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9刁难,进宫秀幸福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不是神,事情不会以她的意志力为转移,不管她有多不乐意,都无法改变她要独自进宫谢恩的事实。

天不亮,林初九就被拉起来梳妆打扮,林初九知道进宫不是小事,她的不能在妆容上失礼,即使不耐烦也极力配合四个婢女,任她们在自己的脸上涂涂画画,给她换上层层叠叠的宫装。

等到她在四个美婢巧手妆扮下,变成端庄大方、高贵优雅的美人时,饶是林初九也不得不赞一声:美!

原主长得很好看,皮肤白皙、身形修长,凹凸有致,可脸蛋却不是艳丽而是大气、端正,没有一丝媚俗之气,一看就是正宫娘娘的长相。

林初九一直都知道原主底子不错,只是她那好继母,平时给她准备的衣服,不是色彩繁复、艳俗张扬的,就是和她那白莲花继妹一样,素得不能再素的白莲花套装。

而这两款衣服都不适合她,穿在身上会将她的优点掩盖,缺点放大,和打扮得宜的继妹站在一起,长相更出色的她反倒会沦为衬托品。

“王妃真漂亮。”珍珠、玛瑙忍不住赞道。

平时林初九虽说穿的得体,可到底随意了一些,虽然也好看却没有盛装打扮的气势。

现在的林初九,才真正有萧王妃的气势与派头。

“漂亮就好。”林初九对着铜镜仔细检查一番后,确定自己明艳动人,气色极佳后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她今天进宫是去谢恩、秀幸福的。不管宫里的人怎么想,她今天都要宫里的人知道,她林初九嫁到萧王府很幸福,过得很好。

为了全方位打击对手,林初九不仅打扮的漂亮,出手还非常大方,随手就给了翡翠一盒东珠,让她进宫时打赏下人。

林初九手上的东珠一颗颗硕大圆润,是她好继位费心买来的,不过却镶嵌在不合宜的首饰上,林初九让人拆了,今天带进去宫去打赏宫女、太监。

林初九就是这么一个死要面子的人,不管她在萧王府过得多差,不管萧天耀对她多不好,她都不会告诉外人,给外人诉苦。

在外面,尤其是在宫里,她会竭力表现最好的一面,让所人都知道她过得很好、很幸福,萧王很看重她。

她是没有娘家支持的人,她在京城唯一的依靠就是萧天耀,只有让京城那群人知道萧王很重她,她在外面才不会被人轻视,在皇城才能端出萧王妃的架子,让人不敢小视。

哭诉流泪虽然能博同情,可同情值几毛钱?而且同情过后还能有什么?

听下人来报,马车已准备后,林初九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,右手轻抬,扶着玛瑙的胳膊,清冷而骄傲的道:“我们走。”

原主礼仪很好,林初九捡了个便宜,虽不至于仪态万方但却优雅得体,让人挑不出错来,唯一不对的就是气场太强!

“我怎么感觉,王妃像是去上战场。”

“王妃好吓人,我都不敢抬头看了。”

翡翠和珊瑚拍拍心口,忙跟了上去……

曹管家站在门口,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,心有余悸:和王妃对视时,他居然有一种见到了王爷的感觉,太可怕了!

曹管家缓了老半天才平静下来,匆匆赶到萧天耀的院子,将林初九的一言一行如实相告,萧天耀难得露出一抹笑,赞了一句:“倒是个聪明的。”还知道狐假虎威了。

曹管家见萧天耀心情颇好,大胆说了一句:“王爷放心,王妃不是好欺的,在宫里定不会吃亏。”

萧天耀脸上的笑立刻阴了下来,“本王什么时候担心过她,多事!”

“是,是,是,小的多嘴。”多事的曹管家立刻噤声,忙退了出去,出了萧天耀的院子,才敢小声的抱怨:还说不担心,真要不担心怎么会特意吩咐下人,给王妃准备衣服、首饰?

不担心,怎么会特意让人进宫,给太妃递话?

不担心,怎么会特意让珍珠、玛瑙几个陪王妃进宫?

明明心里就担心,还嘴硬,王爷真是太不可爱了。

抱怨完了,曹管家心里舒服多了,晃晃悠悠的去看望曹林。

还是王妃好,人美又好说话,平时随和得很,可出门应酬也不丢人,皇上这次赐婚可真是赐对了。

曹管家口中的好人林初九,此时正站在宫门外,冷着一张脸,教训拦路的侍卫,“好大的胆子,本王妃的车架你也敢拦?”

“萧王妃恕罪,卑职只是按规矩办事。”守宫门的八个侍卫齐齐跪在林初九的马车旁,虽然人跪了下来,可气势十足,丝毫不将林初九放在眼里。

“规矩?让本王妃在宫门外下车就是规矩,这是哪门子规矩?你们跟哪位将军学的规矩?”林初九真觉得厌烦,还没有进宫门就给她下马威,什么东西,真当她是软包子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。

“王妃息怒,奴婢这就代您教训这些不知事的小兵。”玛瑙轻声劝说着,怕林初九一怒之下,又和以前一样暴打侍卫。

做主子看哪个不高兴了,根本不需要亲自出手,自有她们做下人的出手。

林初九侧头看了玛瑙一眼,笑而不语。

皇宫侍卫身上都是有品级的,连她这个王妃都不看在眼里,又怎么会将萧王府一个丫鬟看在眼里。

果然,侍卫没有给玛瑙面子,执意要林初九在宫门下车直接走进去。

宫门前下车没有错,可堂堂萧王妃需要走进宫?

简直是笑话。

事情没有办成同,玛瑙一脸羞愧的请罪,林初九摆了摆手,并没有放在心上,就在众人以为林初九会妥协时,林初九突然拎起裙子,抬脚踢向面前的侍卫,“一条看门的狗,也敢为难本王妃,真当自己是个东西!”

那侍卫不察,被林初九踢得摔了出来,又惊又怒,捂着胸口愤恨的道:“萧王妃,即使您贵为王妃也不能胡乱打人,今日之事卑职定要讨个公道。”

“公道?好,本王妃今天就给你们公道。”林初九脸色一沉,“来人。”

“王妃,”萧王府的侍卫上前,恭敬的行礼。

林初九完全无视,指着跪在地上愤愤不平的侍卫道:“他们八人意图行刺本王妃,将人捆了送到大理寺去。大理寺不收就收去监察院,监察院不收就送去枢密院,给本王妃大张旗鼓的送,一路送一路说皇宫侍卫要杀本王妃。”

反正萧天耀也做过这样的事,可见萧天耀也是不把皇上看在眼里的,她怕什么了了!

“萧王妃,你不能,不能诬蔑我们。”八个侍卫脸色大变,完全想不到林初九会这么无耻。

“不能?你们是什么东西?胆敢和本王妃说不能?本王妃需要诬蔑你们什么?本王妃说你们刺客我了,你们就刺杀我了。”在萧王府有萧天耀那个混蛋在,她摆不出王妃的架子,在外面她还怕谁?

“动手!”林初九后退一步,萧王府的侍卫上前准备将人拿下,可就在此时,太子带着一群人走来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