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8动手,不感谢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屋内的热气似乎比以往都要充足,不过是呆了两刻钟,林初九就有些气闷。在萧天耀看不到的地方,林初九捂着心口吐了两口气,萧天耀看着林初九的背影,眼眸越发的深邃。

有些话想说,可却不知怎么开口。

林初九捧着书,坐在萧天耀身旁,轻声为他念着,只是声音越来越粗哑。这一次明显不是装的,而是林初九在屋内很难受,厚重的正服勒得她连呼吸都顺畅。

额头上的汗珠啪嗒、啪嗒往下掉,一颗一颗像是水晶一般,从高处落下,摔碎在地,溅起朵朵水花又很快消失不见。

手心亦不断的冒汗,每次翻书都要小心翼翼。屋内热气本就大,纸上的字已有晕开的迹象,林初九稍稍一用力,就能糊了字迹。

梳得服贴的头发湿了汗水,粘在脸上,六七层厚的衣服早已湿透,林初九脸上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,眼前一片模糊,似被一片白雾遮挡。

可就是这样,林初九也没有吭一声,一字一字的念着,虽然慢却没有一个错字。

怎么就这么倔强?

他还真没有见过,比林初九更倔的姑娘。

萧天耀摇了摇头,开口道:“下去休息吧。”他承认,他败在林初九的倔强与好强上。

“啊?”林初九脑子晕沉沉的,听到了萧天耀说话,却不知他说了什么。

“下去休息。”他又不是暴君,林初九明明不适,他还会强求林初九不成?

“哦……”林初九这一次听清了,可别想她会感恩戴德,这本就不该是她做得事。

放下书,毫不感激的转身离去,留下萧天耀坐在俗桶里,一时间说不出来的滋味。

这姑娘还真是不识好人心。

墨神医并不会时刻盯着萧天耀的屋子,他每隔一定的时间,会过来给萧天耀加药草,看到林初九不在,墨神医也没有说什么,加了草药便退了出去。

回到屋内,看到墨玉儿闷闷不乐的样子,墨神医心里颇为不好受。

儿女债,儿女都是债!

“玉儿,感情一事急不来。”墨神医开口劝说,心里也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。

为了墨玉儿这件事,他连自己的老脸都搭出去了,可结果呢?

真是丢脸。

“爹,我不明白,我哪里不好了?”墨玉儿绷着一张脸,一脸寒霜。

“我的玉儿很好。”只是,不可能人人都喜欢。

“为什么萧王爷不喜欢我?”墨玉儿眼眶微红,心里委屈到不行。

“萧王爷不是儿女情常的人,等你成了他名义上的女人后,一切就会好了。”这是墨神医细心观察所得。

萧天耀不是一个,愿意为女人花心思的男人,林初九能得到萧天耀看重,是因为她是萧王妃。

“那林初九呢3F”林初九是萧天耀名媒正娶的王妃,有这么一个女人,墨玉儿怎么能高兴。

每一个自认是真爱的女子,最开始都会不计较名份,只求跟在那个男人身边。可人的欲望是无穷,跟在那个男人身边后,就会想要名份,就会憎恨那个占着名份的女子。

齐人之福,并不是那么好享的。

“她活不久。”即使上次诊脉出了问题,可墨神医依旧能肯定。

墨玉儿相信自己父亲的判断,她不解的是:“王爷为什么不求你救她?”明明王爷很看重林初九。

“玉儿,你太天真了。”墨神医摇了摇头:“萧王爷那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会为女人上心。”

“他,这么冷酷?”墨玉儿神色骤变,心里发冷。

“天家无情,萧王爷是个中之罪。为父一直劝你不要对萧王爷动情,可你偏偏不听,一头栽进去。”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,难免会养得骄纵、天真一些,即使明知这么做不到,可他仍选择站在自家女儿这边。

“我,我不信,我一定会是例外。爹不是常说天下最无情的男人,会是天下最深情的男人嘛。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让萧王爷用情至深。”

墨玉儿自信满满,她坚信自己是最出色的,如果是以前,墨神医也会这么认为,可和萧天耀相处久后,墨神医觉得这一点很难。

林相的女儿比他的玉儿好数倍,唯一不好的就是她没有一个好父亲,可萧天耀并不在意这一点。

这样的女人,都无法让萧天耀动情,他的女儿能吗?

墨神医很怀疑,可看到墨玉儿着迷的样子,他又不知如何劝说,只能尽最大的力帮女儿。

墨神医转身出去,为萧天耀配治新的药材,新药材加入了他一直舍不得放的珍贵药材。

有些这些药材加进去,萧天耀的腿伤不说恢复如常,恢复到原来的七八成是可以有,他之有一直舍不得,现在看来为了自己的女儿,这些牺牲很有必要。

墨神医身边的药童,见到墨神医回到药房,不着痕迹的跟了过去,他颇得墨神医看重,平时经常跟在墨神医左右,侍卫也没有把他放在心上。

药童进去后,并没有急着现身,而是假装捣药,低着头掩去乱瞄的眼神。等到墨神医出来后,药童殷勤的给墨神医打水,闻着墨神医手上独特的药香,药童暗暗点了点头。

出去倒水,正好撞到墨神医的弟子陆元,陆元被洒了一身水,一个踉跄险些跌倒。药童忙低头道歉,陆元没有说什么,只是折回房内换衣服。

这一幕再平常不过,侍卫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,便收回视线,继续巡视。

折回房换衣服的陆元,神色如常,只在背对着门看到手心的纸条时,脸色才稍稍有了变化。

展开纸条,上面写着“龙魄”二字。

陆元默默地将手上的纸条塞入嘴里,嚼了两下便吞了进去。

换上干净的衣服后,陆元打开自己随身所带的药箱,从药箱最里面取出一支白玉发簪。

发簪是用一块完整的白玉,雕刻成兰花的样式。华贵精致、通透逼真,乍一眼看过去,还以为真是兰花,只一眼就能看出此簪价值不菲。

陆元拿出白玉发簪,悄悄握在手心,出门后继续之前的路,只是这一次,是朝墨玉儿的房间走去。

“墨师姐,你在吗?我有几个不懂的地方,想要向你请教。”陆元敲响墨玉儿的房门,不多久就见墨玉儿过来开门。

“是陆元,有事吗?”墨玉儿并未让他进门。

陆元恭敬的将自己的问题说出来,墨玉儿听罢,眉头微蹙,将人引了进来:“你先坐,我去查一下医书。”

陆元问的问题,墨玉儿也不知。

“麻烦师姐了。”陆元拘谨的坐下,神态恭敬,隐隐还有一丝崇拜,这眼神让墨玉儿很受伤。

墨玉儿折回内室查找医书,陆元等了一息,立刻起身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汗,这两天检查错字时,扫得太快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