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0正妻,要求娶墨姑娘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回到自己的院子、自己的房子,林初九整个人都精神了,就连呼吸也变得欢快起来,完全没有在主院的消沉。

翡翠和珊瑚见林初九这副模样,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虽然仍旧觉得错过了与王爷培养感情的机会,可王妃能安心养病那才是最好的,身子养好了才有机会早日涎下小世子不是吗?

身体虽然很虚弱,可林初九仍旧无法忍受,自己身上带着医院消毒水的味道,执意要沐浴。

翡翠和珊瑚已经见识到了林初九的强势与固执,知道她们怎么劝说也无用,乖乖地给林初九准备水和干净的衣服。

沐浴过后一身清爽,就连额头上的伤也不痛了,林初九坐在梳妆台,让珍珠替她将长发擦干。

待到长发半干,林初九抬了抬手,“就这样。”再擦下去也干不了。

“王妃,你不能吹风。”珍珠拿着毛巾,一脸不赞同,怕林初九不接受,又道:“王爷命奴婢好好照顾你,可不能有闪失。”

“王爷只要我不死就行,你们放心,我短时间内死不了。”林初九唇角含笑,可眼中却是一片淡漠。

昨晚,吴大夫和萧天耀的话她听到了,没什么伤不伤心的,萧天耀的回答在她预料之中。

那个男人要是在乎她的生死,她才觉得奇怪。

“王妃……”珍珠一顿,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他们家王爷冷血无情是出了名的,而且对王妃也不好,新婚第一天就把王妃一个人丢在偏院,要说王爷突然换了性子,真心在乎王妃,她们自己都是不信的。

好在,翡翠及时端着药盒进来了,缓解了珍珠的尴尬。

“王妃,您的伤口刚刚沾到水,吴大夫说见水了就要立刻换药。”翡翠将药盘放在林初九身侧,无声坚持。

“你会吗?”林初九靠在床头,神情慵懒。

“昨晚吴大夫教了奴婢。”翡翠将药盘放在一侧,屈膝行礼。

“那就换吧。”林初九侧过脸,方便翡翠换药。

伤在额头上,她不是不可以自己换,只是……

有人能帮忙,为什么要找事做?

翡翠揭开药布,露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窟窿,伤口不大但很深,翡翠抽了口气道:“王妃,吴大夫说您的伤口极深,日后怕是会留疤。”

“无防。”林初九并不在意,她喜欢自己漂漂亮亮的样子,但也不会苛求,额头上的疤痕并不会给生活带来不便。

“可是……”翡翠还想说什么,却被林初九打断了,“上药吧。”留疤破相是必然的,即使没有看到,林初九也知自己的伤口有多深。

说来也是她倒霉,摔哪不好,居然磕到一块尖锐的石头。

“是,”翡翠轻叹了口气,将满肚子的话咽下。

药是吴大夫配的,止血的效果极好,林初九用着也觉得不错,便没有多事用系统配的药。

她早晚要习惯这个世界的一切,太过依赖医生系统并不是好事。

小心地给林初九换好药后,林初九以自己要午睡为由,将丫鬟打发了出去。

躺在床上,放下床幔,遮挡住外界的窥探,林初九启动医生系统给自己检查,确定自己只是疲劳过度后,这才完全放下心来。

取了系统开的药,林初九吞服后也觉得有些累,索性合眼睡一觉。而她不知,她在睡着后,有一个黑衣人从她的院子离开,悄悄去了主院。

“王爷,”黑衣人单膝跪在萧天耀面前,不等萧天耀寻问,黑衣人便将林初九回去后的举动,一一禀报给萧天耀听。

“没有一丝异常?”萧天耀轻敲桌面,冷声道:“继续盯着。”

没有一丝异常急着回去做什么?真当他是傻的?

“是,”黑衣人心里叫苦,面上却不敢表露半分,老实的退下。

黑衣人走后没有多久,流白便来找萧天耀,他带来了墨神医的意见,墨神医不同意在萧王府为萧天耀医治,理由是他不想卷入东文的皇权之争。

“不同意?真不同意还是假不同意,有什么条件,开!”萧天耀一连串的话砸下来,也亏得流白习惯了,才没有被萧天耀问慌,一件一件的回道:“墨神医态度强硬,执意不肯来萧王府为你医治。不过,后来墨神医又改了口,说是要你答应他一个条件。”

“什么条件?”萧天耀丝毫不意外。

世外高人又如何?世外高人也要吃饭、睡觉、用银子。没有强势的靠山和大量的金银支持,有几个世外高人能维持高人的体面与清高。

“娶墨姑娘为妃。”流白强压下心中的酸涩,一字一字的道。

他对墨姑娘虽有几分情意,原是有几分想法,可现在……

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墨姑娘喜欢的是天耀,而他该断了那个念想。

“娶?正妻?”萧天耀轻哼一声,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:“墨神医难道不知,本王已娶妻吗?”

“墨神医说,只要你愿意,半年后再迎娶墨姑娘过门即可。”这话中的深意就是,萧天耀答应后,墨神医术会在半年内,让林初九悄无声息的死去,当然绝不会让人查出来。

墨神医这番暗示,正合了林初九之前那句:大夫杀人于无形。

“威胁本王?”萧天耀怒极反笑,流白轻声解释了一句:“墨神医说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,之前的约定照旧,他会如实履约,不会做反复小人。”

“怎么?暗指本王是反复无常的小人?”萧天耀承认,墨神医是个聪明人,即使是威胁也做得异常漂亮,不至于让人太反感,但是……

对萧天耀来说,墨神医做得再漂亮也没用,他一向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,墨神医做得再漂亮也无用。

“天耀,你这是鸡蛋里挑骨头。”流白抬头,无奈的看着萧天耀。

他和萧天耀原是不打不相识的朋友,虽然平日里王爷、王爷的叫着,可私下交情确实不错,叫萧天耀的名字也没有什么。

“本王讨厌被人威胁。”而最近,他一连被三个人威胁。

皇上,林初九,现在又是墨神医。前两个都没有从他手上讨到好,墨神医莫不是以为,凭他所谓的四国第一神医的名号,就能威胁他萧天耀?

简直是可笑!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木有加更,所以不敢冒泡,有罪恶感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