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奸细,林初九傻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一瞬不瞬地看着林初九,想要从她眼中看出阴谋和算计,可是没有。

林初九双眼清亮,一片坦荡,根本没有算计人的狡黠与不安,赤诚的如同稚子。

萧天耀自认自己识人无数,能逃过他双眼的不多。如果林初九现在所做的一切、所说的一切者都是伪装,只为得到他的信任,那他只想说林初九做得太成功了,连他都能骗过去。

林初九在赌,萧天耀也在赌……

张嘴,含住林初九手上的药片,萧天耀到道“本王信你一次。”

在林初九没有背叛他前,他不会动她。

舌尖从指尖扫过,苏苏麻麻的让人心跳加速,林初九一惊,耳根微红,连忙收回手,有些不自地的道:“你,你先休息。我,我去看看其他人。”

说完,连滚带爬的爬下床,就好像身后有猛兽在追一样。看到这样的林初九,萧天耀眼中闪过一抹笑意:再灵透聪明也是一个刚及笄的少女!

止痛药没有这么快起效,可萧天耀却感觉双腿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,缓缓闭目,萧天耀没有再催动内力,而是慢慢调息。

气息渐稳,对外面的感知也更灵敏,他发现林初九居然没有在一旁休息,而且是跑出去救治受伤的人。

林初九,还真是一个怪女人。

出于好奇也出于防备,萧天耀坐了起来,靠在床柱上,看向屋外……

许是左肩的伤势很严重,林初九的动作有些笨拙,可即使如此她的手依旧很稳,丝毫不受伤势的影响。

曹林,他的亲兵之一,肚子被划了一刀,肠子流了出来,可这会儿他肚子上的伤口,却被林初九缝了起来,就像缝衣服一样,把破开的口子缝起来,留下一道丑陋的疤痕。

之前萧天耀就看到林初九医治他的亲兵,只不过那个时候他忙着应付刺客,只能粗粗扫一眼,而现在他可以慢慢看……

林初九做得很认真,每一个倒在地上的亲兵,她都会亲自翻过来看一遍,身上的有伤的就立刻为其清洗、上药、缝合、包扎,然后往那人鼻子上点一点药水。

那药水,萧天耀猜测应该是解迷药用的,因为没有受伤的亲兵,林初九也给滴了一滴药水。

林初九一个一个找过去,没有一丝不耐烦,萧天耀明显看出林初九体力不支,可那个女人却没有停下来,依旧摇摇晃晃的走在人群里,大有不把所有人医好,就绝不罢休的架势。

很傻,但萧天耀却没有办法嘲讽她。

因为她傻得很可爱!

此时,林初九并不知萧天耀在想什么,她正在全神贯注的救治着。

她的左手已经使不上力,可她必须坚持住,医生系统要她救治四十八人还未到,她必须把医生系统指定的伤者人数医完,不然……

她就是倒下,也会被痛醒。

三十二

三十三

……

四十

林初九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,把萧天耀所有的亲兵都翻了一遍,找到了四十个受伤的人,还有八个。

没有办法,林初九只得找刺客下手。

无国界医生呀!

敌我不分呀!

林初九瞬间觉得自己伟大了,她简直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典范。

林初九心里憋屈,可不得不遵守系统的规则,乖乖地给刺客医治。

“那个女人在干什么?她眼睛瞎了吗?”萧天耀一度以为自己眼花,可他眨了一下眼,却仍然看到林初九在给黑衣刺客包扎伤口。

而这个时候,萧天耀的亲兵也陆续清醒了过来……

这些亲兵都是萧天耀的心腹,他们醒来的第一件不是关注自己的安全,而是寻找萧天耀。

“王爷。”第一醒来的亲兵连滚带爬跑进喜房,看到萧天耀靠在床头、安然无恙,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本王无事,清理现场。”萧天耀不想再看到林初九那个敌我不分,犯傻的女人了。

给敌人医治?

林初九还真是傻到家了。

“是。”

萧天耀的亲兵绝对服从萧天耀的命令,立刻出去组织一一醒来的亲兵,让他们把重伤的同伴安顿好,把刺客全部捆起来。

受伤的亲兵,林初九都一一包扎好了,只有曹林的伤势最重,林初九怕他们下手没个轻重,给曹林造成二次伤害,出声提醒了一句:“曹林伤在肚子上,你们小心一点,别碰到他身上的伤。”

“林……”这个时候萧天耀的亲兵,才注意到林初九在做什么。

亲兵们直接傻眼了,以为林初九没有看清医治的对象,好心提醒了一句,“林姑娘,那人是刺客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她也没有办法呀,这是第四十七个,还差一个呢。

“你知道还给他包扎伤口?”亲兵一头雾水:这林姑娘是奸细,还是傻了?

如果是奸细的话,那这奸细也做得太失败了,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救治刺客,这不是找死是什么?

林初九心里那叫一个郁闷,可面上却不能表现出来,只能大义凛然的道:“我是大夫,在我眼中只有病人。”

这话说得非常有圣人之风,如果是在一堆清高的文人学子面前,林初九这么一说,一定会赢得满堂赞美,可在这些喋血沙场的粗汉子眼中,林初九这种行为就是愚蠢。

医好敌人,然后让敌人来杀死自己,林姑娘的脑子没有问题吧?

众人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林初九,林初九默默泪了一把,假装没有看到,把第四十七个病人收拾好,再继续为第四十八个病人医治。

终于到最后一个了!

“林姑娘,这些人可是刺客,你医好他们,他们不仅不会感激你,反倒会杀了你。”萧天耀的亲兵实在看不过去,上前阻止。

林初九无奈的停下手上的动作,抬头道:“医者父母心,最后一个病人,你让我替他缝合好伤口,至于你们要怎么处理他我不管。”

林初九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,而她救人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“林姑娘你何必呢,你自己身上还有伤。”那亲兵眼睛尖,看到林初九左手不便。

林初九苦笑一声:“我也没有办法,看到有人受伤而不医治,我良心难安。”系统不肯放过她,她能怎么样?

“你这人还真怪。”那亲兵摇头,讪讪的收回手。

萧天耀虽然在屋内,可林初九和亲兵的对话,他却听得清清楚楚,他承认她的理由很充分,可他总觉得不对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感谢大家的留言和打赏,小九爱你们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