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4试探,偶遇病皇子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上赐膳是荣耀,象征意义大余吃,想要在饭桌上享受美食几乎不可能。当然,这并不是说御厨的手艺不好,相反御厨的手艺很好,只是在沉闷的饭桌上,再好吃的饭菜也会变味。

林初九除了最先行礼外,在饭桌上就没有发出一点声音,将餐桌礼仪发挥到极致,让人挑不出错来,待到皇上放下碗筷,林初九也不管自己有没有吃饱,跟着放下碗筷,就着宫女端来的水漱了漱口。

皇上也知道自己不受欢迎,用完膳后并没有久留,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,林初九本想跟着告退,可七皇子却先一步拉着她,要林初九陪他玩。

林初九皱眉,可七皇子完全不给她说话的机会,直接缠着皇后,要皇后同意。

皇后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初九,小七在宫里,身边不是太监就是宫女,也没个人能陪他玩,难得你进宫就陪他玩伙。这孩子一向和你亲,也只有你在他才能放开来玩。”

皇后一脸慈爱的拉着七皇子,气质依旧高贵端庄,可眉眼间的慈爱与宠溺却骗不了人。这才是母亲对孩子的态度,而皇后与太子之间更像是上下级。

皇后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林初九根本没有办法说不,只能笑着说好。

林初九一点头,七皇子就欢快的跳了起来,“皇婶最好了,我最喜欢皇婶了。”

“怎么?你皇婶来了就忘了母后了?母后对你不好?”皇后故作吃醋,七皇子又忙去哄皇后,七岁的小孩嘴巴像是抹了蜜一样的甜,让人没办法不喜欢。

林初九一脸笑容的站在原地,待到七皇子哄好皇后,才与七皇子一道往外走。不过并不是之前走过的路,而是在七皇子的提议下,在宫里绕了几个圈子。

“皇婶,我们刚刚吃饱,多走走好消食。”这是七皇子的原话,林初九不知七皇子要做什么,点头允了。

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。她搞不定萧天耀,还能怕七皇子一个小毛孩子不成。

林初九带着四个侍女,七皇子带着两个太监,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在宫里,七皇子一路蹦蹦跳跳,也不需要宫人引路,拉着林初九东看看、西看看,很是欢快。偶尔遇到几个后宫的妃子,不过品级都不高,没有资格受林初九的礼,反倒要给林初九行礼。

走了大半天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和事,林初九一度怀疑自己想太多了,七皇子一个小孩子哪有这么重的心机,可就在此时,他们遇到由太监推着出来的三皇子。

“三哥,”七皇子一脸惊讶,松开林初九的手,就跑到三皇子身边。

三皇子,萧子安,周贵妃的儿子,先天残疾,双腿不良于行,靠太医精湛的医术和皇家各种秘药,才保住双腿不萎缩,正常成长。

三皇子因腿疾常年住在宫里,林初九之前没有见过他,这是第一次。而林初九之所以一眼就认出三皇子,除了他坐在轮椅上外,还有就是三皇子让人过目难忘的外表。

传闻,三皇子长相俊美无双,气质温润端方如同谪仙一般,让人一眼便忘不了。

有见过三皇子的人说,你不认识三皇子不要紧,你只要看到他,就会知道那就是他。因为整个东文再也找不出第二个,像三皇子那般隽逸风流的男子。

只一眼,林初九就知道这个评价半点没有夸大。面前的男子眉目如画,宁和美好,静静地坐在那里,便让人明白什么叫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

饶是见惯各式美男的林初九,在见到三皇子的刹那也有片刻的晃神。

“皇婶。”萧子安主动上前问好,眼神清澈,干净的不染尘埃,好看的唇线微扬,即使是坐在轮椅上,也无法掩饰周身的风采。

这男人,简直是天下女性的公敌,他的一举一动自然得体,完全没有招惹旁人的意思,可看到他的人却不由自主的对他心生好感。

你自无心艳丽了眉目2C却不知旁人已为你倾倒。

林初九暗赞了一声,收回打量的眼神,回以一个温和真诚的笑,“三殿下。”面对上三皇子,根本没法带上恶意,他周身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平和下来。

看到三皇子,林初九不免想到萧天耀,同样是残了双腿,为什么萧天耀就那么暴躁,他怎么就不能和三皇子学学呢?

七皇子在三皇子面前没有小孩的跳脱,稳重的像个小大人,一言一行皆规矩有礼。

三皇子也没有把七皇子当小孩敷衍,很认真的与七皇子说着话,同时不忘林初九的存在。

只不过,他们此时正在路中央,实在不宜久聊,说了两句后,萧子安便道:“皇婶和七弟要去哪?要我让人给你们带路吗?再往前就是清和殿,是皇宫西北角,没有路可以走了。”

“三哥,我和皇婶就在宫里走走,一不小心就走到这里来了,正准备回去就遇上了你。”七皇子笑着解释了一句,眉眼间尽是天真与纯粹,让人没法心生怀疑,可是……

林初九却不由的多想了一些,她可以肯定七皇子带她来这里并不是意外,只是七皇子到底是何意呢?

为了让她认识传说中的三皇子,然后让她拿三皇子和萧天耀对比?

有没有这么幼稚?

“我正好要去给母妃请安,我送你们。”萧子安说话时,眼神落在林初九的身上,欲征求林初九的意见,可林初九还未表态,七皇子就拍手就好,“好啊,好啊,三哥,你就应该多出来走走,你看耀皇叔双腿也不能行走,可耀皇叔就不会和三哥你一样,天天呆在清和殿不出来。而且耀皇叔也不会像你一样认命,我听太子哥哥说,耀皇叔正延请天下名医给他医治,到时候名医要是治好了耀皇叔的腿伤,我一定去求耀皇叔,让皇叔派名医给三哥你治腿,到时候三哥就再也不用坐轮椅,可以走遍天下了。”

七皇子虽然说话直接,可话中却处处都透露出为萧子安着想的意思,至于他心里是不是这样想,旁人就不得而知了,不过……

林初九却知道,萧子安并不像七皇子所说的一样认命,因为坑主人的医生系统完全不顾主人的意愿,正拼命的提醒她,有病人需要救治,而这个病人没有意外就是萧子安,只是……

在宫里,她要怎么出手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