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辩驳,两种可能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萧天耀寻问流白下落的时候,苏茶和吴大夫已将药浴房全部清查一遍,甚至连门墙都不曾放过,可是……

“什么也没有发现。”苏茶带着吴大夫,进来复命,对于站在一旁不吭声流白,两人都当没有看到。

“药浴与药渣都没有问题,所有药的药效都达到最佳的比例。”吴大夫补充道:“至于龙魄,等到我们过去时,已全部挥发了,寻不到痕迹。”

这个结果,无疑再次证明林初九说谎!

萧天耀为林初九找了许多理由,可听到吴大夫的话,仍觉得不舒服,沉默片刻后,问道:“里面可有与龙魄相克的药。”

“没有。”吴大夫回答的肯定,“屋内所有的东西我都查过,没有与龙魄相克的药。墨神医与墨姑娘的衣服首饰,我也一一查过,没有发现异常。王爷昨晚交给我的碎玉渣子,我仔细辨别过,对伤口恢复不利,但与王爷的伤势没有任何影响。”

“本王明白了。”萧天耀合上眼,表示自己不想再提此事。

吴大夫见状亦不多言,双手作揖,弓身退了出去,走到门口时,听到萧天耀说道了:“今晚,哪也不准去。”潜台词就是,不许去看林初九。

“小的明白。”吴大夫心中苦涩,他不想惹事,可听到萧天耀的话,心里又觉得不舒服,总感觉对不起林初九。

真不知这种愧疚感怎么来的?

难道是因为王妃绝决的处事方式?

吴大夫摇了摇头,出门就看到侯在院外的曹管家,曹管家没有吭声,指了指大牢方向,吴大夫摇了摇头,只当没有看到曹管家失望的脸,快步离开。

屋内,萧天耀与苏茶继续说起今天的事。

“今天的事,你怎么看?”萧天耀主动问道。

苏茶没有回答,犹豫一下问道:“王爷你信王妃吗?”

“她……是林相的女儿。”信任,是一个很重的词,林初九一再让他惊艳,他对林初九越来越宽容,可结果呢?

“王爷的意思我懂了。”苏茶垂眸,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王爷,你没有看到王妃与林相之间的交锋,他们父女之间的火药味,是怎么也演不出来的。迄今为止,王妃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。”包括今天的事,苏茶也坚信林初九没有对不起萧天耀。

“嗯,本王信。”所以,他才没有一巴掌拍死林初九,而是一再给她机会解释,甚至现在因她一句话,动用人力物力去查。

苏茶暗松了口气,继续道:“王爷,王妃虽然冲动,可她的出发点绝对是为了你好。你也许不知,王妃她……”

“她怎么了?”萧天耀急切的问道,抬眸,正好对上苏茶似乎看穿一切的眸子,萧天耀咳了一下,掩饰自己的尴尬,“她现在不能有事,本王还要问她,今天到底是怎么了。”

苏茶很体贴的没有继续逼问,而是说道:“王妃的情况很不好,她最后一撞几乎是豁出去了,一身都是血,直到现在还昏迷不醒。侍卫不敢乱碰,只能任王妃流血不止的躺在天牢里,将牢房染红。”

苏茶虽然说得夸张了一点,可离真相也差不了多少。

萧天耀用得木桶,在没有装水的情况下,都需要两个侍卫才能抬起来,林初九能一击将其撞破,可见用了多少大力气。

“她的伤……”萧天耀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,“明日,让吴大夫去看看。”他刚刚才让吴大夫晚上不要出去,总不能自打嘴巴,朝令夕改。

苏茶有分寸,见好就收,不再提林初九的事。至于流白失职一事,苏茶也是半句不提,只说他对今天之事的怀疑。

“王爷,今天的事我怎么看,都觉得蹊跷。我虽与王妃娘娘不熟,可从她处理闹事学子一事,就能看出王妃不是一个没有谋算的人。王妃今日行事匆忙,多有漏洞,绝非刻意为之。”也就是说,今天的事并非林初九有预谋的,而是事出突然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赞同苏茶的话,流白虽然不认同,可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。

苏茶继续道:“王爷,王妃今天可有什么异常之举?”

“异常?”萧天耀想了想,本想点头可最后还是摇了头,斩钉截铁的道:“没有。”林初九那一点小小的异常,完全是他逗起来的,根本不是因为有心事。

“没有异常,又不是刻意为之,而且从王妃的话中,我们可以大胆猜测,王妃根本不知龙魄,也不懂龙魄的药效。这么说,王妃打断王爷泡药浴,不是出于害王爷的心思,而是真得察觉到药浴有问题。”

“你的推断没有问题,可前提是药浴直有问题,或者之前出现了什么异常。本王一直在室内,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可在此之前林初九也说不出任何异常。她就像突然疯了一样,大喊药浴有问题。”萧天耀想要相信林初九,可林初九的举动有太多疑点。

“她凭什么断定药浴有问题?直觉吗?”说到这里,萧天耀不由的露出一抹嘲讽的笑。

当时,林初九哪怕只给他一个可能的推断,他也会站在林初九那边,可是没有……

林初九什么也没有说,只说药浴有问题。

这么空洞的说词,要让他如何相信?

要知道,林初九不仅害他即将恢复的双腿伤上加伤,更是险些害死了他,他没有杀了林初九已是手下留情。

“这一点,我们怕是想不明白了。”苏茶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再多的辩解,也不敌这么一句。

“不过,王妃既然提起这件事,我觉得我们有必再查一查,说不定能有意外的收获。”苏茶仍不放弃,直觉告诉他,林初九没有撒话。

“苏茶,够了!”苏茶偏帮的态度,让流白很不喜欢,顾不得萧天耀还在生他气,站出来道:“林初九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你要这样帮着她?就因为她一句话,我们所有人都要为她忙吗?就因为她一句话,她害天耀的事就可以不计较吗?”

流白气愤地看着苏茶,见苏茶不以为然,又道:“苏茶,你公平一点,别被她欺骗了了,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装可怜,好让天耀不追究。你说她没有预谋,没有布局,可那是因为她之前不知墨神医要用龙魄。至于她知不知晓龙魄的效果?我想这个问题只有她自己知道。”

流白越说越顺,也不管萧天耀和苏茶怎么想,继续道:“还有,你们都说依林初九的聪明,不会做这么简单粗暴的事。可我看她此举一点也不简单粗暴,她伤了天耀,可最后你们却还要为她说话,为她脱罪,这难道不是她高明的地方吗?”

面对流白一句接一句的质问,萧天耀和苏茶没有开口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