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8出牌,合着还是他们的错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林初九的质问,姓刘的狂生着实愣住了,他万万没有想到,林初九还在计较他没有行礼一事。

他知道自己此时该跪下,可这一跪他就输了一局,他……不能跪,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。

刘永生紧紧握住拳头,竭力压抑心中的惧意,挺直背脊直视林初九。

就算他冲撞林初九又如何,他身后有人,就算真出什么事,他也不会和那些普通书生一样倒霉,他身后的人一定会保他。

这么一想,刘永生就更加坚定、无愄了,桀骜的看向林初九,摆明了宁死不屈,誓死也不顾跪下。

身后的学子受他影响,一个个僵硬的站着,用这种方式与林初九对抗。

林初九不怒反笑,也不继续去问跪与不跪的问题,而是说道:“刘举人是举子,本王妃再问你一个问题,你可知能决定天下百姓命运的人是谁?”

林初九语气依旧温和,如同拉家常一般,可她话中的意思却比上一句更犀利,刘永生额头瞬时暴出一层细汗,脸色煞白,猛地后退一步。

不等刘永生回答,林初九又道:“刘举子,还有你们众位,本王妃今天好心教你们一件事,以后可别再走错地方。这天下能决定百姓生死的人只有当今圣上,刘举子要为天下百姓请命,不是来萧王府闹事,而是该去皇宫外求见圣上,将你要上表的事传达天听,才能真正为天下百姓请命,你带人围在萧王府不过是沽名钓誉。”

最后一句话,林初九说得又慢又重,每一个字都像是说在刘永生的心坎里,每一个都像是敲在在场众人的心尖上。

“不,不是这样的,”刘永生慌了,急急道:“我们要求见王爷,王爷手下的人贪污战死将士家属的抚恤金,王爷难道不该出来,给死者家属一个公道吗?王爷躲在屋里,让王妃一个女人出来是什么意思?莫不是他心虚怕了,只能躲在女人身后。”

刘永生在最初的慌乱过后,很快就冷静了下来,再次掌控主导权,不让林初九牵着鼻子走。

而随着刘永生的话一出,聚在门口闹事的人也回过神来,一个个大声嚷着,要萧王出来给他们一个说法,说萧王爷躲在女人身后是孬种。

这些人骂得很难听,不过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他们还没有胆大包天,敢上前冲撞林初九。

林初九的身份不是假的,她身上的正服也不是假的,这些人敢冲上前,萧王府的侍卫就敢以保护林初九为名,将这些人全部打死。

只是,光把这群人挡在外面并不能解决所有的事,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不需要林初九出面,苏茶与流白也可以办到。

林初九既然站了出来,就得要一劳永逸的解决今天的事,不能让人再聚到萧王府门前闹事。

一群平民,却能一而再,再而三的欺到萧王府的头上,萧王府的面子往哪里摆?

林初九静静地坐着那里,并不呵斥底下喧闹的众人,任他们骂个不停,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刚开始,闹事的人还以为林初九怕了,可骂着骂着就觉得不对了,他们骂了半天对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,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里,心里堵了一口气,怎么也发泄不出去。

如同约好一般,闹事的众人同时住嘴,齐刷刷地看得林初九,正想开口就听到林初九问:“怎么都不说了?莫不是说太久口渴了?来人呀,送茶水上来。”

身后的下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还是苏茶重复了一遍,下人才匆匆下去准备。

“王妃娘娘,我们不是来喝茶的。”刘永生代众人说道。

“我知道,你们是来闹事的。”林初九接得自然,素手轻扬,指向跪坐在前排的老人和小孩,“你们不用喝水,可他们需要。你们年轻力壮扛得住,可这些老人孩子却不行。”

扭头,又对珍珠和翡翠道:“去,让厨房蒸两大笼馒头来,听管家说他们这里坐了一上午,想必饿了。”

“是,王妃娘娘。”珍珠与翡翠屈膝应道,转身就去办林初九交待的事。

“王妃这是要做什么?”流白不解地看向苏茶。

“不知道。”苏茶隐约猜到了一点,可却不想对流白说。

“你肯定知道什么,说来听听。”流白用手肘撞向苏茶,可苏茶依旧不给面子,上前两步拉开与流白的距离,“不管王妃做什么,我们看着就是,实在不行还有王爷。”

以刘永生为代表的狂生们,更想知道林初九要做什么,而他们也直接问了出来,“王妃娘娘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想用吃的收买他们?

做梦!

他们可不是一点吃食就能收买的,没有高官厚禄,谁来做这种蠢事。

“本王妃能什么意思?收买你们?你们还不够格。不过是看几位老人气色不佳,怕饿着他们罢了。”林初九云淡风轻,面上没有一丝的紧张与不安,“他们是来伸冤的,不吃饱哪有力气说冤情。”

刘永生面色一白,强硬的道:“王妃,我们是要向王爷伸冤,王爷不说出来,打发你一介妇人出来是何意?”

刘永生不依不饶,死咬着要萧天耀出来,他们的目的林初九就是用膝盖想也明白。

轻蔑地看了刘永生一眼,林初九说道:“哦,我没有告诉你们吗?王爷旧疾复发,双腿无法用力,墨神医正在为他调理,此时实在不方便出来。”

“王爷旧疾复发?什么时候的事?”刘永生眼神慌乱,林初九笑着道:“我没有告诉你们吗?王爷原本是要出来的,可听到有人在门口闹事,一气之下猛地站了起来,便伤到了双腿。”

这话中的意思就是这些人,害得萧天耀旧疾复发

刘永生面色一白,忙道:“你没有说,我们也不知此事。”

“是吗?”林初九揉了揉太阳穴,“被你们吵得头疼,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。”

合着还是他们的错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