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3认了,吃个闷亏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相在朝堂上,能舌战群臣,圣贤之语信口捻来,说得满朝下下无人不服,可对女人间的话语交锋却不擅长。

最主要他压根就没有想到,林初九会这么通透了,他事先一点准备也没有!

而等到林相好不容易反应过来,正准备用义正言词的口吻,把林婉婷受伤的责任,推到萧天耀和林初九身上时,林初九又擦了擦眼泪,一脸羞愧的道:“父亲,女儿罔顾您的教导,私心太重,居然将正事丢在一旁,只顾得叙说家中小事。还请父亲看在我担心夫人和妹妹的份上,原谅女儿一次。”

说完,一揖到底,态度诚恳的不能再诚恳。

谈家事就是私心太重!!

饶是林相气度再好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微微变脸,因为……

林初九把他的路堵死了,他要再纠缠林婉婷的事不放,那就是私心太重!

林初九虽然贵为王妃,可她毕竟是个女子,她就是私心重旁人也不会说她什么,这世间对女子要求极度苛刻,可在某些方面对对她们很宽容。

林初九有私心是重感情,可林相不同,他是男子,是当朝宰相,他要有私心那就是为官有问题,他的政敌不会放过他。

这个闷亏,林相就是不吃也要吃。

吃了一个大闷亏,林相不敢再小觊林初九,神色间多了一丝凝重,忙扶起林初九,“王妃娘娘言重了,娘娘关心家人的心情,我想在场的众位都能理解。”

不仅要吃闷亏,还要给林初九带一顶大帽子,这种感觉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。

“只要父亲能谅解,不责怪我私心重就好了。”林初九顺势起身,用手帕轻轻地按住眼角,眼眶一瞬间就红了。

“真是好手段。”苏茶忍不住道好。

他之前还以为林初九是假装擦眼泪给众人看,现在才发现,她是借此弄红自己的双眼,好让自己看上去“委屈”。

女人的眼泪天生就是武器,可不哭的女人更让人心疼。林初九没有用眼泪博同情,没有流出一滴泪,可无端的让人心疼。

掌控了主控权的林初九见好就收,转身将“公事”一一说给林相听。

“父亲,这些学子聚在萧王府,说要为民请命。我家王爷旧疾复发,实在没办法处理这些事,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懂这些,怕好心办了坏事,便将这些人带到相府,还请父亲定夺。”

林初九一边说一边注意着林相的脸色,末了又补了一句:“我知道这么做给父亲惹了麻烦,可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。他们说朝廷有官员贪污了死去将士的抚恤金,害得他们的家人孤苦无依,要靠卖儿卖女才能生活。

我原本想着自己一个妇道人家,可不能插手国事,可父亲您忠君爱国,从小就教导我们姐妹为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,不可骄纵妄为,欺压百姓,要是知道百姓有冤屈,我要不管不顾您一定会生气。所以我才大着胆子把人带来,求父亲帮帮他们,他们的儿子、丈夫、兄弟都是为保护东文而死,他们是东文的英雄。我们不能让英雄们心寒,让我们的英雄流血又流泪。”

林初九说得情真意切,高帽子像是不要钱一般,一顶接一顶的往林相头上带,就差没把林相说成大公无私,为天下苍生愿牺牲一切的圣人了。

林相听得脸皮直抽,脸上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。

他早已不是初入官场的毛头小子,根本不可能会因这几句话而动容,可偏偏……

他不动容,百姓与底下的学子们却动容了,一个个跪倒地上,高喊:“请林相主持公道。”

“王妃娘娘说得太好了,咱不能让将士们流血又流泪。”

围观的百姓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,只跟着叫嚷,其他学子们隐约明白了个中厉害,并不敢再嚷嚷,唯有刘永生……

他的目的是为了毁掉萧天耀的名声,此时正是最好的机会。

刘永生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大喊:“相爷,还请相爷为死去的将士们主持公道,贪污死去将士抚恤金的官员,是我们东文战神萧王爷的手下,那些个官员畏惧萧王爷的权势,根本不敢审理此案,还请相爷亲审此案,将贪官污吏一网打尽。”

刘永生的目的是搞臭萧天耀,至于会不会给林相带来麻烦,这不是他需要担心的事。

有几个学子想跟着刘永生一条路走到黑,也跟着跪了下来,高喊萧王爷势大,无人敢得罪,只有相爷才能做这清官。

突来的反转,让在场的百官傻眼了。

萧王妃不是为民请命嘛,怎么一眨眼就变成欺压百姓的恶人了。

不少人交头接耳,皆是不明所以,林相却是眼前一亮,似找到一条新法子,轻咳两下,又抬了抬手,示意众人安静下来,而这一次在场的人不管是刘永生,还是看热闹的百姓都非常给面子。

“众位放心,本相为官数十载,战战兢兢、问心无愧,不敢说为百姓做了多事,但绝不会坐视百姓受欺压而不理会。此案本相会上报圣上,不管是谁在后面使坏,本相都不会畏惧,定会秉公办理。”

这话中所指,明眼人都明白,林初九却当作没有听到,附和道:“王爷说父亲大公无私,乃后辈楷模,此言果然不假。王爷说有父亲出面办理此案,定会将国之蛀虫全部揪出来,还天一个河晏海清。”

噗……

林相又被咽了一句,面上闪过一丝尴尬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,拱手道:“王爷言重了,臣食君之实禄,定当忠君之事。”总感觉被萧王夸不是什么好事。

林相很是不安,可他和萧王爷明面是翁婿,他要当众和萧王爷撕破脸,指责萧王爷的不是,反倒会引人怀疑。

“父亲说得极是,食君之禄,当忠君之事。天下是皇上的天下,天下百姓是皆为皇上的子民,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将他们只有一个君,那就是当今圣上。圣上给了他们为民办事的权利,可有些人却拿着圣上给的权利,不思为圣上办差,一味谋权夺利满足自己的私欲,实在对不起圣上的一片厚爱,这些人……当诛之!”

林初九说得义正言词,而她此时代表的就是萧王府,这也表明了萧王府的态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