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9求救,总算可以一展伸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来人看曹管家惊慌无助的样子,虽有不忍,可却不敢隐瞒,一脸沉重的道:“曹管家,曹林伤得最重,虽然及时包扎了,可他伤后一直高烧不退,大夫想尽办法也无法让曹林退烧。现在曹林的伤口烂了,大夫说要准备后事。”

“准,准备后事?”曹管家踉跄后退数步,只感觉眼前一黑,咚的一声栽倒在地,把亲卫吓得不行,又是泼冷水,又是掐人中,折腾了好半晌,才把曹管家弄醒。

“曹管家,你现在可不能有事,曹林还等着你……”好见你最后一面。

后面那话亲卫不敢说,可曹管家多少明白一些,紧紧的拽着亲卫的胳膊,曹管家一字一字的道:“带我去看曹林。”

曹管家醒来后,整个人像是老了数十岁,指甲嵌入护卫的手臂里都没有发现。

那护卫和曹林是好哥们,把曹管家当成自家亲人一般,这个时候也不会计较这种小事,连忙搀扶着曹管家去看曹林。

曹管家身体很好,平时走路比年轻人还要快,可这个时候却是步履蹒跚,没人搀扶根本走不动。

曹林和其他受伤的人,都被安排在西边一个独立小院,守卫看到曹管家过来立刻放行,并指了指曹林住的房间。

曹林伤得最重,住的地方离门口最近,也是最大的一间。此时大夫正在他屋子里有,屋里还有两个专门照顾曹林的小厮。

见到曹管家过来,两个小厮红着眼睛、一脸不安的上前,可曹管家眼中只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曹林,根本看不到别人。

看着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的曹林,曹管家眼中闪着泪花,哽咽的问道:“吴大夫,我儿子,我儿子他怎么样了?真得没救了吗?”

“唉……曹林伤得实在太重,我无能为力。”吴大夫是王府的老人,说话也就不拐弯抹角。

曹管家眼中的泪再也控制不住,踉跄数步,直到撞到桌椅这才停下,“怎么会这样,不是说伤口缝起来,就没事了吗?”

“原本是没事,可昨天晚上曹林突然发热,伤口红肿化脓,我想尽办法也无法让他退烧。”大夫将被子掀开,指着曹林的肚皮,“伤势恶化太快,又高烧不止,我也无能为力。”

“大夫,求求你,求求你救救我儿子。”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呀!

一向沉稳、讲究体面的曹管家,双腿一软就跪在吴大夫面前,把吴大夫吓了一跳,连忙把人扶起来,“曹管家你快起来,你这不是这折煞我,我要有办法肯定会救,哪里需要你求。”

“这么说,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儿死了?”曹管家傻傻愣愣的,眼珠子一动不动,整个人就好像失了魂一般,看得人心里一酸。

吴大夫心里很不好受,可他医术有限,实在无力救治曹林。看曹管家失魂落魄的样子,吴大夫心中不忍,咬牙说道:“请秦院正出手,曹林也许还有救。当时王爷伤得那么重,也是秦院正出手,才保住了王爷的腿。”

“秦院正?”曹管家眼睛提溜一转,可很快就僵住了,“秦院正只给皇上看诊。”除非皇上开口,不然谁也请不动秦院正。

“唉……”吴大夫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,曹管家失声痛哭,却不敢去求萧天耀,只求吴大夫想想办法,救救曹林……

吴大夫用尽办法,勉强保住了曹林的命,却依旧无法让曹林退烧。

“再烧下去,曹林就是好了,脑子也会烧坏。”吴大夫如实对曹管家道。

曹管家这两天一直陪在曹林左右,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虚弱,曹管家的心如同刀割,在吴大夫说出这话后,曹管家无力的闭上眼。

“我,我去求王爷!”

明知开口只会让王爷为难,可曹管家却无法放弃唯一能救曹林的机会。要不开口,他会后悔一辈子。

曹管家整了整衣衫,又用冷水洗了把脸,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。

萧天耀听到曹管家有要事求见,眼眸微挑,斜眼看向苏茶,以眼神寻问发生了什么事?

这两天,不管是萧天耀还是苏茶,都很忙。皇上有心想要将暗杀事件遮掩下去,草草处理了,可萧天耀却不肯同意。

幕后主使者到底是哪些人,一时半刻没法全部查出来,但皇上的嫌疑跑不掉,即使没有确实的证据,萧天耀也要皇上付出足够的代价!

这几天,萧天耀一直在和皇上博弈,目前看来效果很是不错,至少枢密使、大理寺、监察院乱做一团,禁卫军统领已下狱。

当然,这只是开始并不是结束。萧天耀以前一直将心思放在战场,极少关注朝廷的事,更不会拉拢朝廷官员,经此一事,萧天耀却准备在朝中安插自己的人手。

萧天耀最近忙得连合眼的时间都没有,苏茶比他还要惨。所以一切明里、暗里的行动,萧天耀制定计划后,都是苏茶去执行,苏茶哪里还有精力去关注萧王府的事。

“也许和你的王妃有关。”苏茶大胆猜测,却换来萧天耀一个白眼,“回去休息,脑子清醒了再来。”

“遵命!”苏茶脸一喜,转身飞快地往外走,就怕萧天耀反悔,剥夺他休息的时间…。

萧天耀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靠在后椅上,等曹管家进来。

曹管家虽然已经略作收拾,可仍不掩悲伤与老态,萧天耀俊眉微挑,隐约猜到了什么。

果然,曹管家一进来,就跪在萧天耀的面前,“王爷,奴才大胆,求您救救曹林。”

“曹林怎么了?”萧天耀没有应下,而是反问道。

曹管家将吴大夫的话,挑重点复述了一遍,说到最后直接匍匐在地,不敢起来。

“王爷,吴大夫说能救曹林的只有秦院正了,奴才,奴才实在是没有办法……”曹管家泣不成声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那样子着实可怜,只是……

萧天耀眉头微皱,“秦院正这人……”不好请!

秦院正一向只给皇帝和皇室宗亲看病,从不给普通人看病,再加上这段时间,他和皇上对着干,皇上不一定会让秦院正给他的属下医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