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4流言,帝王之怒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认识萧天耀的时间虽然不算长,可也知道萧天耀并不是好女色的人,对萧天耀纳妾一事,林初九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,更别提萧天耀是为了腿伤才不得不纳妾。

再说了,萧天耀真要遇到什么清冷高贵的“真爱”,也不是她上心就可以解决的事,与其操那份闲心,她宁可想想办法,如何让中药更好喝。

旁人第一次喝中药也许会不习惯,可喝多了慢慢适应药味也就没有什么,可林初九却不是这样,她不管喝多次,每次喝,仍和第一次一样难受。

林初九自认不是娇气的人,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,没人疼的她要娇气给谁看?

可偏偏,在喝药这事上她就娇气的不行,每次喝药都闹得全府皆知,甚至此事还惊动了萧天耀。天耀为此还特意寻了一个老嬷嬷,让那老嬷嬷为她制了一坛酸梅,说是能压药味。

“萧天耀这是什么意思?”收到萧天耀特意派人送来的酸梅,林初九不仅没有高兴,反倒是忐忑不安,可这些事她不能对旁人说,只能埋在心底,独自琢磨。

还别说,萧天耀找来酸梅效果确实不错,林初九用了后喝药顺利了许多,再也不会反胃作呕,让人难受了。

珍珠、翡翠等人不知林初九心里想什么,见萧天耀为了林初九大费周章,一个个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了,每每总要打趣两句,说王爷有多看重她,有多疼她……

林初九面上带笑,偶尔也装出娇羞的样子,可从不往心里去,她早有过了情窦初开,被人哄几句就不知东南西北的年纪。

林初九有自知之名,她没有倾城之貌也没有绝世才华,前一秒恨不得要她死的男人,怎么可能一转身就爱上她,你以为这是演电视呢?

萧天耀满京城为林初九找酸梅的事,并没有瞒着旁人,京城里消息灵通的人家都知晓了,不管萧天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样,听到萧王妃不舒服,少不得要备上厚礼送到萧王府,稍亲近一些的人家,还要上门探望。

林初九身份高贵,除非是各家老人或者宫里的娘娘亲临,不然,还没有几个人能劳动病中的她亲自相见,可是……

曹管家却不怎么拦人,三品以上的官员夫人、候府夫人、国公夫人、出嫁的郡主、公主,凡是上门探病的,不管报着什么目的,曹管家都会引进来,林初九不得不见。

说是养病,可除了头三天躺在床上外,后面几天林初九都坐在前院“接客”,一波波的夫人来了,又走了……不过,林府和她外祖家却没有人上门,就好像她这个女儿、外孙女不存在一样。

一连数天,每天都有数位夫人来访,哪怕一个人只说一刻钟的话,林初九也累得不行,直到此刻林初九才知道,京城居然有这么多贵族,要做一个合格的萧王妃,真的不容易。

来探病的人,免不了要问林初九是怎么病的,林初九以前给人的印象,可不是什么身娇体弱的小女子。

林初九虽不知萧天耀有什么目的,可她始终记得自己的立场,她是萧王妃。萧王虽然没有与皇上撕破脸,可也绝不是什么兄友弟恭的好兄弟,这个时候林初九自然不会放过抹黑皇上的机会。

林初九正好是从宫里谢恩回来才病倒的,林初九含糊的说了几句,虽然没有直白说,她在宫里受了委屈,可也点明她是因为进了宫,回来才会病倒。

“是呀,从宫里回来就病了。”

“皇后娘娘人很好,没有什么事呢。”

“大夫说,不是什么大病,养几天就好了。”

“只是耗了些心神,并不是什么病。”

“虽然不严重,可到底伤了身子。”

……

人的想象力是无限的,林初九含糊的几句话,足已让她们生出许多想法,没过几天京城就传出,林初九在宫里被人下了毒的流言。

流言在有心人的推动下,越演越剧,甚至还有人说太子不甘被抢了妻子,才会下毒手害林初九,还有什么下毒的人其实是林家二小姐一类云云。

萧天耀也不知出于何意,他并没有把林初九当成养在深闺中的女子,这些消息都没有瞒着林初九,这让林初九嗅到了一点不一样的味道。

“总感觉有什么阴谋。”林初九泡在木桶里,享受玛瑙和翡翠的服侍,一不小心就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。

“王妃您想太多了,王爷这是看重你呢。”翡翠笑着打趣,因林初九得了萧天耀的看重,她们几个丫鬟也面上有光,这段时间心情不错。

“希望吧。”察觉到自己失言,林初九不再多说,闭眼靠在浴桶上,任玛瑙给她按捏。

御书房里,和林初九有着相同想法的皇上,怒拍桌子,“萧天耀,他到底想干什么?该不会天真的认为,区区一个流言就能毁朕的名声?”

“皇上息怒。”皇上的心腹大太监立刻跪下,匍匐在地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。

凡是和萧王爷有关的事,总是能引得皇上大怒火。

“息怒?他一再挑衅朕的权威,朕要如何息怒?”皇上面无表情,可每一个字却咬得特别重,御书房内瞬间被帝王气势所笼罩,跪在殿中的太监背后一片汗湿,却不敢劝说半句。

“来人,”皇上强压下怒气,“传朕旨意,命秦院正即刻去萧王府,为萧王妃诊治。”

“奴才遵旨。”心腹太监见皇上冷静下来,忙不迭的爬上起来,双手作揖,一脸谄媚的道:“皇上英明,秦院政医术不凡,不管萧王妃有什么病,秦院正必能查出来。”

“哼,”皇上冷哼一声,“他最好是真给他那王妃下了毒,不然……朕绝不会放过他!”

心腹太监陪着笑,却不敢多说半个字。

皇上太低估萧王爷了,萧王那人对自己都狠得下手,又怎么可能怜惜那什么萧王妃,皇上这一次怕是占不到便宜,还要惹一身腥了。

走出御书房,在无人处那太监轻叹一声,随即又无事人一般,去宣读皇上的旨意,命秦院正立刻前往萧王府,至于大半夜的,萧王府有没有准备,那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