听到林初九的话,面色一白,双腿一软,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,可碍于男人身上的肃杀之气,都不敢贸然开口,瑟缩的蜷成一团,抖个不停。

她们敢和林初九叫板,却不敢对上萧天耀,因为她们很清楚,萧天耀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!

萧天耀看都没看一眼,眼神落在林初九身上:大红的嫁衣衬得她明艳动人,微微低下的头颅透着她内心的傲气,而此时匍匐在地的丫鬟就在她的脚边,这样的比较下,林初九身上的贵气不显而出。

无疑,她是美的,可这样的女人,是萧天耀所不喜的!

不,应该说不管林初九是怎样的人,他萧天耀都讨厌。因为一个被皇帝用来羞辱他的女人,他怎么可能喜欢?

不过,他本以为今天一连串的打击,会激怒林初九,没想到这个女人压根不把他的冷落和怠慢放在眼里,甚至还有精神在这里教训丫鬟。

眼角的余光扫向跪在地上的丫鬟与喜娘,萧天耀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张口道:“拖出去。”

“是。”身后一左一右,如同门神的亲兵立刻踏入喜房,林初九眉头微蹙,却没有动。

那两个亲兵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,直接绕过她,把摔倒在地的丫鬟拽了起来,那丫鬟先是一惊,继而大叫:“王爷,王爷饶命,是姑娘,姑娘……”

“太吵。”

萧天耀冷冷开口,亲兵毫不怜惜的将美貌丫鬟打晕,如同丢破布一般,把人从窗口丢了出去。

噗通一声,那丫鬟落在地了连一声都没有吭,这下不仅仅是跪在地上的喜娘和丫鬟吓了一跳,就是林初九也惊了一跳。

这位萧王爷,还真是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啊。

怜香惜玉?

奢望一个杀人不眨眼,坑杀十万俘虏连眼也不眨的男人去怜香惜玉?那简直是在做梦。

倒在地上的丫鬟被丢出去后,萧天耀冷冷地一个‘滚’字,把喜娘和剩下的三个丫鬟,吓得连滚带爬跑了出去。

亲兵将萧天耀的轮椅抬进喜房后,不需要萧天耀命令,立刻退了出去,走之前还不忘把门关上。

喜房内,只余林初九和萧天耀两人,两人一个站、一个坐,按理应该是林初九占了上风,可偏偏在气势上林初九还是差萧天耀一大截,被萧天耀压制的死死地,根本没有半点居高临下的优势。

两人静静相望,谁也没有开口,屋内只有喜烛燃烧偶尔发出的“啪嗤”声,沉闷的气息让人连呼吸都费力。

林初九眉头紧皱,有些拿不准萧天耀的意思,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,就听到萧天耀开口:“坐。”

一个字,却尽显强势与霸道,让人不敢拒绝,至少林初九就不敢。

林初九暗暗吸了口气,端正地坐在萧天耀面前,迎上萧天耀的视线后,林初九不由自主的挺直背脊。

站着就在气势上输人家,坐下就更不用提了,林初九有一种被人压着的感觉,手脚都不知怎么摆。

“听说,”萧天耀无视林初九僵硬的举止,缓缓开口:“你不肯嫁给本王,甚至不惜寻死?”

萧天耀语速平缓,就好似不经意的开口,可林初九却背后发凉。

这是和她算账来了啊!

林初九当即摇头:“绝无此事。”

开玩笑!这个时候,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啊。

再大度的男人,听到自己未来的妻子,宁死不嫁都不会高兴。

“是吗?”萧天耀轻敲着扶手,依旧听不出喜怒,林初九却无端的感觉到危险,连忙解释:“我绝无寻死之心,三天前闹一场,不过是为了嫁妆多一些。”

了不起她把私房贡献出来,就说是后来闹来的嫁妆。

“哦……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抬眸看了林初九一眼,又淡漠的收回眼神。

这是什么意思?

林初一脸不解,正想要不要表示贡献自己的一半嫁妆,以证明自己没有撒谎,就听见屋顶上突然一响,下一秒连砖瓦带扑腾的竟然就掉了一个全身黑黢黢的人下来。

吓?

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林初九一愣,那摔在地上的人也是一脸错愕,好似没料到自己会一脚踩在片碎瓦上就这么给摔下来。

“有刺客,快……保护王爷。”屋外的侍卫此时大声呐喊,林初九看着那人手里明晃晃的剑很是无语。

刺客?不是这么倒霉吧?

