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4认清,要断交的节奏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乐得看戏,萧天耀见林初九看得高兴,不知怎么的,话到舌尖却生生噎了回来,冷着一张脸坐在轮椅上,也不知他在想什么。

无人阻止,林婉婷更有恃无恐,指着林初九的道:“姐姐,是不是你,是不是你在姐夫面前说我坏话了?所以姐夫才不喜欢我?姐姐,你怎么总是这样,以前在爹和娘面前说我坏话,在外祖母面前说我坏话,我都不和你计较,可你怎么能在姐夫面前也说我坏话呢?你就不怕姐夫知道你的为人后,讨厌你吗?”

“婉婷,别胡说,你姐姐不是这样的人。”林夫人还没有想到,林婉婷一眼看上了萧天耀,装模作样的拉了拉林婉婷,不安地看向林初九,就好像林初九有多可怕一样。

林婉婷顺势扑倒在林夫人怀里,眼泪一颗一颗往掉,边哭边道:“娘,你总是这样,不管姐姐做什么,你都说姐姐是好的,明明姐姐一直欺负我,可你还要我让着姐姐。娘,为什么这样?别人家不都是姐姐让妹妹的吗?为什么我们家却相反呢?”

林婉婷小小年纪,深谙告状之道,几句话把点出自己小可怜的处境。

通常情况下,只要林婉婷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会一面倒转向她,纷纷指责林初九的不是,可这一次,众人的反应大大出乎林婉婷的意料,因为……

除了她的娘外,其他人都一副没有听到了样子,而她的父亲则是一脸尴尬,不断地朝她使眼色,让她赶紧出去。

这是怎么了?

“爹,娘,你们不信我吗”林婉婷一脸不解,眨巴着眼看向萧天耀,“还有姐夫,姐夫你要相信我,姐姐说得都不是真的。”

林婉婷年纪虽小,可却初见风情,媚眼抛得有模有样,可惜却是抛给瞎子看,萧天耀连理都没有理她,只对林相道:“林相,本王从不懂怜香惜玉,要是伤了令千金,莫怪。”

这是威胁,虽然林相不知柔弱可人的婉婷,怎么就惹萧天耀不高兴了,可却真怕萧天耀让人动手,到时候丢脸的还他。

“还不快带婉婷下去。”林相忙对林夫人道。

“是,老娘。”林夫人温顺的应道,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。

这一次,她将林婉婷的表现看在眼里,她已明白婉婷为何为失常。不着痕迹的在萧天耀和林婉婷身边看了一眼,暗道不好,忙拖着林婉婷出去,“婉婷,跟娘下去。”

“娘……”林婉婷整个人都呆了,不能理解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,可她不甘就这么离去,冲着萧天耀柔柔的唤了一句:“姐夫,你……”

可惜,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萧天耀打断2C“恶心。”

直接、犀利、毫不留情面,林相面露不满,林夫人吓得手指一颤,林婉婷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,立在原地,任林夫人拖着出门。

镇国公府三位夫人暗觉丢人,在林相和林夫人眼中,林婉婷这是给“长辈”撒娇,可她们三人却是明白,林婉婷哪里是撒娇,这是在卖媚。

当着亲姐的面,勾引自己的姐夫,也亏得林婉婷做得出来,更让她们惊奇的,林相夫妇居然现所当然,简直是……

恶心的一家人!

“王爷和相爷谈正事,我们就不打扰了。”镇国公府三位夫人,还算有点见识,忙跟着告退,离去前不忘对林初九道:“初九,有时间就去府上坐坐,你舅舅们都惦记着你。”

“我会去的,谢谢三位舅娘。”难得见到三个正常人,林初九暗松了口气。

虽说林婉婷在萧天耀面前丢脸她很高兴,可怎么说也是娘家人,这算是把她的脸丢尽了,林家人拍拍屁股走了,留下她怎么面对萧天耀?

林初九苦笑一声,随即又释然了,好在她和萧天耀不是什么正常夫妻,不然就凭今天这事,她这辈子在萧天耀面前,都抬不起头。

镇国公府三位夫人出去后,正好碰到在外面整理情绪的林夫人和林婉婷,林婉婷已回过神,见到三位夫人上来,忙抹了抹眼泪,“舅娘你们也被赶出来了?舅娘你们别生气,姐只是生病了心情不好,我代姐姐给你们道歉,赶天我和惠儿姐姐来王府劝劝姐姐,让她亲早门给舅娘们道歉。”

林婉婷为找到再次来萧王府的理由而高兴,可镇国公府的三夫人,却一点面子也不给她。

二夫人、三夫人只笑不说话,大夫人则直接道:“你想太多,初九那孩子懂礼的很,怎么可能会做出赶长辈出门的事。至于来萧王府?还是别了,惠儿她忙,没有时间来萧王府,你没事也别去国公府,这段时间我们忙。”

啊呸……她才不要让自己的女儿,陪着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东西,来萧王府勾引姐夫。

“大嫂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林夫人脸色一沉,心里不高兴了。

大夫人连林夫人的面子也不给,嫌恶的道:“小姑,我的话婉婷不明白你还能不明白?当然,不管你有没有听明白,总之你们母女俩以后少来镇国公府,左右老夫人也不喜欢你们上门。”

大夫人眼中毫不掩饰的嫌弃,打击到林婉婷,林婉婷摇摇欲坠,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:“舅娘……你们怎么可以向着林初九那个贱人,她是萧王妃,我还是未来的太子妃呢。不,我不要做太子妃,我要做萧王妃,只要萧王那样的男人,才能配得上我。”

林婉婷一激动,把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

“婉婷……”林夫人失声尖叫,镇国公府三位夫人,也像是看怪兽一样看她,就好像不认识她这个人一样。

“不,不是,这不是我说的,真的不是我说的。”林婉婷想要解释,可有谁会听?

有些事,可以做但不能说。

屋内,林相说了半天,自己如何关心林初九,如何担心林初九,听到林初九病了,他这个父亲有多不着急……

林初九强忍恶心边听边点头,表示自己真的有在听,就等着林相赶紧的说到重点,好不容易林相终于说道:“初九,你身子弱,家里的大夫经常给你看病,对你的病情比外人了解,我今天来……”

可惜,林相的话还没有说完,门外就传来林夫人的尖叫声,“婉婷,我可怜的婉婷,婉婷你怎么了……来人呀,来人呀,快,快叫大夫,我女儿晕倒,血,好多血呀!”

“婉婷出事了?”林相脸色一变,朝萧天耀作揖,“王爷,下官告罪了。”

说完,大步往外走,因为门开得太急太开,林相连影子都看不到了,那两扇门还在那吱呀的来回晃动。

这样的父亲,这样的亲人,简直就是灾难,幸亏她之前没有抱任何希望。

林初九无语望天,“王爷,他是怎么做到一朝宰相的?”

这么不靠谱,皇上放心用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