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回门,断所有的后路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王大婚当夜遇刺,这绝对是京城头件大事,可是……

萧王把刺客送到大理寺、监察院和枢密使的事,令皇上颜面大失,虽然皇上没有当众说什么,可权贵大臣们个个都是人精,给他们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私事议论此事。

这件事就像皇帝的新装,这些权贵大臣心里明白,可人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,一句不提,就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,反倒是曹管家把林家下人送回的事,引得众人谈论

“林夫人这事做得真蠢,萧王是那么好胡弄的?她还真以为萧王和她姐姐留下的那个女儿一样,任她说什么就是什么?”

“什么京城第一慈善人,什么为照顾亲姐姐的女儿,不惜嫁做继室,原来都是假的,内里居然这么狠,这次总算把她的美人皮撕下来了。”

“林夫人还以为萧王和那个没脑的大小姐一样好拿捏,我看她这次怎么收场。”

发生这样的事,落井下石、人云亦云的有,可仔细用脑子思考的人也有。

“林夫人怎么会做这么蠢的事?这不像林夫人的作风,这么些年林夫人做事滴水不漏,明知她是在捧杀前夫人的女儿,可谁不说她一句好。”

“许是担心林家大姐儿嫁入王府,她管制不住,便想从下人那里入手。”

“谁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过是一笔糊涂账,萧王府把人送到林家,当众打林家的脸,林夫人就是没做也是做了。”

……

众人各有各的猜测,各有各的看法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大家都在等林夫人行动,而林夫人此时,正在给林相解释。

“老爷,这么多年来,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?我是不喜欢初九,可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动手脚。我把陪房的卖身契留下,这不是明显留把柄给人抓吗?”林夫人双眼微红,泪水在眼眶打转,一副要落不落的样子。

这样的林夫人无疑是美的,也是惹人心怜的,林相就忍不住将人搂到怀里,“夫人别伤心,初九那孩子牛心左性,让夫人受委屈了。”

林夫人趁势依偎在林相的怀里,委屈的道:“老爷说得什么话,我们是一家人,我受点委屈不算什么,最主要的是这事我们要怎么办?这事闹得沸沸扬扬,无数人在盯着,我们林家不管怎么做都是错。”

说到这里,林夫人哽咽一声,眼中的泪终于落了下来,却不肯让林相看到,而是将脸埋在林相怀里,肩膀一抽一抽的……

“夫人别难过,明天我就去萧王府,萧王虽贵为亲王,可也不能随意诬赖朝廷命官。”林相坚定的认为,这事是林初九无中生有,故意挑事。

这事说起来林夫人也确实委屈,因为她真得没有留下那些陪房的卖身契,但卖身契也不再林初九手里,卖身契在林府,林婉婷的房里。

至于这些卖身契是怎么到林婉婷手上的,就是林婉婷自己也不知晓,所以这个闷亏林夫人吃定了。

林夫人怕林相和萧王闹翻,连忙扯了扯林相的衣服,“老爷,这是一笔糊涂账,下人的卖身契不过是几张薄纸,初九要是烧了我们也不知,到时候初九一口咬定没有拿到卖身契,我们也不能去萧王府搜。”

林夫人已经把卖身契给烧了,林初九手上没有,林府也没有。

林相皱眉,沉重地点头,“夫人言之有理,可这件事我们林家断不能认。”认了他们还有脸吗?这件事闹得这么大,已经不单单是林夫人一个人的颜面问题了。

林夫人抹了一把泪,苦笑道:“萧王把事情闹出来了,这事我们不认又能如何?难不成是萧王的错?”

林夫人话里话外都暗示,一切都是萧王以权压人。

林相的脸色果然更难看了,却没有再坚持去萧王府讨公道:“罢了,就当我欠那个孽障的,回头把那些下人远远的发卖了,把发卖的银子送到萧王府,就说萧王不喜欢那些下人,我林家代卖了。”

这话还是暗示旁人林家没有错,是萧王爷无理取闹。

林夫人暗想一下,觉得这个法子不错,立刻应了下来了,转身就让林府管家去办,只等林初九和萧王回门,在大门口把这事说清,只是……

萧王和林初九连进宫谢恩,都以有伤在身推后了,又怎么可能会回门?

别说发生了刺客的事,就是没有刺客的事,萧王也不可能陪林初九回门。

回门那日,曹管家一大早就来找林初九,恭敬的道:“王妃,回门礼已经备好,只是王爷身体不适,无法陪王妃回门。”也就是说,林初九要一个人回门。

“无事。”林初九不在意的道:“我的伤也没有痊愈,太医叮嘱我卧床休养。曹管家派个人去林府说一声,就说我和王爷有伤在身,没法回门,回门一事就算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曹管家看着刚从外面回来的林初九,脸色有些尴尬。

王妃,撒谎的时候也请你稍微注意一点,看你这红润的脸色,也不像需要卧床休养的人呀。

“曹管家放心去说,我爹和林夫人会明白的,毕竟我和王爷还没有进宫谢恩呢。”林初九接过玛瑙递来的帕子,略略擦了擦额头的汗珠,便示意曹管家下去。

曹管家没法,只得再去向萧王禀报此事,请萧天耀拿主意。萧天耀听罢,抬手道:“随她。”

林初九想和林府断干净,不管是真还是假,他都成全!

“是。”曹管家虽然心有疑惑,可主子怎么说他怎么办就是。

曹管家命下人把礼物又放回库房,然后又打发人去林府通报一声,免得林府的人久等。好不容易把一应琐事处理完,正准备喝口茶休息,萧王府的亲兵却急急来报:“曹管家,不好了,曹林他出事了……”

什么?

曹管家猛得跳起,手中刚刚端起的杯子,啪的一声,摔落在地。曹管家却无心去管,而是一脸焦急的问向来人:“曹林他怎么了?”

曹林是曹管家唯一的儿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