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冷血,还能活几年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吴大夫一头雾水,却只能将满腹疑问埋藏心底,老老实给林初九诊断,如果能解了林初九的毒也算是结了一场善缘。

吴大夫再次给林初九诊脉,这一次花费的时间比上次还要多,眉头也皱得更紧。

好半天,吴大夫才松开林初九手,却没有将诊断结果说出来,而是起身打开自己的药箱,从里面取出个白玉小碗和一把锋利的小刀。

没错,吴大夫诊不出林初九中了什么毒,只能别的法子来验证。

十指连心,吴大夫取了林初九手指上的血,滴入白玉小碗中。

啪嗒一声,鲜红的血落在白玉小碗里,却没有散开,而是像荷叶上的露珠一样,在玉碗里来回滚动。

吴大夫轻轻一晃,血珠在小碗里滚来滚去,却没有弄脏小碗半分。

片刻后,吴大夫取了一小撮白色药粉洒在血珠上,又轻轻摇晃了小碗,只见玉碗中的血珠渐渐变得暗淡无光。

“这……”吴大夫看着玉碗里的血珠,半天不知如何反应。

吴大夫手中的白玉小碗,乃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药碗。制作药碗的白玉,用秘药浸泡了百年,可辨别百毒,可现在药碗却无法辨出林初九中了什么毒。

“如何?”久久等不到答案,萧天耀不得不开口寻问。

“王爷……”吴大夫现在明白了,王爷只是知道王妃中了毒,这毒并不是王爷下的。

吴大夫苦着一张脸,将药碗捧到萧天耀面前,“王妃中的毒甚是奇怪,短时间内不会致命,只会让王妃慢慢耗尽精气而死。”

林初九身体内的慢性毒药,与其说是毒药不如说是一剂特殊的药,不瞬间致命只会让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。累积到一定的时间,五脏六腑就会衰竭,看起来就像是正常死亡,哪怕是仵作也查不出来。

一般人很难看出来,要不是林初九最近在用药调养,将毒性激发了,吴大夫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查出来。

“可有解药?”萧天耀一向只关心重点。

“没有,”吴大夫硬着头皮道,怕萧天耀生气,又补了一句:“小人猜测王妃中的慢性毒药,并不是什么毒物,而是由数十种、乃至上百种药材制成的药剂。”

“这么说,此药无解?”萧天耀冷声问道,听不出喜怒,吴大夫不敢直说,只道:“许多药草的药性相克,按一定比例配在一起,效果堪比毒药,除非能找到给王妃下药之人,将药方取出来,再一一破解。”

“她还能活多久?”萧天耀冷情的问道,没有一丝不舍。

吴大夫倒是不意外,在王爷手底下这么多年,他深知王爷的脾性,只是心里为林初九可惜罢了。

不过,王妃身上的毒又不是王爷下的,就算要怪也怪不到王爷头上。

吴大夫略一斟酌,才道:“如果好好调养的话,或者下对了药,应该能活十来年,要是不调养,或者用错了药,也就是这几年的寿命了。”

“嗯,好生调养。”萧天耀点了点头,知晓是怎么一回事后便不再久呆,推着轮椅走了出去,将林初九交给了吴大夫和下人。

翡翠和珊瑚等到萧天耀走了才敢进来,一进来就问道:“吴大夫,王妃怎么样了?”

“王妃身子有些虚弱,我开两副药,让王妃好好休息两天就好了。”萧天耀虽然没有警告吴大夫,不可将林初九中毒的事外传,可在萧王府多年,吴大夫很清楚什么能说,什么不能说。

翡翠和珊瑚长松了口气,“王妃没事就好了,说来王妃今天也确实是累了。一大早就起来准备进宫一事,在宫里连口热茶都没有喝,出了宫也是一刻没有停歇。”

两个丫鬟越说越心疼,吴大夫唏嘘句,说道:“你们好好照顾王妃,平日的饮食以清淡为主。王妃身子虚需要好好补补,回头我给王妃开个食疗的方子,你们派个人去取。至于药材和食材,我刚刚已经给王爷禀报了,缺什么找曹管家要就行了。”

吴大夫想到林初九毫不藏私的给他讲医学知识,心里有些不忍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便想多帮林初九一把。

翡翠和珊瑚忙点头道谢,好心情的打趣了一句:“王爷对王妃真好。”

吴大夫干笑一声,想到王爷听到王妃命不久矣时的淡漠,只觉得这两个丫鬟想太多了。

留下方子和药,吴大夫也不久呆,背着药箱就走了。

第二天早上林初九就醒了,只是人却很虚弱,在吴大夫的强制要求下,林初九只得卧床养病。

林初九知晓自己的情况,没有和吴大夫争辩,老老实实的养病,可却不肯留在萧天耀的主院,说是不方便。

翡翠和珊瑚一再劝说,说林初九身子虚弱不宜移动,就连吴大夫也说他从西院来主院,比去林初九那个偏僻小院近,可林初九却说什么也不同意,执意要回去。

她作死才会留在萧天耀身边养病,萧天耀就住在她隔壁,她这里有一点动静,萧天耀都能听到,她连翻身都不敢有大动作,就怕萧天耀嫌她太吵。

当然,这不是主要原因,主要原因是她住在萧天耀隔壁,就没法用医生系统。她中的毒需要长时间调养,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吃系统配的药,在萧天耀的院子,她可不敢从医生系统里拿药,要被萧天耀发现她就惨了。

她那破院子有千般不好、万般不好,可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她的小破院没有萧天耀,还有她庞大的嫁妆。她随便扯个理由,也能将医生系统的小药丸圆过去。

林初九执意要回去,萧天耀也没有挽留的意思,哪怕翡翠和珊瑚觉得可惜,认为林初九错过了和萧天耀培养感情的机会,可在林初九的强势要求下,也不得不搬回去。

林初九只在萧天耀的院子住了一晚,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搬过来,林初九坐着软轿就回去。而她不知,萧天耀一直坐在窗前目送她离去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,才收回眼神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弱弱的,求收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