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0威胁,坑一回爹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不知不觉中,刘永生这群闹事者,已经被萧王府的侍卫包围,别说拦人了,就是自己也跑不掉。

可事情一波接一波过来,还没等他们想到对策,萧王府的下人又拿着纸墨纸砚。

“王妃娘娘,笔墨准备好了。”下人将宣纸一一铺开,才上前禀报。

“很好。”林初九赞了一句,大手一挥,说道:“去,把府上会写字的人全部叫上来,一一帮苦主和正义之士们,写清楚他们的冤屈,绝不放过任何一个。”

林初九一开口,便有一堆下人去办,完全不用她操心。

“不,不……用了。”刘永生想要拒绝,可他的话没人会听。

“王妃娘娘,我们也去帮忙。”苏茶见状,从林初九身后走了出来,却被林初九拦住了,“不必要,苏公子看好戏就成。”

左右她还有不少时间,不急在这一时半刻。

“王妃娘娘,我们,我们的冤情写不清,我们只想见王爷。”底下,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,明白了林初九的用意,根本不肯配合。

聚众闹事法不则众,可白纸黑字的写下来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
“王爷病了,现在无法见你们。你们尽管写下来,你们的冤枉我会呈给圣上看。”同一个理由,林初九不介意多说几遍,末了又补了一句:“让他们把路引拿出来,将姓名和籍贯写清楚,免得日后王爷找不到人。”

这是威胁,这绝对是威胁,可是林初九什么也没说说,众学子要叫嚣的说林初九威胁人,反倒是诬蔑皇室。

“不,我没有冤情可诉,王妃娘娘我没有冤枉可诉,可否让我离开?”有学子知道情况不妙,立刻就想要遁走,可是……

来了,就别想轻易回去。

热血冲动没有什么,但做了就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“不行哦,你们都是为民请命的正义之士,怎么可以离开。”林初九招了招手,示意侍卫上前,“服侍几位公子写明清况。”

“王妃娘娘,你这是优势欺人,你这是逼迫百姓。”有人不肯,大声叫骂起来。

“我怎么优势欺人了?你们要为民请命,我给你们机会,我怎么逼迫百姓了?”林初九此时站在道德至高点,根本不怕这些人怎么说。

“你,你这是威胁我们,你在威胁我们。”几个学子不依不饶的大喊,刘永生亦掺和在期中,随众人一起叫骂。

他们就是再傻也知道,这什么冤情一写出来,籍贯一留下,他们这辈子就毁了。

学子们仗着萧王府的侍卫不敢伤他们,一个个你推我搡,想要冲破侍卫的防卫冲出去。

他们怕了还不行吗?

他们不玩了还不行吗?

当然是不行的!

这群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,他们出现在这里,这辈子就毁了。

成年人的世界很残酷,一次错误便足已毁掉一生,今天聚在萧王府的学子们,他们已经没有未来。

人,总要为自己犯的错,付出代价。依萧天耀的性格,绝可能不会放过这群人,哪怕他们只是受人指使也是一样。

“既然各位不肯正义之士不肯写下来,不肯留名,我也不勉强。”林初九一开口,众人皆松了口气,可紧接着,林初九话锋一转,“想必众位是想做好事不留名,既然众位有这样的心愿,我定当成全。”

“王妃……”刘永生觉得事情要不好了,忙开口打断,可林初九却只当没有听到,继续道:“王爷病重无法见各位,不过众位放心,我定不会让你们白辛苦一场。我的父亲是当朝左相,你们将冤情说给我父亲听也是一样的,他定会代众位上表天听,为天下百姓请命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我们不去相府,一点小事怎敢劳烦相爷。”刘永生快哭了。

萧王妃这可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,哪有像她这样不按理出牌的,简直让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大胆!”林初九厉呵,刘永生愣住了,他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,就见林初九起身,居高临下的道:“王爷是什么身份,林相是什么身份。一点小事不敢劳烦相爷,你们就敢劳烦王爷?”她就不信,这顶帽子扣下去,这群人还敢闹。

“不,不是,不是,学生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刘永生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水,想要收回……

不可能!

林初九大手一挥,“来人呀,准备马车,将众位苦主与正义之士,送到林府。”

林初九并不是说说而已,她是真要将这群人,送到林府交给林相处理。

做爹的能坑女儿,她这个女儿就不能坑一回爹吗?

林相对萧王府出手时,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女儿的处境,她为什么要替林相考虑?

儿女债,儿女都是债。林相不能光占便宜不出血。

林初九奉行棍棒加大枣的原则,威胁完刘永生后,又继续夸他们这群人热血青年,勇于向邪恶势抗争,是天下学子学习的楷模。

一顶顶高帽子带下去,闹事的学子知道今天在劫信难逃了,他们要是不去,他们的名声就臭了。

人活一张脸,树活一张皮,名声、脸面没了,他们日后如何入朝为官?日后又如何与友人相处?

“去,我们这就去。”刘永生一行人,打落牙齿和血吞。

萧王府的马车不多,但是板车却不少,下人很快就推了过来,林初九让这些人一一坐上去。

“为照顾老人和孩子,先让老人与孩子坐马车,众位学子便坐板车如何?”不等以刘永生为首的学子开口,林初九又道:“众位学子愿为他们请命,定然会很乐意将马车让给有需要的人。”

让他们一群读书人坐板车?

这简直是有辱斯文,可是……

萧王妃一顶大帽子带下来,他们能说不吗?

众学子咬牙忍了。

一个挤一挤,满满当当的坐了三辆板车。凡是不乐意的,皆有萧王府的侍卫让他们乐意,左右……

他们现在想做什么,可由不得他们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