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5从容,最适合王爷的人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果然,林相赞完萧天耀后,立刻话锋一转,“王妃娘娘,臣这段时间必要日夜查办此案,恐顾不到家中琐事。你妹妹一直缠绵病榻,你母亲分身乏术,老臣厚颜求王妃娘娘回娘家住一段时间,以免家中之事无人打理。”

为了天下大事,顾不上家中琐事,提意留下林初九这并没有什么错,可是……

“相爷,此事恐怕不妥。”不需要林初九拒绝,苏茶便上前替林初九回话了,“萧王府只有一个女主人,别说王府众事需要王妃调度,就是王爷也离不开王妃,王爷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见苏茶越说越过,林初九忙出声打断:“父亲,别听苏公子胡说,王府的事女儿可以交给管家,女儿有空。”

听到林初九这话,林相眼中精光闪烁,可不等他高兴,就听到林初九又说道:“只是……”林初九一脸为难,“只是,父亲你也知道,女儿身子不好,王爷一向不让我劳累,女儿担心自己不仅帮不了父亲,反倒要给家里添麻烦。”

只要有用,同样的理由用两遍和三遍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苏茶很有眼色,适时补道:“相爷,王妃娘娘的身子你最清楚。这段时间墨神医一直在给王妃调理,出来前墨神医还提醒我们,让我们一定要准时把王妃带回去,王妃下午还要泡药浴。相爷,你不会妨碍王妃娘娘调理身体吧?”

“当然……不会。”林相回答的很艰难,暗恨自己居然忘了这一出。

苏茶也是一个撒谎不脸红的主,一脸坦然的将萧天耀每天的任务,冠到林初九头上。

流白嘴角微抽,本以为苏茶已经够无耻了,没想到还有更无耻的……

林初九瞪了苏茶一眼,无视林相的黑脸,说道:“不许胡说,我父亲怎么可能会妨碍我调理身体,不让我回去继续接受墨神医的医治。”

一连了两把刀,林相没有翻脸已是气度好了。

“好,很好。”林相似气极,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丝异样,端得是儒雅温和。双手作揖,朝林初九叩首道:“王妃娘娘身子金贵,娘娘还是早些回去,免得累坏身子。”

林相这话明显是赌气,他等着林初九出招,可不想林初九却像是没有听懂一般,虚扶一把,顺着话道:“我知道父亲关心我的身体,那我就不留下来给父亲添乱了。父亲,我先走了。”

林初九给苏茶和流白使了个眼色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留下林相站在原地,看着他们三人背影,完全找不到话说。

这完全不按节奏走?

这还不算,林初九走下台阶,还停下来回头对林相道:“父亲不要送了,也不要担心我,国家大事要紧。”

看热闹的众人集体失语。

王妃娘娘,你哪只眼睛看到林相要送你了?

王妃娘娘,你哪只眼睛看到林相担心你了?

王妃娘娘,这样自欺欺人要不得呀!

苏茶和流白嘴角抽搐的厉害,好半天才平息下来,而林初九像是不知自己那句话,有多大的效果一般,淡定的扭头离去。

每一步都走得稳稳当当,头上插满珠钗,却没有发出一丝响动,让极少见到名门贵女的寒门学子和普通老百姓狠狠的震惊了一把,甚至有几个小娘子,悄悄的学着林初九的步伐。

林初九一路进度有度、从容不迫,苏花和流白以为林初九这人,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辈,可不想一出林府的范围,就听到林初九急切的道:“流白公子你快一点,回去晚了王爷会不高兴。”还有一刻钟,就是要给萧天耀按揉的时间,林初九可不敢耽搁。

“啊?”林初九把侍卫留在林相,回去的时候就是流白为她赶车,流白以为自己听错了,忙问了一句:“王妃娘娘,你说什么?”

林初九再次催促:“我让你快点,回去晚了王爷会不高兴,我就惨了。”

这段时间与萧天耀日夜相对,林初九很清楚萧天耀是一个有强烈掌控欲的男人,他不会喜欢,有人与事情脱离她的掌控。

“你会怕王爷?我以为你谁都不怕。”许是林初九这话说得太不符合她的身份,流白说话也就随意了一些。

苏茶点头表示赞同。

林初九敢对上林相和皇上,会怕王爷?

“你们不怕吗?”林初九没有多说,就这么一句便堵住了流白和苏茶的嘴。

怕,当然怕,在东文没有几个不怕战神萧天耀的,他的名字可是有止哭的功能。民间传说,小孩啼哭,只要说,你再哭战神王爷就要来抓你,立马就不敢再哭闹。

流白贫归贫,可到底不敢耽误萧天耀的正事,忙加快速度送林初九回去,凭借高超的技巧,一路畅通无阻,顺利抵达萧王府。

可就是这样,也堪堪在时间范围内,将林初九送到萧王府,而林初九还要去锦院。

“该死,那对讨人厌的父女肯定要借机生事了。”林初九跳下马车,招呼也不打一声,提起裙摆就朝锦天院跑去,头上的珠钗撞击激烈,啪啪作响,哪里还有一丝雍容华贵。

苏茶站在原地,直接傻眼了:“这就是刚刚在相府门口,傲视群雄的王妃娘娘?”说好的高贵端庄呢?

苏茶突然觉得萧天耀好可怜,娶个这么能装的王妃,真得好吗?

流白原本因林初九那句“讨人厌的父女”而不高兴,可看到林初九急急忙忙的样子,也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“凭心而论,王妃娘娘这人不错,而且很有意思。”鲜活生动、进退有度,不仅能成为天耀的贤内助,还能给天耀带来快乐。

饶是流白再喜欢墨玉儿,也不得不说,和墨玉儿相比,林初九更适合天耀。

“你才知道?”苏茶白了流白一眼,见流白转身要走,忙拉住他:“走,我们也去看看,王爷不高兴王妃有多惨。”

这是借口,苏茶真正要让流白看的,是墨玉儿有多么讨人厌,他相信林初九不会夸大其词。

流白心里明白,理智告诉他不能去,可双脚却不受控制的随着苏茶,朝锦天院走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