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5求情,相信她一次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不知道有人监视她,但有吴大夫和曹管家在她也不会乱来,她已经把药瓶藏好了,只等输液结束,找个机会把药瓶收起来就好了。

曹管家担心曹林的安危,一进来就寻问了曹林的情况,得知曹林一切稳定时,曹管家长吁了口气。

他倒是想要一直留下来陪曹林,可他是萧王府的管家,府上有大多事情等着他安排,他没法继续留下来,只能不舍得离去。

吴大夫虽然也有不少伤员要照看,可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,吴大夫搬了个椅子坐在林初九对面,大有和林初九秉烛夜谈的架势。

能在M国拿到医学博士,林初九临床实践也许没有吴大夫多,可医学理论绝对扎实,和吴大夫就是说三天三夜也不成问题。

吴大夫和林初九说得兴起,这就苦了翡翠和珊瑚两个丫鬟,她们根本听不懂林初九和吴大夫在说什么?

林初九正好抛出一个理论,吴大夫陷入沉思中,林初九借这个机会,让翡翠和珊瑚两人轮流去休息,不然一晚上下来人都要熬坏。

翡翠、珊瑚倒是想要坚持,可她们白天没有睡,这一晚上实在撑不住,只得告罪一声,轮流回去休息。

“你也别站着,坐着吧,一晚上下来能要人命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林初九指了角落里的小椅子,示意留下来的珊瑚坐过去。

珊瑚谢了一声,也不再强撑。

人都打发了,林初九走到病床前,装模作样的检查一番,背着身子挡住身后人的视线,给曹林拔了针,并将空的盐水瓶放回医生系统。

吴大夫和珊瑚没有注意,屋外的探子倒是盯着林初九看,可林初九背对着他,他根本看不到林初九做了什么,只见林初九在曹林床前站了片刻后,转身从药箱拿出一根透明的管子,甩了甩手便塞到曹林的嘴巴里。

一柱香后,林初九将透明的管子取出来,对着烛光看了一眼,说了一句:“低烧,问题不大。”

“又烧了起来?”吴大夫听到林初九的话,猛地站了起来,紧张的上前。

“正常现象。”林初九安抚了一声,吴大夫这才放下心来,两人又坐回去,继续未完成的谈话。

林初九睡了一个下午,虽然睡得不太安稳,可晚上也没有什么睡意。吴大夫却不同,他白天在这呆了一天,到半夜吴大夫就撑不住了。

精神头足,可身体吃不消。

吴大夫还想要硬撑,却被林初九劝说走了,“做大夫的哪能没个好身体,我就在萧王府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吴大夫想想也是这么一个事,王妃和气好说话,以后有的是请教的机会,遂不再坚持,告辞离去。

吴大夫走了没多久,曹管家就来了。即使已经累到不行,可曹管家仍舍不得去休息,林初九自知劝说无用,索性一句话都不说。

曹林的病情已趋于好转,不需要大夫一直盯着,林初九让曹管家两个时辰后叫醒她,便带着珊瑚在旁边房间休息。

林初九去休息,隐卫便回去复命,只是……

林初九一晚上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,隐卫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汇报,只能干巴巴的把晚上发生的事,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,至于林初九和吴大夫的谈话内容?

对不起,隐卫实在记不住。

萧天耀听罢,手指在扶手上轻敲了两下,随即问道:“苏茶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坐在一旁极没有存在感的苏茶,轻声开口:“林初九是真的会医术,也许她没有骗我们。”

“这些年,她一直是装的?”萧天耀俊眉微拢,似乎不敢相信,自己被一个女人耍了。林初九装了这么多年,他居然没有发现,这个女人的心机也太深了。

“林初九的亲娘死因可疑,林家后院并不像外界看到的那般太平,也许林初九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苏茶对林初九颇有好感。

新婚夜那天发生的事,苏茶知道的一清二楚。对于关键时刻,能出手救萧天耀的人,苏茶都有好感。

苏茶小心地打量萧天耀的神色,见萧天耀没有生气,试探的道:“天耀,看在她救过你一次的份上,能不能给她一次机会?”

“本王说过,只要她不背叛,本王便不会杀她。”萧天耀自认自己虽不是君子,可也是言而有信之人。

“那进宫一事?”苏茶眼睛一亮,满怀希望的道。

萧天耀脸一沉,“苏茶,你得寸进尺了。”

“咳咳,你当我什么都没有说。”苏茶立刻闭嘴,再不敢多言。

流白和苏茶合作多年,两人早有默契,流白立刻开口:“天耀,墨神医已经准备好了,他说随时可以为你医治,只是不知你要选择在哪里医治?”

“就在萧王府。”墨神医是萧天耀花了心血寻来的人,如果墨神医没有办法医好他,他只能去其他三国和中央帝国求医了。

“墨神医说,要寻安静的地方,便于养伤。”流白再次说道,显然是不太赞同在萧王府医治。

“萧王府最安全。”经过上一次刺客事件,萧王府的防卫加强了不止一辈,里里外外都清了一遍,虽不敢保证百分百干净,但萧天耀所住的院子,绝没有奸细进来。

流白想想也是,清静的地方不安全,那就不清静了,“好吧,我会安排好。”

“嗯。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又说了几句事,便让流白与苏茶退下。

流白身上有好几件事要办,匆忙回去了,苏茶却磨蹭了一下,萧天耀不满的皱眉,“有话快说,别像个娘们。”

苏茶被狠噎了一下,可又不敢和萧天耀较真,只能独自生闷气,“墨神医真得能相信吗?我总觉得他答应得太容易了。”

苏茶常年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,知道像墨神医这样的高人有多么难缠,可流白这次却轻易请动了墨神医,让苏茶有那么一点不安。

“本王自有安排。”萧天耀没有说信,也没有说不信。苏茶知道萧天耀心中自有章法,也不再多言,默默退下,走之前提醒萧天耀早点休息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却没有如苏茶所说的去休息,而是静静地坐在屋内,右手撑着脑袋,不知道在想什么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感觉到自己萌萌哒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