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5无子,比废物还不如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曹管家是好心,可他不知道林初九的真实处境……

对林初九来说,萧王府的下人也好,林家的下人也好,都没有什么区别。这两府的下人都不会把林初九当主子,他们的主子一身令下,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下手杀林初九。

现在,林初九已决定紧抱萧天耀的大腿,又怎么会做出左右逢源的事。更何况,这事也不是她想左右逢源就行的,她和林夫人已破撕破了脸,又坑了林夫人一大笔银子,林夫人绝对不会放过她。

与其把林府的下人留下,让萧天耀怀疑她,她宁可做绝一点,横竖她那个渣爹有太子女婿后,是绝对不会站在她这边的,说不定还要她自我牺牲,为太子做内应,好弄死萧天耀。

与其把自己弄得里外不是人,不如先下手为强,让人看到林夫人这个继母,对她这个嫡长女多恶毒。

林初九拒绝了曹管家的好意,让曹管家把人全部送走。当然,送回去时,一定要声势浩大,让京城那些爱看热闹的人都知晓,林家夫人给嫡长女安排陪嫁的人,却不肯把卖身契给嫡长女,想把手伸到萧王府。

曹管家听到林初九的话,脸色那叫一个精彩呀

曹管家一大把岁数了,他还真没有见过,谁家的姑娘这么坑自家娘家的,这林姑娘果然不一般。

既然林初九这么说了,曹管家也不好再劝,他之前劝那一句已是私心,因为林初九昨晚救的曹林,就是他儿子。

投桃报李,曹管家虽然没有明面上道谢,可暗地里也帮林初九敲打了那个四个丫鬟,让她们尽心服侍林初九。

林初九不知这一茬,见这个四个丫鬟低眉顺眼,收拾屋子、打水、端饭菜什么的都做得妥妥当当的,忍不住在心中道:和林夫人相比,萧天耀的段数实在高太多了,从丫鬟就能看出来。

要是林夫人给她的丫鬟,能规规矩矩的做好这些,林初九也不会去找茬。她对丫鬟的要求真不高,她不需要丫鬟对她死心踏地,把她当主人、当恩人、当姐妹。她只要丫鬟安分一点,能保证她的生活质量,不拖累她就行,至于其他?

只要不太过分,想爬萧天耀床干什么的,她都可以接受的。

林初九终于美美的泡了一个澡,吃饱后休息片刻,又喝了一碗热姜汤。一番折腾下来,林初九精神多了,脸色也红润了起来。

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呀!

虽然左肩有伤,可对林初九来说,来到这个世界至今,也就算今天过得最舒心……

林初九小日子舒心了,萧天耀却没有她那么好的命。虽然萧王府对外宣布,萧王爷和萧王妃受了惊吓,要闭门休养,可萧天耀这几天是绝对没有时间休养的……

今天一大早,一车车尸体由萧王府拖出去,大理寺、监察院和枢密使大门口全是尸体,一俱俱整齐的摆放在大门前。

除了尸体外,还有上百架强弓和强弩,虽然上面没有任何标记,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,这些东西都是军方的,就算不是军方流出来的,也不是普通人家能拿出来的。

要知道,在东文国是不允许任何人私藏、私造武器的,而且和武器相关的材料都是朝廷管制,一般人根本得不到。

和尸体、弓箭一同送到的,还有萧王府的状纸。萧王府状告枢密使、监察院、九门提督、顺天府伊、京都禁卫军首领、内务府总管太监。

总之,凡是可以扯上关系的人,萧王府一个都没有放过,状纸重重三十八页,其中有三十页写得是被告人的名字和官职。

萧王府告他们玩忽职守、告他们与刺客勾结、告他们私藏、私造武器、告他们藐视法纪,谋杀当朝亲王。

十八条罪状,每一条罪状,都足已灭这些人三族以上,可萧王府却一连写了十八条重罪。

人证、物证和状纸,一同递到官府,萧王府的人做完这些事便不再多言,只道他们相信朝廷,朝廷定会给萧王爷一个公道,不会让为保护国家而受伤残疾的功臣心寒。

萧天耀这一招极狠。不仅将自己定位在道德的置高点,还当众撕开皇上的假面,把应该放在暗处处理的事,全部放到明面上,这么一来皇上就是想不作为都不行。

“老四,你够狠!”皇上气得将奏折和状纸全部扫落在地上,可就是这样还不解恨,皇上抓起桌上的砚头,就朝跪在案前的人砸去:“滚!”

嘭……那人被砸得头破血流,却不敢吭一声,捂着脑袋就飞快地走了出去,看他自上的官服,正是一名武将,也就是被萧天耀状告的禁军统领。

只是,京城一夜之间,潜入数暗刺客暗杀萧王爷,他这个禁军统领怕是要当到头了。

“皇上息怒。”皇上的心腹太监,小心翼翼的凑上前,“皇上,萧王现在就是一个废人,一辈子都站不起来,也不会有子嗣,皇上您实在不必和一个废物生气。”

心腹太监特意咬重“废物”二字,他知道这两个字皇上爱听,私底下皇上叫萧天耀就是叫废物,拍皇上马屁的大臣也明里暗里,叫萧天耀为废物王爷。

果不其然,皇上听到这话脸色稍好,可依旧不解气,“那帮没用的东西,连个废物都解决不了,简直是连废物都不如。”

“皇上您息怒,这一次确实是几位大人大意了,毕竟谁也没有想到,萧王除了手上的亲兵外,暗地里还有一股这么强的势力。这次虽然损失了一些人,可好歹我们查到了萧王的底牌,下次……”心腹太监阴恻恻的笑了一声,“下次,萧王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“你说得没错……”皇上听到这话,脸色总算平静下来了,唇角甚至还泛起一丝笑,“能把他的底牌逼出来,也不枉朕牺牲那么多人。下一次,朕必取他性命。”

“皇上英明。”心腹太监很有眼色,立刻把奏折和萧王府的状纸摆在皇上面前,等皇上批阅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对不起,今天发晚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