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2大意,先要骗过自己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虽然和林初九不熟,可凭借刚刚短暂的相处,萧天耀可以肯定林初九不是什么良善的女子。

林初九此举值得深思。

还有林初九拿出来的那些药,来历也很稀奇,萧天耀自认见识不凡,可却没有见过林初九用的那些东西。

林初九,难道是那个地方的人?

萧天耀一脸深思,双眼眨也不眨地看向林初九,见林初九为一名刺客包扎好后,又摇摇晃晃的起身,朝另一个伤者走去。

不知是走得太急,还是身体太弱,林初九一个不稳,尖叫一声摔倒在地……

嘭……

林初九笔直摔下,按理这一摔就算不见血,林初九也要吃个大苦头。

可不知是她运气太好,还是给她当垫背的人运气太背,林初九倒下时,正好砸在一名刺客的身上,有人给她当肉垫,这一摔再重也是不会有多大事的。

“有意思。”萧天耀唇角微扬,当他看到亲兵上前,将“昏迷”不醒的林初九移开时,萧天耀淡淡地开口:“把人送进来。”

“是。”亲兵不敢置疑萧天耀的命令,小心地把林初九抬进新房。

林初九在听到萧天耀的命令时,就知道要糟糕了,萧天耀有多妖孽林初九是知道的,她装晕的事萧天耀一准能看出来。

怎么办?怎么办?

她好不容易逃离系统的惩罚,不会又落到萧天耀手里吧?

要是萧天耀知道她装晕,她要找什么理由解释,她前一秒义正言词要救人,瞬间又不伟大的原因?

要不把自己弄昏?

林初九越想越觉得这个可以有,趁亲兵将她抬到床上,正好遮挡萧天耀的视线时,林初九装作不经意往里一滚,然后……

醮了一点药粉,果断的吞了!

主动吃迷药的大夫,林初九敢肯定,她绝对是史上第一人。

她真是作死呀!

直接吞服的效果就是好,林初九很快就感觉脑子晕沉沉的,意识也不清楚,努力睁开眼睛,才能看到萧天耀靠了过来,可接下来凭平林初九再怎么努力,她也没有意识了,她成功的“晕”了过去。

“真得累晕了3F”萧天耀上前,探了探林初九的气息,确实林初九是真得晕了过去。

说来也是林初九运气好,萧天耀他内力所剩无几,要不然凭他的本事,哪怕林初九在外百米,他也可以凭气吸来判断林初九是不是装晕,更不用提林初九在床上做的小动作了。

林初九真晕了,萧天耀自然不会再去为难她。

不管怎么说林初九都立了一个大功劳,要不是林初九出手,他手上亲兵恐怕要折损不少。

当然,萧天耀也不会把所有的功劳,都算在林初九头上。要知道,要不是林初九突然撒出迷药,他的亲兵也不会全部倒地。

在止痛药起作用,双腿不那么痛后,萧天耀让属下把椅子推了过来,坐在轮椅上,让下人推他出去。

新房是安排给林初九住的,萧天耀的院子并不住在这里。萧天耀所住的浩天院,离新房很远。

新房外刺客和血迹很快就被清除干净,亲兵们火速离去,至于喜房里的林初九,还有林初九的四个陪嫁丫鬟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关注他们。

亲兵们是一群大老粗,也不会细心地留人照顾林初九,只让两人伤势较轻的人,在院外守着,以免有什么危险。

萧天耀回到浩天院,并没有立刻召集亲信议事,而是先回去沐浴更衣,把自己收拾干净,才不疾不徐的去了书房。

萧天耀不是容不得半点脏的人,毕竟常年在战场上厮杀,周身总是浓郁的血腥味。虽说闻久了就会习惯,可习惯并不表示喜欢,萧天耀就很讨厌血腥味。

书房里,有两个年轻男子在等候,一个身穿青衫,一个身穿黑衣。

青衫男子看着温文雅致,五观精致,眉眼间透着清贵,举手投足间亦是贵气十足,一看就知出身不错,是富贵堆里养出来的大家公子。

黑衣男子五观俊朗,浓眉大眼,棱角分明,健康的小麦肤色,和眉眼间的沧桑,无声的告诉众人,他是一个常年在外奔波的男子。

萧天耀的轮椅离书房还有数十步远,黑衣男子就发现了。黑衣男子一动,青衫男子也反应过来,两人如同约好一般,同时看向门外,静等那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男子进来。

没有让两人等太久,门打开,萧天耀的轮椅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。

“王爷。”青衫与黑衣男子同时开口,看到萧天耀疲累惨白的脸色,黑衣子张了张嘴却又合上,青衫男子却没有这个顾忌,眉头一皱,“你动了手。”

这是肯定而不是寻问。

萧天耀没有回答,而是由属下将轮椅推进来,待到人进了书房,萧天耀才道:“外面的人清理干净了吗?”

“跑了一个。”黑衣男子开口回答,语气不怎么好。

失手了,不高兴再正常不过。

萧天耀挑眉问道:“周肆跑了3F”

黑衣男子点了点头,“临走时发了三箭,不知有没有伤到人?”

周肆的箭例无虚发,他的绝技就是三箭齐射,虽不至于箭箭致命见血,可三箭总有一箭能见血。

“没有。”在三箭一前一后朝他飞射来时,萧天耀就猜到出手的人是周肆,只是……

“什么人请动了周肆?”萧天耀问道。

周肆是浪迹四国的杀手,臭名昭昭,有钱就杀人,可他一向不参与皇室斗争,不会接皇家的生意,能让周肆出手的人,肯定不是当今皇上。

“不知道,一点也查不到。我们之前也没有收到,周肆在东文出没的消息。”青衫男子低着头,颇有几分恼意。

他手上握着萧王府的情报网,却连致命的对手来了都不知晓,实在是失职。好在萧天耀这次没有出事,不然他绝对无法原谅自己。

萧天耀也知这种事,和对方无关,不仅没有追究他的错,反倒安慰了一声:“此事错不在你,有人暗中掩饰周肆的踪迹,不是我们想查就能查到的,今晚的事说起来,也是我们大意了。”

要不是林初九那个变数,今晚他不一定能全须全尾的出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