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7夸奖,这绝对是意外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傻傻地看着萧天耀,看着他给自己擦汗,然后若无其事的慢回手。事后还不忘嘲讽一句:“怎么?出去了一趟傻了吗?还不快给继续按,你想害本王双腿永远无法恢复吗?”

“哦,哦……”林初九没有注意萧天耀的话有多刻薄,她只知道……这画风不对呀!

萧天耀真得没有撞邪吗?

当萧天耀收回手,当林初九恢复冷静,继续给萧天耀按揉后,林初九仍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萧天耀中邪的可能微乎其微,那不是中邪是什么?

难不成是喜欢她?

这个念头一闪,林初九就让它过了,因为太不可能了。

萧天耀怎么可能喜欢她,这比萧天耀中邪的可能性还低。

应该是因为今天的事!

林初九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,偷偷看了萧天耀一眼,发现萧天耀一如既往的高冷,林初九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“王爷,外面的事是要现在说,还是等你泡药浴的时候说?”林初九自觉很上道,可她却没有看到萧天耀眼中,一闪而过的无奈。

萧天耀想要知道外面的事,根本不需要林初九亲口说。

“说。”林初九身上还穿着王妃正服,穿这么厚陪他去泡药浴,就不怕把自己闷死吗?

“哦……”得到萧天耀肯定天答复,林初九彻底放下心来,果然萧天耀很正常,刚刚一定是她的错觉。

林初九一边按揉一边将外面的事,一一说给萧天耀听,没有一丝隐瞒,包括自己和林相客套的寒暄,林初九也一字不落的重复出来。

非常详细,虽然一些细节没有说,可萧天耀能想像得出,面对林初九不按理出牌的举动,那些个学子与林相有多憋屈。

林初九做得很好,就是他出去,也不一定会做得比林初九更好,只是……

萧天耀夸了林初九,却不是夸她好,而是:“你的记性真好。”连旁人的话也记得这么清楚,这记忆力真不是一般的好。

这绝对是夸奖,可林初九却没有高兴,反倒露出一丝苦笑,低头,什么也没有说。

她能告诉萧天耀,她记忆力好,是因为当年读书时买不起书,只能去图书馆借,借的书要在规定时间内还,有些好书她就只能抄下来或者背下来。

抄太慢,她就逼自己去背,背的多了记忆力自然就好了。记忆力好了,就习惯去记自己觉得重要的东西。

比如记仇!

萧天耀不是什么擅言词的人,林初九不说话他也找不到话题,一时间屋内静得落针可闻,只有林初九的手与衣服摩擦的声音。

林初九不觉得有什么不对,之前哪一天不是这样。可萧天耀却觉得很不舒服,林初九和一个陌生人都能说得上话,和他就无话可说吗?

这么一想,萧天耀就更不高兴了,周身散发着浓烈的寒气,林初九哆嗦了一下,不解地看向萧天耀,“王爷,你没事?”不要这样吓人好不好,会吓死的。

“本王能有什么事?”萧天耀不问反答,结果林初九只是应了一声,便低头继续手上未完的工作。

简直能把人气吐血!

萧天耀深吸了口气,算了,不和迟钝的女人说话。

别过脸,看向窗外,仔细思索今天的事,却越想越觉得不对。他和皇上斗了这么多年,皇上对他出手从来都是杀招,什么时候这么委婉过,居然找一群狂生学子来坏他名声了?

这么多年来,皇上还不了解他嘛,他从来不是在乎虚名的人。

“皇帝到底要做什么?”手指无意识的敲打扶手,“咄咄咄”的声音传出,让人不由自地随着调整呼吸频率。

外人看来,只觉得这对夫妻相对的异常温馨,丝毫没有尴尬与不睦。

墨玉儿进来请萧天耀去泡药浴时,就看到这一幕,心脏为之一揪,却仍强撑着笑脸,将来意说明。

“扶本王起来。”萧天耀收回思绪,对林初九道。

“好,王爷等我片刻。”因为墨玉儿在,林初九脸上的笑容比之前温柔了许多,尤其是当她看向萧天耀时,眼中的温柔能将人溺毙。

明知林初九是装的,可萧天耀仍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。

林初九擦了擦手,将轮椅摆好,便上前搀扶萧天耀起来,墨玉儿站在一边,即不上前帮忙也没有走。

萧天耀看着不胖可实际上挺重的,就是俗话说的,骨头里面都是肉的人。墨玉儿就不敢保证,自己一个人能将萧天耀搀扶起来,可是林初九能做到,这让墨玉儿心里很不平衡。

她能做到的事,林初九都能做到;她做不到的事,林初九也能做到。明明她才是学医出身的,有一个名满天下的神医父亲,为何她还是比不过林初九呢?

林初九心无旁骛,和往常一样搀扶起萧天耀,可不想在扶萧天耀坐下去的那一瞬间,萧天耀的唇从她脸颊旁扫过,落在耳际处。

“王,王爷。”林初九像是触电一般,扶着萧天耀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。

这,这是调戏吗?

林初九侧头看着萧天耀,大眼满是疑惑,萧天耀却无事人一般,挑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顺势坐下,动作不要太自然呀!

“没事。”林初九觉得应该是自己多心了,刚刚绝对是意外。

因为角度的问题,墨玉儿并没有看到萧天耀与林初九的互动,只是不解地看着两人,见林初九推萧天耀出去,墨玉儿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等林初九走后,才一脸失落的走出去。

林初九身上穿着厚重的正服,走进萧天耀泡药浴的房间,不免觉得有些闷热,只是林初九这人能忍,即使不舒服仍没有说什么。

林初九和往常一样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,唯一的差别就是,墨神医明里暗里指责林初九耽误了萧天耀医治的时间,而林初九没有像以往一样不软不硬的顶回去,只当没有听到。

墨神医知道林初九并非怕了,一时间也提不起劲,说了几句得不到回应也就不吭声了,施完针后转身出去了,留下林初九与萧天耀在屋内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