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0利手,想讨王妃欢心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被人指着鼻子骂没用,真的是一件很窝火的事,要不骂回去都对不起自己,可是……

对上萧天耀冰冷幽深的眸子,林初九刚燃起的小怒火又熄灭了,耷拉着脑袋道:“没用就没用吧。”总比没命的强,她忍还不行。

林初九觉得再这么忍下去,总有一天她不是在沉默中暴发,就是在沉默中变态。

“真没用!”萧天耀走了两步,又转头说了一句,嫌恶的语气,轻蔑的态度真的让人不生气都不行。

林初九咬牙切齿,“你……不要太过分了!”真当她是软柿子,想怎么捏就捏吗?

她已经忍萧天耀很多次了

“过分?本王就是过分,你又能如何?”萧天耀眼眸上挑,一脸轻蔑,径直在轮椅上坐下。

没有萧天耀高大的身躯挡光,林初九面前瞬间亮堂起来,也清楚的看到萧天耀眼中的鄙夷与轻。

那一眼,深深的刺伤了林初九,她真心觉得萧天耀欠揍,她又没有欠萧天耀什么,更没有求萧天耀什么,萧天耀平时用看垃圾的眼神看她。

不知道独自奋斗在异乡的优秀孤儿,都是极度自傲的自卑者吗?

林初九眼中蓄着耻辱的泪水,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,凶狠的瞪了回去:有权有势了不起呀,舍得一身剐,敢把皇上拉下马,惹急了她,她拼着命不要,也要拿萧天耀同归于尽。

“怎么?胆子肥了?”萧天耀笔划着手中的箭,威胁意味十足。

如果是平时,林初九必然会忍下去,可她今天真得是受够。她做错什么了,这些人一个两个都威胁恐吓她?

皇上,皇后……太子,回到家还有一个萧天耀,她就那么好欺负吗?

“王爷,你别忘了,我是圣上亲指的萧王妃。”林初九冷着一张脸,一个字一个字说道。

“怎么?要拿圣上压我?”萧天耀眼中,微不可察的闪过一抹失望。

终于,要暴露出来了吗?

他就知道,圣上指这么一个人来他府上,怎么可能单纯。

“不,我没那个能耐拿圣上压王爷你,我只想告诉王爷,除非我跟人通奸、犯下不可饶恕的错,不然……就算是死我也是萧王妃。同样,王爷你要死了,我也一样能继续做我的萧王妃。”最后三个字,林初九咬得特别重,威胁意味明显。

“你威胁本王?”萧天耀冷着一张脸,却没有生气的迹象。

林初九摇了摇头,“不,我不敢威胁王爷,我只是陈述这个事实。”想要萧天耀死的人,从来都不是她,她就不明白萧天耀为何要针对她。

难道她还不够配合吗?她入萧王府后就一直乖的不行,不仅不插手萧王府的事,还第一时间将林家下人打发走,她不明白萧天耀还有什么不满?

“想要本王的命,凭你还没那个能耐。”萧天耀一脸嘲讽,却没有之前的鄙夷与轻蔑。

他发现林初九骄傲且敏感,似乎很反感旁人用鄙夷的眼神看她,真不知林家骄纵不可一世的大小姐,怎么会有这么敏感的性子?

本以为林初九不会说什么,没想到林初九却冷笑一声,一脸高傲的道:“大夫要杀人,你防不胜防,除非你这辈子不生病、不看大夫。”

说完,丢下萧天耀就往外走,丝毫不在乎萧天耀会不会发火。

“大夫杀人,防不胜防3F”萧天耀若有所思的看着林初九的离去的身影,直到侍卫小心翼翼的进来,给萧天耀汇报外面的情况,萧天耀才收回视线。

不出所料,刺客跑了,侍卫连影子也没有看到。萧天耀没有为难侍卫,而是将手中的箭丢到侍卫面前,“去查一查,这些箭是哪来的。”

新铸的箭镞,又是军方用的精铁,一般的作坊可做不出来。

“是,”侍卫退下,走到门口又听到萧天耀道:“去把流白找来。”

流白听到萧天耀又遇刺,不需要萧天耀找便主动过来,确定萧天耀没有受伤后,流白便查看墙面的伤痕。

“箭虽然从新改装过,但看箭射来的轨道和力道绝对是周肆没有错。周肆这个人口碑很好,他不接则已,一旦接下某个任务就不会中途放弃,哪怕雇主收手他也不会放弃。”流白颇为担心的看向萧天耀。

周肆就是在萧天耀大婚那晚,连发三箭,差点射死林初九的人。

被这样的一个人盯上,真不是什么高兴的事。

“周肆?”萧天耀轻敲桌面,一脸嘲讽,“不过是个刺客,本王还不放在眼里。周肆虽厉害却不是杀手界的第一人,凭他还没有资格在本王面前张狂。”

“你想怎么做?”流白眼前一亮,他知道萧天耀这是要反击了,周肆肯定要倒大霉。

“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本王没有闲情雅致陪他玩,杀手收钱买命,本王就花钱买他的命。”萧天耀往背椅上一靠,慢条斯礼的道:“悬赏十万两,本王要周肆的命。”

杀手最了解杀手,能用银子解决的事,就没有必要烦恼。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流白忙点头,迫不急待的就想去做这件事,可刚转身就被萧天耀叫住了,“等一等。”

“还有事?”流白忙顿住脚步,转身问道。

“墨神医那里,让他们再等十天,十天后再来给本王医治。”林初九提醒了他,他不得不谨慎,“另外,让墨神医将所用的药材,列一张清单给本王过目。”

“啊?是出了什么事吗?”流白隐约察觉到不对,可又想不出哪里有问题。

“没有,你按本王的意思办就行。”萧天耀没有和流白多说,和苏茶相比,流白单纯多了。

“我明白了,只是……”流白摸了摸脑袋,有些为难的道:“这么做会不会让墨神医不高兴?他要是不尽心医治你怎么办?”

明明是他们费尽心思请墨神医来,现在又不相信对方,换作任何人也高兴不起来。

“告诉墨神医,本王的王妃爱好医理,想要知道用什么药可以医好本王的伤,而本王想要讨她欢心。”萧天耀何不客气的拿林初九当挡箭牌。

林初九懂些医理的事,只要用点心思一查便知,至于墨神医信不信那就与他无关,他给足了对方面子。

“这个理由也行?”流白愣了一下,随即又觉得挺对的,有个理由总比什么都不说,让墨神医以为他们不信他的强。

“为什么不行?本王喜欢王妃,想讨王妃欢心再正常不过。”萧天耀说得理所当然,前提是忽略他眼中的寒意,和没有一丝感情起伏的语调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感谢给我打伤的亲们,太谢谢你们了。稍候还有一更……关于错字,我哭晕在厕所。我发上来之前都会看一遍,看样子我还是不够仔细,唉……继续哭一伙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