林初九飞快地看向萧天耀,只见萧天耀面寒如霜,手指微微有些僵硬,除此之外,再无多余的表情。

嘭……喜房的门被踹开,冲进来的竟不是萧天耀的亲兵,反而是一个黑衣蒙面刺客,他手中的长剑直指萧天耀,“狗王爷,受死吧。”

蒙面刺客近在眼前,而萧天耀的亲兵则被屋外其他刺客缠住,喜房内与刺客对抗的只有林初九和萧天耀两人。

萧天耀在听到响声的第一时间,轮椅便在原地一个旋转,正对门口,当那人从房顶上掉下来时,他的手上已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青铜长剑。

刺客扬言时,剑离萧天耀只有半寸的距离,林初九的呼吸一滞,正想着要怎样才能帮萧天耀时,就见萧天耀的轮椅往后一退,挥剑一挡。

铛的一声,萧天耀挡住了刺客致命一击,同时往前一推,将刺客逼退数步。可不等萧天耀喘气,先前那个意外摔下来的刺客已从左侧进攻,手中的剑在烛火下泛着蓝光,应该是淬了毒。

萧天耀反应极快,在轮椅扶手上一拍,林初九就看到他转了一方向,避开了另一个刺客的攻击。

两人对打了三招,刺客没有讨到好,反倒被萧天耀一剑划杀了胳膊,可就在这个时候,刚被打退的那个刺客又杀了上前。

两对一,局面对萧天耀很不利,林初九自认自己只有三脚猫的功夫,即使担心也不敢上前送死。

好在,萧天耀非常强悍,即使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,那两个刺客联手,也没有在萧天耀手上讨到好。

林初九见状稍稍安心。倒不是她多担心萧天耀,而是萧天耀死了,这些刺客肯定不会放过她。

于情于理,这个时候她都要祈祷萧天耀能胜,至少萧天耀胜了,她还有活命的可能。

趁无人注意,林初九退到安全地带后,连忙将身上碍事的嫁衣脱了,同时寻找趁手的武器。

这个时候自保很重要,林初九可以肯定,如果她被刺客抓了,或者刺客要杀她,萧天耀肯定不会救她。

看萧天耀错过吉时,乘一顶大黑轿去迎娶她,之后又把她一个人丢在婚礼上,就知道这个男人很讨厌她,根本不想娶她。

这事林初九倒能理解,要她是萧天耀,也会不满。

要知道,林初九原本可是太子的未婚妻,虽说这事没有对外公布,可皇室中人都知情。现在太子看上别的女人,皇上就把太子不要的女人,赐给萧天耀。

这事怎么看,都像是皇上在羞辱萧天耀。要知道,要是萧天耀没有残废,皇上是绝不敢胡乱给萧天耀指婚,更不用提指太子不要的女人给他。

当然,皇上此举除了羞辱萧天耀外,更多的是警告萧天耀,同时也是让天下人看清楚,手握重兵、威名赫赫的战神萧王爷,现在就是没了利爪的老虎,任由皇帝拿捏!

这样的情况下,萧天耀要是期待这场婚礼,满怀心悦的迎娶林初九那才叫怪了。

林初九觉得,萧天耀没有暗中下黑手弄死她,已经算很不错了,她根本不奢望萧天耀会待她好,毕竟她的存在时刻提醒着萧天耀,皇上对他的羞辱。

林初九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挺悲剧的,接收一个中毒的破身子不说,还卷进一堆破事里,虽然这些事都不是她自愿的,可旁人才不会管呢。

唉……叹了口气,林初九将挑喜帕的秤握在手上,然后躲在角落里不动,静等萧王府的亲兵把刺客打出去,只是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萧王府的亲兵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不错,可这些刺客也不是省油的灯。尤其是刺客人数多,再加他们手中的刀抹了毒,萧天耀的亲兵根本不占优势。

虽然,刺客到现在还没有,攻破亲兵的防守杀进喜房,可同样亲兵也没有把刺客打退。

而且人数上劣势和中毒的威胁,令萧天耀的亲兵每倒下一个,压力就增大一分,危险也就多一分。

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!

林初九就算再笨也明白,如果没有援兵来,萧王府的人肯定撑不了久,可是……

援兵?

林初九只想说:呵呵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很肥很肥的一章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