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9心酸,不是故意的也不行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子,和那些久经官场的官员相比,即单纯又热血,而这样的一群人最好煽动,头脑一热就会做出常人不敢做的事。

“派几个学子继续传,朕要听到不一样的声音。”萧天耀用舆论洗白自己的名声,皇上现在就用同样的方法,将萧天耀踩下去。

“记住,朕不需要一味的说他不好。”皇上派人引导流言的走向,却不想做得太过,毕竟聪明人都有眼睛,要让臣子看出他迫不及待、不折手段的付残疾的萧天耀,难免会让人心寒,骂他残暴。

“属下明白。”来人匐跪在地一动不动,直到皇上交待完毕,这才起身告退。

“来人,宣林相觐见。”皇上一刻不停,命令一个接一个下达。

“臣参加圣上。”林相进来,精气神有些差。

他的宝贝女儿在萧王府磕破了头,大夫说额头上的伤会留疤,就凭那道疤,林婉婷太子妃的位置就悬了。

没法和皇上结亲,还将大女儿嫁给了皇上最讨厌的弟弟,这简直是要命。

林相这几天愁的饭都吃不下。

“爱卿免礼。”皇上眉头微皱,声音不自觉的冷了几分,林相一个机灵忙打起精神,皇上这才满意的点头,“林爱卿,朕听闻前段日子,有御史弹劾宁远将军冒领军响,贪污死伤将士抚恤银两,此事可当真?”

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意思,宁远将军是萧天耀的心腹,手下管的三万大军,正是萧天耀前不久交上来的一部分,皇上这个时候说起此事,用意不言而喻。

闻弦歌而知雅意,林相一向擅长揣摩帝心,皇上此刻将话说得如此浅白,林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什么冒领军响、贪污银子,宁远将军做没有做不要紧,有没有证据也不要紧,左右他们只想借这件事,让那些激进的学子们看看,为了美人不要江山的萧王,手底下都是一群什么人。

至于萧王派系的反击?

萧王无法出府,没有人会冒着惹怒皇帝的风险,去保一个小卒子。

君臣二人虽然没有明说,可两人心里都明白接下来要怎么落子,林相打了千退下,皇上揉了揉眉心,正想闭目休养片刻,就见心腹太监走过来道:“圣上,贵妃宫里的人说,安王的腿疾又发了,太医也压不住,安王疼得面无血色,手指都抠烂了。”

“子安……”皇上脸色一变,猛地起身,“摆驾清和殿!”

清和殿内,安王萧子安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,全身痛到痉挛,嘴唇直哆嗦,额头上的汗珠密密麻麻,十指带血紧拽被单。

可就是这样,他也是一声不吭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不痛。

“子安,你还好吗?”皇上大步走到床边,根本没有心思去管跪在地上的宫人。

萧子安艰难的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他怕自己一开口就痛得叫出来。周贵妃忙上前解释,“圣上,子安他太痛,没办法说话。”

“朕知道,朕知道。”皇上坐在床边,很想安慰萧子安可却无从下手,看着萧子安压抑痛楚,皇上将满腔怒火宣泄在大医身上,“太医,太医人在哪?快来!”

清和殿鸡飞狗跳,萧王府的锦天院却是一片详和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。

墨神医先是给萧天耀行针,刺激他双腿的筋脉,接着又命墨玉儿为萧天耀按揉穴位,不过被萧天耀拒绝了,理由是:这种粗活不好劳烦墨姑娘。

粗活不能让墨姑娘做,那谁做?

墨神医本想叫自己的徒弟来,可萧天耀却先一步道:“王妃,劳烦了。”

什么意思?

林初九站在原地,眨巴着眼睛,她发誓她不是给萧天耀抛媚眼,她只是生气,很生气!

墨玉儿不能做的粗活,她就能做吗?

她哪里比墨玉儿差了?

简直太过分了!

“我……”不干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,萧天耀就朝林初九招了招手,“过来,仔细听墨神医的话,出了差错,本王可不饶你。”

夫妻间算说什么“饶”不“饶”的话,应该像是情人间的昵喃,透着一丝丝动人暧昧,可萧天耀说出来却是硬邦邦的,就像主人对待下人,没有一点客气。

要是没有外人在,林初九绝不会放心上,只当萧天耀没有说过,可现在不行,她无法、也不能和以前一样,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萧天耀在墨神医和墨玉儿面前,拿她当下人,这两人以后还会把她当回事吗?待到墨玉儿进门后,这王府还有她的位置吗?

林初九是怨的,她自认自己对萧天耀也算有情有义,可萧天耀回报她的是什么?

永远是血淋淋的刀子!

她不在乎萧天耀纳侧妃,也不在乎萧天耀有别的女人,可前提是萧天耀不能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打她的脸,践踏她的骄傲,拿她林初九当下人,哪怕不是故意的也不行。

她不争萧天耀的宠爱,但属于自己的尊荣她半步不让,她可不想日后除了要看萧天耀的脸色活,还要看墨玉儿的脸色过日子。

林初九心里难受,可憋屈的是她就是再难受,此刻也不能表露出来,她要和萧天耀硬扛上,最后吃亏的只能是她。

她要面子,萧天耀也要,她不能当众打萧天耀的脸。

暗暗捏了一把,将眼中的酸涩咽回去,林初九笑得灿烂,像是不知萧天耀话中的冷意一般,笑盈盈的走到萧天耀身边,优雅的提起裙子,也不管有外在,直接在萧天耀身侧坐下,半是娇嗔半是不满打趣道:“王爷,在外人面前别这么凶,我们夫妻之间没事,我知道你的为人我不会怕,可旁人会怕的,你是是吧?玉儿妹妹。”

旁人指谁,不言而喻。

只可惜,旁人墨玉儿不给面子,根本不理会林初九。好在林初九也没有想过墨玉儿会配合,在萧天耀腿上轻轻捶了一下,“你看你,吓坏玉儿妹妹了吧。”

语带埋怨,可举止间却透着亲密,那种亲密是第三人无法插足的,墨神医和墨玉儿看得极刺眼,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是林初九一厢情愿,萧天耀从头到尾都没有配合,顶多是放任罢了,可是……

就在他们这么安慰自己时,林初九又有动作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