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1侧妃,别无所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流白知道萧天耀的性子,很清楚他有多么厌恶被人威胁,可现在……

确实是他们求着墨神医,要没有墨神医出手,萧天耀的腿就没救了。

“天耀,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。”流白出声劝说:“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,你曾告诉我能忍常人不能忍之事,才能凌驾众人之上,现在你自己反倒做不到吗?”

“流白你错了,本王能忍常人所不能忍之事,但绝不会为此而违背自己的本心。。”萧天耀双手按住扶手,微微往后仰,“林初九是皇上赐的萧王妃,本王娶了她,她便是本王的妻子。本王的妻子本王可以杀,但别人不可能。”

“你不想娶墨姑娘?”流白明白了,萧天耀说这么多其实就是这么一个意思。

“不想,也不会娶。”萧天耀说得肯定,娶林初九是不得已,他之前无法拒绝。在他能拒绝时,他绝不会再娶另一个自己看不上眼的女人。

“墨姑娘有什么不好?她虽然不能在朝政上帮你,可凭墨神医的名声,你得到的助力只会多不会少。”流白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,天耀不娶墨姑娘他高兴,可想到天耀宁看不上墨姑娘,他心里又不舒服。

墨姑娘再不好,也比林初九好。

“她再好又如何,本王瞧不上眼送上门的女人。”萧天耀轻蔑的道,见流白眼露不满,便提了一句:“流白,作为兄弟我告诫你一句,墨玉儿那样的女人配不上你。”别为了一个女人,而伤了他们兄弟情谊。

“天耀……”流白一怔,他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,却不想萧天耀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你表现得太明显,本王相信不仅本王看出来了,墨玉儿也看出来了。”萧天耀又补了一句,流白脸色一白,踉跄后退,“真得这么明显?”

“嗯。”萧天耀应了一声,“所以,本王更不可能娶墨玉儿。”

“因为我吗?”流白换了口气,气息平稳了许多。

“不,本王讨厌心机深沉的女人,尤其是把这份心机用在本王身上。”他的女人可以聪明,但不能在他面前耍小聪明。

流白张嘴就道:“墨姑娘不是那样的人,林初九才是心机深沉的女人。”要不是心机深沉,又怎么会表里不一。

“墨玉儿怎样与本王无关,至于林初九?本王不喜欢她。”萧天耀想也不想就道,却换来流白不相信的反应: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握扶手的手指微微用力,萧天耀明显不想谈这个话题,转而说起周肆的事,“悬赏追杀周肆的事情可办好了?”

流白也不会惹人厌的缠着不放,萧天耀不说他便不问,轻点头道:“办好了,苏茶开出十万两的赏金,有不少杀手心动。”

“很好,”萧天耀满意的点头,“去找荆池,告诉他,杀了周肆本王给他二十万两。”

“荆池?”杀手界排名第一人,出道以来只要是他接下来的任务,从无失手,一手飞刀,例无虚发。

萧天耀这是要逼死周肆。

“不怕他狗急跳墙吗?”流白担心的是这一点。

“本王何俱!敢要本王命的人,不会有好下场。”萧天耀平静的叙述,没有一丝情绪,平白的让人心惊。

流白突然想到清高冷傲墨玉儿,心里明白萧天耀为何看不上她。如果墨玉儿真是清高冷傲的女子,又怎么会处心积虑,甚至弄死林初九也要嫁给天耀。

心里,有什么东西碎了,一抽一抽的痛,流白却甘之如饴,长痛不如短痛。

将自己调查到的情况一一报给萧天耀知晓后,流白不顾心口的钝痛,出了萧王府就去找墨神医和墨玉儿,将萧天耀的决定告诉他们。

墨神医满头银发,白须有半尺长,却双目清明,精神抖擞,不显老态,看上去就像隐世而居的老神仙。

听完流白话,墨神医也没有生气,只是摸着胡须道:“萧王爷重情重义,老夫佩服。”

“王爷对敌冷酷无情,可对自己人确是极好的。”流白不明白墨神医到底是什么意思,只能顺着他的话说,尽量给萧天耀说好话,毕竟他们现在还求着墨神医医萧天耀的腿。

“老夫就是看重萧王爷重情重义,”墨神医赞了一句,对站在身后,一身白衣,清傲冷情的女子道:“玉儿,我床头我一个白玉药瓶,你将其取来。”

“是。”白衣女子墨玉儿五观精致,却面如寒霜,使听到萧天耀拒娶她,也不见表露一丝情绪,淡漠的就好像没有感情一般。

流白心里明白,他和墨玉儿不可能,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,双眼不由自主的追逐墨玉儿的身影,心里隐隐有些动摇。

墨姑娘真的会为嫁给天耀而不择手段吗?

她这么想嫁给天耀,真的是因为喜欢天耀吗?

很快,墨神医就给了流白答案。

“实不相瞒,老夫元寿将至,只有此女放心不下,这才想托付给萧王爷。”墨神医看着墨玉儿离去的方向,长叹了口气,“早年我行事张狂,得罪了不少人。我有一个孽徒,早年已将其逐出师门,奈何那孽障怀恨在心,一心想要报复。我若在世并不怕他,可我若死了,我怕那孽障会报复玉儿,这才想为玉儿寻个安身之处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流白一脸震惊,心中的钝痛瞬间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心疼。

墨神医轻点头,面露老态,“我这女儿天生冷清,不懂世俗之事,我唯放心不上她,这才想要找个可靠之人托付。

萧王重情重义,老夫甚是佩服,还请流白少侠转告萧王,之前所提之事不过是老夫的试探,老夫绝无杀王妃的心思,老夫只怕他日有人以利诱之,萧王会将玉儿推出去,现在老夫明白萧王不是那等小人,心下大安。

玉儿天生冷清,不懂与人交际,出身江湖也难当王妃之职。今日老夫厚颜求之,请萧王纳玉儿为侧妃,老夫别无所图,只求萧王护玉儿一生安康。”

墨神医语气沉重,眼含泪光,似极不愿说出这样的话。流白听罢,只感觉更加心疼,想也不想就点头:“请墨神医放心,我必会心力促成此事。”

没有阴谋算计,天耀应该不会生气吧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